天山以北,世界很美

苍茫天山东西一横

广袤新疆便分出南北

南疆粗犷,多的是风情

北疆妩媚,多的是风景

夏日的北疆

有关于世界的一切想象:

雪山、冰川、草原、湖泊

森林、峡谷、戈壁、沙漠

不去新疆,不知祖国之大

不到北疆,不知世界之美

在北疆

一山一水,都是未见过的风景

一草一木,都与熟识的大相径庭

如果夏季只能去一个地方

那一定是北疆

那里,藏着夏天最美的梦

……

遥远的北疆,在阿尔泰山与天山之间。两山相夹,看似被困一隅之地,却以它的宏大,挣脱地理的束缚,化为离人间最近的天堂。

如果说,新疆赋予了北疆神圣与灵秀,那么,北疆则成就了新疆的壮阔与绝美。错过北疆的夏天,就错过了心底最美的那个梦。

越往北,新疆越美,翻山越岭,道阻且长。

北疆的胜景,还是要从天山开始游起。

天山与天池

天山不是一座山,而是一个横跨四国的山系。这样的天山,是大气磅礴的,也是大刀阔斧的,有西域独特的豪爽。晶莹洁白的博格达雪峰下,天池碧蓝莹透,倒映出雪山、塔松、云影。融化的雪水流到山下,草木华滋,人畜两旺,看起来就像是一流动的幅画。

画画的人到了天山,都说这样的风景,是无论如何也画不出来的。因为太美的风景,画出来反而像假的。

巴尔鲁克山

果子沟

库鲁斯台草原

图一 | 独库公路

塔城西南的库鲁斯台草原,一望无际,草场如练,间杂潺潺流淌的小溪,清澈见底的额敏河,草长莺飞,野花烂漫。

出了库鲁斯台草原,沿着中国最美公路独库公路,一路往西北去,便是巴尔鲁克山。巴尔鲁克,意为“富足、富饶,无所不有”,这座独立的山脉,介于天山、阿尔泰山之间,兼得两山之特点,浓缩了新疆最美的山地景观。

图二 | 魔鬼城

五彩滩

再往北,北疆愈发多彩。

准格尔盆地的西北边缘,有著名的“世界魔鬼城”。很难想象,这里曾经是一个湖泊,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它摇身一变,沧海桑田,成为可怕的戈壁,寸草不生,一片死寂,终年只有风在这里来回穿梭,雕琢出不同的形状,一见之下,触目惊心,不得不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图三、四 | 喀纳斯

往喀纳斯北去的路上,必经五彩滩,若恰好是日落时分,便可在夕照流苏里,一饱眼福,那些匍匐的岩石与丘陵,五彩斑斓,绵延起伏,风吹过,发出长短不一的怪叫声,更为它增添了一丝神秘。

喀纳斯,是蒙古语,意为“美丽而神秘的花园”,雪峰耸峙、绿坡墨林,湖光山色,美不胜收,是名副其实的“人间仙境,神的花园”。

新疆有绝世的美景,也有人间的烟火。

遇见新疆的烟火,要从乌鲁木齐开始。

乌鲁木齐,有最繁华的“世界大巴扎”。在维吾尔语中,巴扎,意为集市,乌鲁木齐的大巴扎,被誉为“新疆之窗”,集商贸、建筑、民俗、美食于一体,以它的无所不包,重现昔日丝绸之路的繁华,处处都是浓浓的西域色彩。

领略过北疆的胜景后,不如再去去大巴扎,领略一番新疆最真实的风土人情,看看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怀着怎样的热情生活。

乌鲁木齐大巴扎

到了北疆,“中国第一村”禾木村是必去无疑的。禾木村,是仅存的三个图瓦人村落之一,房子全部由原木搭成,充满了原始的味道。从周围的小山坡上俯瞰,空谷幽灵,小桥流水,牧马人从林间扬尘而过,炊烟在晨曦间冉冉升起……

禾木村

另一个图瓦人 的村落,白哈巴,被誉为“西北第一村”。白哈巴坐落于一条沟谷之中,依山傍水,安宁祥和,一到秋天,层林尽染,映衬着阿勒泰山的皑皑雪峰,与哈萨克斯坦遥遥相对,是一张意犹未尽的巨幅油画。

图五 | 白哈巴

一路往北,是无尽的风景,无尽的烟火。

北疆的美,像是一首绵长的诗,需要时间才能细细品味。有人说,北疆的风景虽然陌生,但却并不让人孤寂,因为在广阔的天地里,一个人遇到的,其实都是自己。

当城市的冷漠、生活的琐碎日复一日消磨我们时,北疆就成了遥远的惦念,在每一个繁星闪烁的夜晚,每一个人潮拥挤的早晨,呼唤我们去遇见最真实的自己,呼唤我们去看到更大更美的世界……

·文图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