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猎奇视角下的中国家具

文 | 明清家具研习社

研习君语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此次新栏目意借助不同时空、不同器物、不同人物的视角

挖掘不一样的古典家具剪影

本期就一起来探索西洋趣味中

满足神秘东方幻想的中国家具

清乾隆二十一年(1757 年)开始,广州成为中国唯一对外开放的港口,也是西方人进入中国的必经之路。

巨大的中国式帆船载满茶叶、陶器、丝绸,数以百计的舢板连接着货船和陆地,广州十三行

每年都有大量西方商船停泊在广州附近的黄浦港,广州形成了以十三行商馆为中心的西方人集中地和贸易区,也是中国对外贸易和文化交流的主要门户。

从中国漂洋过海去往西方的精美陶瓷、家具、漆器、茶叶、丝绸,让没有踏上中国土地的西方人充满了对于天朝上国高度文明和富裕的想象。

与此同时,来华的西洋人在中国的行动却并不自由,是备受清政府限制的,也没有多少与十三行外真实的中国内地接触的机会。

所以他们为了打发时间或者给家里报平安,往往会到画室请画师为自己或者为远方的家人绘制肖像。

对于热衷于中国物件的欧洲人来说,拜访十三行街边的广东画家工作室逐渐也变成了一种消遣和时尚。

到了后来,有商人发现中国画师的水准越来越高,但画价极为低廉,其中大有利益可图,于是开始把西方的油画订件接来交由广州的画师绘制以赚到更多的差价。

外销画行业人物 卖艺女子与家具

中国的画师们除了“按样加工”,也“发明”了新鲜的样式,那是些包含浓郁的中国风情的作品,比如中国人的家庭生活场景、城郭楼台、家具建筑、自然风光、官员仕女等等。

1871年约翰·汤姆森拍摄的关乔昌绘画中

这些所谓的“外销画”,就是指中国画师通过不同程度地采用西洋绘画的技法,包括透视法、色彩晕染、形式和材料,描绘大清帝国中后期的生活图像,最后销往国外。

当时画“外销画”的中国画师们名字里基本都带个“呱”。“呱”就是他们身份的一种标志。(这种称呼应该不会出现在四川,毕竟四川话里呱可不是个好词儿~)

趣解“呱”称:

自乾隆朝起,负责与外商接口的十三行商人均已捐官,被人们尊称为“X官”,如启官(潘振承)、浩官(伍秉鉴)、茂官(卢继光)等。

外销画家地位低微,不敢自称官,但与洋人往来,欲自高身份,故自称为“呱”,而“官”与“呱”在英文中都写作qua。

19世纪40年代在广州经商的美国商人威廉 亨特曾揭破其中奥妙:西方人常误以为“官”这一名号是广州行商姓名的一部分,而实际上它只是表示礼貌与尊敬的简称,相当于先生或者阁下。

不过也有学者认为,qua是从葡萄牙语词Quadro(意为画框)而来,欧洲人见此,即知店里做的是洋画生意。

窗台上方的中英文牌匾“TING QUA"

其实是廷呱

(著名外销画家关连昌)

清代著名画家,廷呱,本名关连昌

这些外销画,极少被清朝的文人所青睐,传统的文人们觉得这些画缺乏内涵和品位。

与此相对的是,外销画确实成为出口欧洲的热销品,欧洲人对犹如置身在这一异域风情中的感觉尤其追捧。

当时广州的家具铺子

可以说,外销画在向西方世界介绍中国社会文化方面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它反映了中国的山水景物、市井风情、起居坐卧的详实的样貌;也为国内的学者们提供了研究19世纪我国的社会生活和地域文化提供了宝贵的图像资料,在清史、社会史、民俗史、建筑史、船舶史、中外文化交流史等方面,具有深远的学术意义和重要的研究价值。

外销画中的清代家具布局

西方的观察者们着迷于用某种写实主义来观察中国的日常场景。

而从中到西、从西到中的视角反流中,作为后来者的我们却能借助这样一种魔幻的视角来观察旧时的家具剪影。

研习君此次选择,这套《家具陈设画册》大约绘制于十九世纪广州地区,由清末发呱(Fatqua)画店绘。

全套共四十六幅,内容主要为古典家具,如:柜架、椅凳、桌案、床榻、轿子、灯笼及相关陈设摆件,如:屏风、书箱、瓶座、碟架、瓷瓶、杯盘、文房器物等等,是清代家具图绘中颇为写实的一套,可供大家参考。

- END -

让最好的家具传承有序

明清家具研习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