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富家女拒管制造业上市公司:喜欢金融业

文/梧桐雪

真是“有人星夜赶考场,有人辞官归故里”。在资本市场上,为争夺上市公司控制权,有的兄弟姐妹大打出手、甚至不惜将另一方送进监狱。但最近一个案例向世人展现了一位90后富家女的超脱,对掌管制造业的家族上市公司没有兴趣。

2019年11月4日,通达股份(002560)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史万福于11月3日解除与其女儿史梦晓签署的《表决权委托协议》。而这个《表决权委托协议》从签署到解除连头带尾只有8天,原因竟然是女儿只喜欢从事金融行业。深交所也急发函询问上市公司控制权短时间内变来变去,到底怎么一回事。

原来在10月27日,通达股份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史万福与其女儿史梦晓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约定史万福将其所持有公司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及投票权独家、无偿且不可撤销地全部委托给史梦晓(1994年5月出生)行使,该协议签署之日,史万福持有通达股份股票10881.634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4.52%。

根据公司公布的信息,史梦晓女士系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史万福先生和马红菊女士的女儿,史梦晓于2013年8月至2017年5月在美国代顿大学就读金融、经济学(本科),2018年8月至2019年8月在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进修金融学(研究生)。史万福和马红菊出于提前锻炼新人、培养接班人及公司长远稳定发展的考虑,史万福将所持股份的表决权委托予史梦晓,目的是希望史梦晓提前适应公司决策流程、逐步熟悉公司管理事务和业务运作模式,故签署了上述委托协议。因史梦晓认为其进入专业的金融、类金融公司更能发挥自己学业的长处,经其家庭内部认真讨论后,父母决定尊重史梦晓的意见,由史万福于2019年11月3日解除对史梦晓的表决权委托。

公司认为,鉴于本次表决权委托已于2019年11月3日由史万福和史梦晓经友好协商解除,史万福自表决权委托解除后享有其所持公司股份的表决权等全部权利。目前,公司实际控制人仍为史万福和马红菊夫妇。考虑到本次表决权委托于2019年10月27日签署,于2019年11月3日解除,中间时间间隔较短。在上述期间内,史梦晓亦未行使其表决权,同时史梦晓为史万福和马红菊夫妇的女儿,系家庭内部成员,未对公司控制权的稳定造成实质影响。

就在此实际控制人史万福将其所持股份表决权委托给史梦晓的同一天,通达股份发布史万福因个人原因辞去董事长、董事以及董事会下辖各专业委员会相应职务的公告,同时选举原副董事长马红菊为公司董事长(马红菊直接持有公司16.68%的股份,与史万福共同为通达股份实际控制人)、史家宝先生为公司副董事长。史家宝系史万福与马红菊之子,1996年12月出生,2018年12月至今在河南通达电缆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从事企业管理改善、企业推广及员工招聘等工作,2019年6月才出任公司董事。看来,父母原打算培养女儿、儿子来接班的!但从儿子史家宝的简历来看,其学历与其姐姐可能相差好几个档次。

公司原董事长史万福兼任河南省偃师市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偃师市第十三届人大代表、洛阳市政协第十一届委员会委员,并 曾先后获得“洛阳市首届‘百佳’民营科技实业家”、“第二届河南省优秀民营科技实业家”、“河南省优秀民营企业家”、“洛阳市劳动模范”等荣誉和称号。史万福1965年1月出生,再过2个月满55岁,尚属年富力强。这么早就从上市公司管理一线退出来,让妻子、儿子、女儿掌管上市公司,除了培养接班人的考虑,是否还有其他原因?

但最让人大跌眼镜的,还是史万福之女史梦晓不愿接受通达股份这24.52%的表决权,而选择从事其研究生所修习的金融行业,只能说年轻人…很有勇气。

通达股份主营业务为为电线、电缆的生产、销售,2011年3月3日上市。

公司近年业绩有波动,2018年在营业收入同比增长46%的情况下出现了亏损,归母净利润却同比下降196%、扣非归母净利润同比下降276%。

90后热衷于互联网、金融,嫌弃传统制造业的土里土气及粗笨重,这让不少富一代们头痛,子女不愿意接班!

最后,还是要提示新一代的年轻人们(主要是富二代…),一定要好好读书,不然将来只能回家继承家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