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位演员进组,“神仙打架”已就位

关注 『娱姬来了』 你想看的这里都有

昨晚,《演员请就位》第一轮影视化考核表演全部结束。节目播出至此,28名进组演员的名单终于尘埃落定。陈凯歌、李少红、赵薇、郭敬明四位导演则分别带领着7名进组演员准备步入下一阶段更为精彩的“导演互拍”。

而在昨天晚上播出的节目中,影视化表演结束后决定50进28名额的最终考核也是深深折服了观众,与之前从编剧到置景再到表演指导齐备的大阵势不同,这场最终一锤定音的复盘考核,采取了无剧本的即兴表演方式,就连导演给出的考题,也是即兴构思的。

从表演的四大元素“声情形意”来考量这场即兴考核:“声”入人心,台词需要即兴构思,随时根据对手的变化作调整;以“情”动人,处在如此小的空间内,在同组一众演员和导演的全方位注视下,演员表情不能有一丝脱离表演本身;“形”随意动,更多地是考验了演员的自我调度能力,肢体语言与口中的台词必须紧密配合;而最后玄之又玄的“意”,在即兴表演中往往很难把握,毕竟要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台词、表情、身体调度同时兼顾并跟随对手实时调整已经颇为不易,而要进一步将这三者融为一体来表达表演者的主观思想,一般只有所谓“老天爷赏饭吃”的演员才能做到。

在这场小考中 ,所有待定的演员可以重新选定心仪的导演,和已经晋级的演员再次竞争,争夺最后的28个席位,即每位导演拥有7个名额。

这也同时考验了每位导演排兵布阵的能力。

郭敬明经过内心的一番挣扎后决定直接在之前的考核基础上宣布结果;陈凯歌是让演员们互相挑战,即兴表演,而后确定留谁;

赵薇则是命题表演,男生和男生对决,女生和女生PK;李少红与赵薇一样,也是分男女两组,最后决定谁去谁留。

在这几段即兴表演中,最值得称道的是牛骏峰和汪铎以及毛晓慧和沈梦辰,他们没有被导演出的考题的形式框住,反而借助自己的即兴发挥更大程度地挖掘了自身的潜力。

之前,我们对沈梦辰的印象大多停留在综艺节目中搞笑主持人这一形象上,在未看到她与毛晓慧的即兴表演之前,往往会认为她应该没有足够的演技去把控这段反转如此突出的情节。

出乎意料的是,这场即兴的命题演出,直接让现场同组的演员都泪目了。还让屏幕外的我们不禁拍手称赞。

究其原因,两位演员在这场表演中成功突破了"情感困境"。

在演员的表演中,最令人困惑与苦恼的部分往往与情感相连。很多演员认为,在表演情感的时候,总是令他们有挫折与困惑,甚至灰心丧气。因为创造情感是非常困难的,它不是一种机械的可以复制和模仿的事情。

而这场即兴表演中,演员要投入角色状态,同时要梳理逻辑与台词,完善丰富细节。这时候两位演员处理的方式就变得至关重要。

例如,沈梦辰要表现出姐姐的角色,在塑造这个姐姐时候,她不停地通过劳动的动作,擦,蹲下,整理。这就给观众传递了一个角色信息——这是一个勤快的,爱家的女孩,人物特征也更倾向包容温和。这就为下一步妹妹回到家,最后两人沟通,拥抱,等等性格角色做了一个很好的铺垫。

在随后的交流过程中,姐姐再分别使用了很多的肢体动作:俯身,抓住毛巾,蹲下,拥抱。最后成功的感染了妹妹,也感染了观众,将这一角色饱满,鲜活的塑造出来。

这样的处理方式,成功规避了情感酝酿上的陷阱。

与一般的大众认知的相反,在即兴表演中情感戏的准备上,其实无需去刻意成为一个“情感丰富”的人而强迫自己拥有某种高涨的情绪。这样只会让演员逐渐陷入到机械朗读台词的状态,然后不断瞻前顾后地审视自己的表演,最后也无法完成这个故事中的角色塑造,更谈不上吸引观众。

相反的,通过基于身体行动的技巧再带动思考,进入角色。在顺利地带着自己与观众进入戏中以后,演员就变得游刃有余了不少。

在这一场即兴表演中,从前面的铺垫到落泪的瞬间,沈梦辰的情绪把控和叙事节奏是堪称专业的,细微而具有潜在意图的动作叠加起来就会自然引导周围观众与自身角色,像一个引力场,这也是这场即兴表演厉害之处,这样子的表演功底与反应,也足够支撑她走的更远。

牛骏峰和汪铎与沈梦辰不同,两人之前都在各自出演的《海洋天堂》和《琅琊榜》片段中,证明了自己。所以他们的好是正常的,只是未曾料到,牛骏峰在克制之外,爆发的戏也这么出色。

如何处理好一个很有戏剧性的情景,是演员们一直在面对的难题,也是这场表演的核心看点。

为了实现这一个目标,就必须分辨出一个概念叫做 "此刻的真实",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加工与表演。"此刻的真实"的意思就是——“在表演中正在发生的事,它就是真实在发生的。”而在即兴表演中想要做到这一点,无疑是难上加难。

对于牛骏峰和汪铎来说,每一个动作的完成都不容一丝含糊,要与同伴的反应时刻一致。并且,因为事实上两人都无法知晓下一刻对方会有什么动作,尤其是处于被动状态的汪铎,他就必须接受剧场中每一个时刻,奉献真实的表演。

当牛骏峰和汪铎扭打一起时。两人动作都能配合默契,无异于刀尖上跳舞。也成就了这场即兴表演的高潮部分,并且这个片段让作为观众的沈梦辰都本能地往后退了一下。

但这并不是这次即兴表演唯一出彩的地方,好戏在两人之前的铺垫中就已经开始,

例如,牛骏峰的动作要唤起内心的情绪,让它觉醒,这种情绪是爆发式的,是无法控制的。那它就必然有一个积聚的过程。于是牛骏峰通过一个男人的下跪,挣扎,屈辱,乞求,这一系列动作让这份爆发变得可以被理解和自然。

正是因为前面这些恰到好处的情绪积聚,观众不再会认为他正在故意描绘失控这件事,从他下跪开始,观众就已经接纳了角色的失控,也为两位演员后面的表演的爆发提供了最好的铺垫。

由此可见,这批演员前几期的优异表现并不是偶尔闪光。同时,作为一个演员,被看重的不止是天分。如果全然是天分,那么这个角色势必会导致并不能全然被自己掌握。对于表演,唯一需要的就是实践,通过学习来弥补自己演技的不足。

这些精彩的演出,其实从这系列节目一开始就有很多。

如第一期中,陈凯歌组的明道与陈若轩两人都贡献了出色的演技,可是规则规定只能有一人晋级,明道无奈待定。

这并不代表明道的演技不够好。

他塑造的形象是塔寨村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林灿,在与缉毒警的周旋中渐渐迷失了自己,在前进和后退中摇摆不定。

这个有着多重情感的角色对于偶像出身的明道来说,考验颇大,但是他却完美的接住了。

因为明道摘掉了自己偶像的身份,真正投入到了角色中,让角色永远大于明道自身,以戏的好坏,角色是否饱满为标准来要求自己。

正是在这样的前提下,明道完美诠释出了角色间的人物关系,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到他对父亲的爱,对缉毒警的恨,以及对未来的迷茫。

而在第五期中,炎亚纶和汪铎演绎的是《琅琊榜》里梅长苏劝说靖王不要冲动行事的片段,这段戏有着极为纠结的叙事氛围,既要突出梅长苏的欲说还休,还要突出靖王的鲁莽。尤其是靖王并不是匹夫之莽,而是颇为理智只是意气用事而已。因此对角色的心理活动有着极高的要求,在表演的具体呈现上更是困难重重。

两人之间的关系也颇为微妙,既是兄弟之间的至交,又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家国情怀,所以当多重感情掺杂在一起时,就不是一般演员能够驾驭的。

他们以自身的情况去推进这部戏,用更为细腻、柔软的方式去打动观众,这也是让全场观众泪目的筹码。

在《演员请就位》的舞台上,有炎亚纶的靖王感人肺腑,还有阿娇的阮玲玉于镜中亲眼见证自己的凋亡。

更有康可人和陈瑶从戏中戏走出来喊出那个心底的演员梦。

正式这些精彩的瞬间一同造就了《演员请就位》的精彩。

结语:

最后,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点,除了演员自身的实力之外,导演对每个演员的运用也至关重要。

我们经常看到,同一名演员,交到不同的导演手里,会呈现出不同的状态。

陈凯歌会从表演中人物关系入手让演员迅速进入状态;李少红用自己的多年积淀的审美风格和导演经验适时给与演员最合适的建议;赵薇以感同身受的演员视角和不时迸发的创作灵感指导演员;郭敬明则化身理论派,同时在片场事无巨细地为演员构思表演细节,四位导演对于自己手下演员的把控各有千秋。所以某些时候,演员戏不好,不能全怪他们,毕竟比起演员,导演更能主宰一场表演。

现在,28位进组演员的名单已经确定,《演员请就位》也即将进入更加激烈的导演互拍环节,剧本的构思,演员的搭配等等,无数个难题摆在了四位导演面前,28位演员更是必须要清楚应该做什么来进入每一场戏中。相对于自身的成败,他们可能需要将注意力更多地放在吸收导演的指导和与同伴的配合之上。

在过往的五期节目中,演员为我们献上了一场又一场的精彩表演,而经过这大小两轮的考验,演员们风格的异同与功底的深浅都已经一目了然,所以在接下来的节目里,这个舞台对于导演的考核要大于演员。表演的构思有多极致,演员的潜力能被发掘到何种程度,四位导演想必会用自己作为导演的专业素养交给观众们一份精彩的答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