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巨星的狂热私生饭往事

做私生饭做到轰动全国是什么体验?

好像杨丽娟是最有资格答出「谢邀」二字的人之一。

其实在《豫见未来》杨丽娟这期播出后,你瓢哥曾兴冲冲的跑去告诉还在上大学的弟弟。

“你知道吗?杨丽娟说她后悔了。”

弟弟满脑袋问号:“杨丽娟是谁啊?”

时隔十二年,杨丽娟这个名字在经过长久的沉寂后,再次回到我们的视野中。我们重新看到了那个在报纸上看过无数次的面孔,知道了她现在的生活。可是一部分年轻的朋友,对于这个名字依旧陌生,或者只模糊地存在于遥远的记忆里。

1.

杨丽娟到底是谁啊?

她在“私生饭”这个词诞生之前,就充分领悟了这个工种的工作内容,在那个追星产业并不发达的年份里,刷新着所有人的认知。

说起来就像是个三俗小说的传统开头,一切的一切都源于杨丽娟在1994年做的一场梦。梦里墙上出现了一张刘德华的画像,画像的两边写着「你特别走近我,你与我真情相遇」。非常玄乎的是,当她醒来把这个梦讲给父亲之后,父亲竟然说,自己也做了一模一样的梦。

这下好了,咱们看单单就是一个梦,在父女俩心里却从巧合变成了预示。

这种「自定义」的预示在杨丽娟心里不断盘旋,到后来终于冲破了心里最后的一层关卡。

16岁的杨丽娟决定辍学。不交朋友,不学习,也不去工作,她要把自己的一切时间都挤给刘德华。

#曾经的杨丽娟#

一开始,付诸的行动仅限于买专辑、买海报;后来,为了能见到他,去听演唱会,不断地往返他活动的城市...但是那时候的杨丽娟不甘心啊!

她要去香港见他!

杨丽娟的家庭并不富裕,但是她有一个因为老来得子以至于疼爱她到不惜一切代价的父亲。杨父也形容女儿的追星路“用走火入魔”还不足以形容,但是为了让女儿开心,在这条圆梦路上,杨父依然为她花光了积蓄,卖掉了住的房子,钱再不够的话就借高利贷,后来寻思寻思,把肾也卖了吧。

“去掉一只肾我还活着,这样可以得到一笔钱,满足娃娃去香港看他。

终于到了2007年,在媒体的安排下,杨丽娟等到了和「梦想」的最近的一次接触。她去到了刘德华的歌迷见面会,有了她和梦境主角的第一张合影。

可是合影仅仅只有短短的几秒啊,她甚至都没仔细看清刘德华本人的样子,没能说上一句话。

于是她和父亲向刘德华方提出了单独见面的要求,但是并没有被实现。

接着杨父想到了,以死相逼。

2007年3月26日,杨父跳进了大海,结束了自己的「使命」,在这世上最后留下的,是12页里每一个字都在责骂着刘德华的遗书。

在父亲的葬礼上,杨丽娟说:“爸爸的遗愿就是,他虽然死了,但他还要让华仔见我,不实现这个愿望,对不起爸爸。

在那之后,刘德华经纪公司发表了声明,声明里,刘德华也向媒体发声,希望媒体可以通过这个事儿,一起正确引导疯狂歌迷的这种“病态”行为。并且后续匿名帮杨家还了1.1万的高利贷。

那时候刘德华应该还不知道,这种病态行为并没有被制止,在几年后,它正以想象不到的速度加剧着。

2.

后来那段时间,我们再没听说过杨丽娟的个人消息。

这几年里,因为陷入舆论争议,刘德华曾患过抑郁症,频繁去看心理医生,不能像以前一样正常工作。

这几年里,杨丽娟大部分时间活在害怕被认出的恐惧里,后来忽然接受了一档节目的邀请,现身说法,劝阻追星行为。

#2014年杨丽娟现身东方直播室节目#

那时她说:“我很后悔。

那时她说:“是媒体把事情推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今年的杨丽娟41岁了,在《豫见未来》里,我们看到了她如今生活的家——一个一个月月租不到1000块的廉租房,和母亲相依为命着。她曾找了好多工作都失败了,现在在一家超市做售货员,一个月工资2000块。

这次她说:“如果人生重来的话,我不会再那样去做。

过去的一切就好像是上一辈子的事,现在镜头记录下的杨丽娟远离社交、网络,也不知道私生饭这个词,不知道如今被她隔绝的外界诞生了千千万万个曾经的杨丽娟。

3.

做一个活在公众关注下的人到底要面临多大的挑战。

前几天,撒贝宁以前的视频被挖出来,他用最诙谐的语言说着最恐怖的事:有私生为了找到他,跟踪张绍刚,甚至找到张绍刚的妻子。

《陈情令》大火之后,王一博手机号码被曝光。私生饭疯了一样的打电话,用他的号码注册各种软件。肖战手机号也被曝光,他不敢接电话,于是私生饭开始大范围搜罗川渝号码,因为「家里的电话他会接」。

这群私生有这么机灵的脑袋,用在正地方早发财了。

第一个关卡闯过了之后,还有更多的招数等着艺人们。私生在满足个人偷窥欲的强烈动力下变换着各种身份,无孔不入地渗透进自己爱豆的生活。

做小偷服务员——乔装钻进艺人入住的酒店,偷内裤,「收拾收拾」爱豆扔过垃圾的垃圾桶。

做变态赛车手——查车牌追车,甚至把爱豆的车逼停,导致发生车祸。

做私家黑侦探——找到了爱豆家的地址,跟到门口按门铃,自言自语,甚至潜进了爱豆家里,拍下他们熟睡的样子。

#杨坤私生曾在杨坤家门口自言自语#

这些还仅仅是最初级的。

在这个群体里,已经产生了一套完整的业务体系,如今走上这条路,他们已经不像当初的杨丽娟一样只拥有执念和愿倾家荡产的父亲而已。他们有了能携手前行的伙伴——黄牛。黄牛从非法信息渠道窃取过来明星的各方信息,卖给这些疯狂的「粉丝」们。因为更多的人愿陪他们走到黑,他们拥有了更多的底气。姐妹们的「经验」之谈让他们知道在哪个酒店能堵到人,知道飞机上的空间是最狭小的,他们无处可逃”。

就像是一条放满美丽毒蘑菇的路,总有狼吞虎咽的人坠入黑暗,也总有饥饿的人争先恐后的往前跑着。

在这条路上,付出惨痛代价的杨丽娟已经决定开始新的生活,却不知道杨丽娟的过往能不能给那群执迷不悟的人当头一棒,让他们放过自己吧,也放过他们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