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旧时富贵人家亲人之间礼节过于隆重 真情实感淡薄

喜欢听相声的人,都听过名段《报菜名》。论表演技巧,这个段子主要是为了展示贯口,动辄一气呵成快速说出上百句固定台词,非常考验演员功力。论表演内容,这段相声最流行版本的情节,是逗哏演员扮演一个见过世面但是落魄了的穷鬼,以请客吃饭为名,骗捧哏演员所扮演的老实人的钱。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

这套耳熟能详的台词儿,在中国,特别是北方,几乎妇孺皆知。

《报菜名》相声对这类人的讽刺入皮入骨,艺术来源于生活,为了突出效果,一般当然会高于生活。但是,有时候,因缘巧合,现实中真的会上演离奇一幕。

描摹清末京城风俗习惯的《旧京琐事》首章,即有作者记录下亲身经历过的实事,几乎与这段相声情节完全一致:

交际场中,有很多虚伪的客套发生。过去我曾在宴会上遇到一个在京城官场活动的人,交谈后得知我家与他家是世交。

攀上交情之后,这位朋友态度非常热情,非要约我第二天一起饮酒畅谈,我当时一口答应下来。

然而没多久,他又说:“明天我要去宫里当差,咱们改约后天如何?”

我再次表示同意之后,他马上就先为推迟约期致歉,然后马上索纸笔当场写请帖,还与我商讨去哪里吃、吃什么,忙乱个不停。

等酒席将要终了的时候,他忽然又一拍膝盖说:“哎呀!刚想起来后天我家举行家祭,这可怎么办?”

席上目睹了全过程的客人来打圆场,说:“来日方长,你们以后有的是时间相约,何必急于一时呢!”

我心里厌烦他这一通虚情假意的烦扰,于是对他说:“这个月我都有事走不开,等到咱们都有时间了再约吧。”

结果,散席之后,我们再也没有相见。

我有朋友评点这事儿说:“他约你赴宴,只是场面话,为了顾全面子应该道谢推辞。没想到你竟然没有坚决推辞,他只好自己找辙下台阶了。”

上层仕宦人家家庭内部,亲情方面,形式重于真情。

过去新娶进门的媳妇在问安和用餐之时,只能在家中长辈身旁侍立,姬妾婢女更是不可能上桌。入席的时候,连就座也有很重的礼节,比如一家里的弟兄一起入席,弟弟在矮几前行跪礼,哥哥微微伸手做还礼的表示就行。

大家族里夫妻之间的礼貌也非常隆重。过去听说溥仲露尚书给妻子祝贺生日的时候,会恭敬的穿好官服去相见,而且本人出面之前,要让仆人持礼品先行,到了夫人所在的房中,仆人会高声喊道:“老爷来拜寿!”

这时夫人要赶紧出迎,夫妻二人互相请安道谢,两个人要非常严肃的依礼就座,然后有仆人上茶,二人寒暄一番,才算拜寿结束,两人分别回房。

到了尚书生日的时候,夫人也要用同样的礼节去拜寿。逢年过节仍要互相正式请安。

与身边仆佣关系密切,而与骨肉亲人关系疏远,讲究礼节但是缺乏真情实意,这是旧家大族家庭的通病。

喜欢交结官员,模仿官员们的举动,是平民的通病。至于讲究义气,乐于助人,急人之急,反而多见于在社会上没有什么地位的人,莫非这里才有古代燕赵慷慨悲歌的遗存风气?

《中国俗事》之中国人吃酒

【对口相声常见表现形式:贯口】

“贯口”的“贯”字,是一气呵成,一贯到底的意思。常见的相声段子如《报菜名》 《八扇屏 》《白事会》 都含有大段的贯口。

贯口分为大贯儿和小贯儿两种。大贯儿一般上百句,例如《报菜名》、《地理图》(并称“两大贯儿”)。小贯儿一般十几句到几十句不等,例如《白事会》中就有一些小贯儿。

贯口也分不同的类型,有的是把各种名称叠在一起,比如《报菜名》;也有叙述性的,比如《八扇屏》。

表演“贯口”,要求吐字清晰,语言流畅,情绪饱满而连贯,语气轻重而适当,快而不乱,慢而不断,犹如断线珍珠,一气呵成。其中最主要的技巧,就是“气口”。气口也就是换气的要领。只有运用好气口,背诵起贯口来,才能有节奏感。

贯口语气的节奏感必须明确,特别到速度快的时候,这段贯口已进入高潮,演员的功力就在发音、吐字是不是清晰、准确上表现出来了。甚至由于速度快,再清晰的发音吐字,观众也有来不及思索内容的时候。这时候节奏感是最重要的,有了节奏感,观众才能获得听觉上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