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富顺?边缘邓关,区域重镇春回待何时

沾亲带故 身世系富顺

大地尚未苏醒,寂静的山乡传来第一声鸡鸣。沿滩区邓关镇牌坊村村民李大顺醒后用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4点25分了,他连忙叫醒身旁的妻子。两人起床后,驾驶一辆电动三轮车穿行在夜色和晨雾中,匆匆来到地里收割大葱、芹菜。他们要在7点半之前赶到富顺县城冬瓜山农贸市场,将辛苦数月的成果批发给摊贩。

邓关镇从富顺县划归沿滩区整整60年了,绝大多数村民都像李大顺一样,仍然把自己视作富顺人,觉得自己赖以生存的这片土地应该是富顺的一部分,因为他们的生产生活商品买卖及文化娱乐,似乎与沿滩城都没有多大关系,相反却非常依赖于富顺县城。

探寻邓关镇与富顺县的“血缘”关系,得从一河之隔的富世镇邓井关社区的“祖先”说起。

“邓井”之名,源于一户邓姓人家在釜溪河东岸开采的一口盐井。因盐成邑后,宋代在此设置邓井镇。清乾隆元年(1736年),官方在邓井镇场口设关卡查收盐税等,遂名“邓井关”。民国二十三年( 1934年),富顺县设置邓关镇。随着水路运输业发达、商贸繁荣,河对面逐渐聚集人口、建造房屋,也形成了一条街,人们称之为“小河街”。

1958年,富顺县永年区永年公社黄岭大队、牌坊大队相继勘探出丰富的盐卤和天然气资源。为确保资源开采及利用需要,加速自贡盐化工业发展,1959年8月,省政府同意将宜宾专区富顺县邓关镇小河街、邓关公社釜溪河以西的新塘、大力、高石等大队划归自贡市郊区管辖,同时,将永年公社牌坊、黄岭、顺昌美等大队划归新建的邓关公社。1962 年,小河街改称“邓关街”。

此后10多年,自贡市郊区、富顺县同时存在邓关镇、邓关公社。

1982年,富顺县邓关镇改称“邓井关镇”,邓关公社改称“邓井关公社”。

1983年3月,郊区更名为“沿滩区”的同时,富顺县由宜宾地区划归自贡市管。1984年1月,沿滩区邓关公社更名为“邓关乡”,并于次年并入邓关镇。同时,富顺县邓井关镇、邓井关公社做了同样的更名和合并。2011 年4月,富顺县邓井关镇与城关镇等合并为“富世镇”,原邓井关镇场镇设邓井关社区。

机遇来临 小镇大发展

于1960年底建成的辐射面积达10 多平方公里的邓关盐厂,职工及家属多达七八千人。该厂不仅有自己的中小学校,还有医院、自来水厂、电影院,内部生活配套设施一应俱全,似乎一个自成体系的工业小镇。

曾在富顺县安溪供销社工作的刘建斌,跟同事一起到邓关盐厂买过盐。他说“进进出出的车辆排成长队,凭票拉盐,那供销两旺的红火景象很是热闹。”

也是1960年底,另一家上规模的企业自贡炭黑厂在邓关盐厂附近一个小地名叫“新塘湾”的地方建成。该企业是毛泽东主席点名建设的。1958年3月27日,自贡化工城建设伊始,毛泽东主席视察隆昌气矿圣灯山炭黑车间时,非常感慨地指示:“自流井用天然气烧盐,跑掉了炭黑,很可惜,要充分利用起来。”

随后,邓关地区又建成了天然气实验站,以天然气为原料研究试制有机化工产品。

三线建设期间,全国迁建高校中,重点是4个以代号命名的4所分校建设工程,即651至654,其中652便是华东化工学院在邓关镇黄坡岭建自贡分校。652工程在全川多处选址比较后,黄坡岭最符合相关条件而胜出。华东化工学院是共和国建立的第一所化工高等院校,承担着国防尖端科研任务,内迁部分至自贡,最初叫“西南分院”,后来叫“四川分院”。1983 年,该院更名为“四川轻化工学院”。

3家企业、一所高校,使得邓关镇陡增2万多人,是原辖区人口的三四倍。上世纪90年代以前,晨光化工总厂(现晨光化工研究院)因夹在富顺县城与邓关镇之间的田野上,上万名职工及其家属所吃的蔬菜、水果等,也较多地依赖于邓关镇农贸市场。

人去楼空 逐步边缘化

上世纪90年代,随着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偏处西部、交通不便、信息闭塞、观念陈旧经营不善等因素,盐化工企业、三线建设企业纷纷衰败,拥有3家大中型企业的邓关镇亦如此。

“上世纪90年代中期,邓关盐厂生产开始部分停滞,工人大规模下岗,到后来连生活费都发不起,在盐厂子弟校教书的同学只得辞职去了广州谋生。”富顺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高仁斌介绍,几乎同时,在富顺县城,一种以摩托车载客的营生却悄然兴起,“摩的”司机不少是邓关盐厂下岗工人。

记者走访注意到,邓关盐厂偌大的厂区十分寂寥。老工人张大为说,工厂倒闭后,有点门路的全都陆陆续续地离开了,现在整个家属区只剩下七八百人住。学校、医院这些机构早都搬走了,也没有一个像样的购物店,和以前的热闹和方便比起来,有天壤之别。

“年龄大一点的人,对自贡炭黑厂这个名字都很熟悉。上世纪90年代中期,企业开始衰败,大量工人失业,厂房、设备闲置。”盐业社区居民袁鸿飞介绍说。盐业社区就是因邓关盐厂、炭黑厂两个工厂如今还有上干名职工及家属生活在厂区而建的。

邓关大桥是1957年6月建成通车的。1999 年12月宋渡大桥建成后,自贡市、沿滩区与富顺县的往来,就不再绕经邓关了。这必然导致邓关镇被边缘化。随着富顺县城不断西扩,邓井关已经融入县城。“一河之隔的邓关场镇,是‘抱出去的娃儿’,尽管距县城很近,富顺县也只能袖手旁观,而沿滩区又好像无暇顾及它。”邓井关社区居民李志安认为。

2003年,四川理工学院组建后,黄岭校区师生陆续减少,直到2017年全部搬迁。“这对衰败的邓关镇更是雪上加霜,一个个商铺相继关门歇业。我们在邓关的住房,一个平方米500元都没人买。”四川轻化工大学(原四川理工学院)退休教师李俊龙说。

路在何方 回归富顺县?

记者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四川省长信箱的留言中,发现有很多关于邓关镇的发展问题的话题,其中一条说:“既然沿滩区能管不想管,富顺县想管不能管,为何不把邓关镇归还富顺县?”

相关回复表示,目前无法将邓关镇划归富顺县,理由一是不利于自贡市构建百万人口大城市,二是行政区划调整手续繁琐,三是不利于保持行政区划稳定。2018 年末,自贡市以常住城镇人口100.8 万,跻身百万人口城市后,有人似乎看到了希望,再次提议把邓关镇归还富顺县。他们认为,邓关镇想要大踏步发展却苦于没有政策和资金支持,富顺县想要携手邓关镇共同发展,却苦于没有管辖权。

近年来,邓关镇党委、政府按照建设自贡南门重镇、重铸辉煌的目标,也做了大量工作:一是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利用毗邻晨光化工研究院的优势,盘活自贡炭黑厂、邓关盐厂等辖区内闲置厂房、设备,有选择性地引进一些具有一定规模、科技含量较高,但又达不到进入各工业园区条件的企业。二是依托蓉昆高铁邓关站建设、邓太(邓关至太原井)片区棚户区改造及生态修复等重大项目建设优势,持续推进场镇面貌改善、产业结构调整。三是发展了2000亩柑橘标准产业示范园、300亩黑山羊养殖基地及大葱、芹菜等精品蔬菜园。

“邓关镇要得到发展,还是要尽早解决与富顺的关系。”会仙桥社区居民邓邦聪认为,邓关镇如果回归富顺县,能最大化利用邓关高铁站的经济带动作用,并融入晨光工业园区,被富顺县带动发展的同时,也必将助推富顺设市。

记者发稿时获悉:根据自贡市乡镇行政区划调整方案,撤销邓关镇,设立邓关街道,以原邓关镇昌美村、黄岭村、牌坊村、新塘村、盐业社区、会仙桥社区和王井镇太源村所属行政区域为邓关街道的行政区域。将原邓关镇高石村、大力村所属行政区域划归王井镇管辖。

小伙伴们

对于邓关镇

您们还有没有什么

印象深刻的记忆和感想

欢迎留言讨论

来源:自贡日报

作者:蒋周德

编辑|黄霞 郭顺

编审|罗怀成 杨 敏

(欢迎来稿,文责自负)

★ 上周TOP5 ★

关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