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辆三轮车驮着一个红色水罐吃力地爬上了坡,接下来的一幕让人震惊

位于河北省保定市易县坡仓乡铁粉加工厂内,李某等人私自建造的三个大铁槽,每个铁槽下面都有一个炉灶,用于烧柴加热,上方则是天车。(摄影/赵宝德)

夕阳西下,随着落日余晖淡去,首都北京100余公里外的河北省保定市易县小山村龙凤庄也渐渐进入夜幕。村民赵秀英忙完了一天的农活,在屋外拍打了身上的泥土,计划着洗澡做饭。

不料刚打开淋浴花洒,冲到头上的竟是一股带着臭味的黑水。这可把赵秀英吓了一跳,她匆匆用院子缸里盛放的清水冲洗了一下头发,向邻居询问自来水的情况。结果,左邻右舍的水龙头流出的都是发黑的臭水。

“以前下大雨后,自来水也偶尔会因为泥沙变浑浊,只是它是发黄的,这次却是黑的”。村民赵志海告诉记者。当天晚上他和老伴干完农活回家,为了节省电费,做晚饭的时候没有开灯,结果吃饭的时候就觉得米饭和土豆丝都有些发苦,直到第二天,才知道是水源被污染了。2018年8月3日晚,这个山村村民议论纷纷,因为饮用水问题,原本的宁静开始被打破。(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No.1

山坳里倒下了好几车黑水

龙凤庄隶属于良岗镇大木台村。20多年前村民自筹经费,每户出资500元购买材料,自己出人出工,在山坳的上方打了水井,自此庄里的每家每户都用上了自来水。

自来水出黑水后的第二天一早,龙凤庄的几个村民便自发地去山坳上的水井探个究竟。卢原强就是其中之一,两个月前刚刚当上父亲的他分外重视庄里的饮用水,“这可能直接影响孩子的健康”

等到卢原强等人走到山坳的井口,着实被眼前的这番场景吓了一跳。水井里的水都发黑了,还散发着刺鼻的味道。水井上方的山坳,一大片黑色的黏稠液体。水井边上的小溪水呈黑色,小溪边的草发黄,离水井西南约400米的地方一片槐树已经枯死。卢原强一行人决定在山坳上的一个通往水井的公路岔口守着。(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两三个小时过去了,一辆农用三轮车驮着一个红色的水罐吃力地爬上了坡,到了公路岔口顺势就拐入了通往龙凤庄取水井的山路。卢原强等人赶忙跟上去,看着农用三轮车停在了那片被污染的地方,三轮车上下来两个人,正要打开水罐底部的放水口时,被他们厉声喝住了。开车的两个人见势不妙,撒腿就跑了。

卢原强和几个村民上前打开三轮车上的水罐盖子,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里面黑色的液体与山坳里到处都是的黑水相差无几。“没错,就是他们倒的脏东西。”几个村民立刻通知了村委会、镇政府、公安局环境安全保护大队……

2018年8月4日,易县环境保护局向公安部门通报案件情况,并同时通报易县检察院民行部门。按照职能,检察机关认为该案严重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与公安机关、环保部门进行沟通接洽后,立即赶赴案发现场了解情况,提前介入引导侦查。

赵宝德是易县检察院民行部门负责人,案发后在现场全程参与了环保、公安等部门现场勘查、入户调查等工作。

“无疑,作为法律监督部门的检察机关介入这样的重大案件,能够促使案件更加透明公正。”易县政协委员魏德青说,易县西南部山区水资源环境保护一直是他关注的问题,这里一直是山好水好空气好,更需要引起重视和倍加珍惜,在对污染地开展应急处理的同时,找到污染源成为另一项重要的工作。(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污染源头竟然躲藏在相邻的坡仓乡宝石村一个废弃的铁粉加工厂内。”易县公安局环境安全保卫大队李振新等一行人找到现场的时候,大家对厂子的位置和现场的环境都瞠目结舌。

据当地环保部门登记的内容显示,这家铁粉加工厂已经关停好几年了。原来,在这家铁粉加工厂靠近山坳的角落,还藏着一个铁艺加工厂。开这个铁艺加工厂的李某、田某雇佣当地常某、郝某的抽粪车,便以100元一车的价格将工厂产生的废水抽出后倾倒,并告诉二人找个偏僻点的有垃圾的地方倒了就行

常某、郝某开着农用三轮车,在短短一个礼拜内连续运输5车废水,倾倒至坡仓乡坡仓村村北许胡岭,直到倾倒第六车的时候,才被龙凤庄的村民逮个正着。

No.2

涉案废水属于危险废物

案件的来龙去脉已逐渐清晰,而后续的大量工作才刚刚开始。

“取水检测,做出临时性的应急处置方案……”易县环保局污染防治股股长邵靖斌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些工作需要争分夺秒,包括对污染物的初步检测、判断和给出最合理有效的处置方案。恰巧天气预报显示当天晚上有强降雨,于是县政府指示连夜对污染地进行处置工作。

大型挖掘机被运到了龙凤庄取水井的山坳,这些机器将被污染的土铲到运输车上,运输到山坳另一侧的一块空地上。“整整近两千立方米的固体废物需要做防渗和防挥发处理。”邵靖斌说。(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与此同时,经沧州科技事务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涉案废水属于危险废物。水罐车中液体石油类超标1201倍,发现井水中石油类超标4.8倍,管道中超标1566倍

9月21日,李某和田某被逮捕。9月25日,易县检察院将该案立为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件,拟一并追究常某、郝某的刑事责任和民事责任。常某、郝某二人也于2018年10月25日被执行逮捕。

“按照普通刑事案件的办案程序,确定了犯罪嫌疑人的犯罪证据后就可以提起公诉了。但是公益诉讼却要复杂得多。”赵宝德说,在办理刑事案件的同时,应急处置工作也在同步进行,处置费用不断发生变化,相关费用必须在起诉前计算清楚,否则可能会被判决遗漏。

“大家都希望尽最大的力量来处置好这次意外的环境污染事件,让老百姓放心就需要公开透明,水质好不好需要由检测数据来说话,应急处置是否得当需要由专门的监督部门来做好监督工作,对环境破坏者的责任追究更需要司法机关来作出评定。如此一来无论是对政府还是老百姓都是一个交代。”良岗镇镇长丁浩说。

2018年10月至12月,易县检察院向良岗镇人民政府调取了大木台村饮水工程预算表;向易县良岗镇人民政府调取了清理污染物工程预算表、决算书、拨款申请、打井费用证明、清理污染物费用证明及工程决算书、协议书、发票复印件;向坡仓乡人民政府调取了清理过程中发生费用清单……

No.3

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案发后三个多月时间,应急处置阶段证据基本收集完毕,而生态环境后续修复费用问题成了关键问题。易县检察院检察长何建刚与赵宝德一起想了很多办法。

最后,他们发现了一个利用污染现场参照井的方式进行鉴定的案例,经过与司法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多次协商,最终商定由检察机关查找参照井,鉴定机构不再采用打井作业的方式进行鉴定,鉴定价格仅为11万元。15天后,司法鉴定中心作出鉴定意见书,应急处置及生态环境修复各项费用超过860万元。(方圆公众号:fangyuanmagazine)

随着这份关键证据的落地,易县检察院按照程序将此案层报河北省检察院批准,经省院批复同意起诉后,易县检察院于2019年1月15日将本案向易县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

2019年5月13日,易县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检察机关诉讼请求得到全部支持,李某、田某犯污染环境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和2年5个月,各处罚金100万元;常某、郝某犯污染环境罪,各判处有期徒刑1年10个月,并处罚金40万元。判决四被告共同赔偿应急处置费用、清除土壤污染费用和生态环境修复费用共计860余万元,鉴定费用11.2万元,在保定市级媒体上公开向社会公众赔礼道歉。

“我们更应该思考如何预防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从根本上找问题,如加强企业和群众的环保意识,从不随便倒垃圾做起;如加强环保、水利等部门对水资源的监管作用,提高环境监管人员的责任意识等等。”易县人大代表徐增友说。(文中赵秀英、赵志海、卢原强均为化名)

编辑、设计丨肖玲燕

文|方圆特约记者沈寅飞

通讯员赵昊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