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我决定去非洲卖手机

如果一个非洲女孩给你发漂亮自拍,与本人却有差距,那肯定是用这款手机拍的——它有针对非洲肤色研发的拍照神器。

文/欢乐英雄

1.

2006年,非洲35个国家的元首在北京出席了当年的中非合作论坛,这是第一次有大多数成员国首脑亲自出席的论坛。那时候,中国企业已经陆续投资建立了西非最大的钢铁厂、东非最大的瓷砖厂以及非洲最大的银行。华为和中兴两家中国电信巨头为非洲建设了大部分电信基础设施。

“到非洲去”吸引了嗅觉敏锐的中国企业,其中还包括本土手机品牌商们。

过去,全球的手机行业普遍更关注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目光很少放到类似非洲这样的欠发达地区。空间滞后带来时间滞后,在我们熟悉的更快的世界里,人们已经开始反思手机等通讯工具和社交网络带来的现代性弊端,然而在非洲,很多人还从未体会过“用移动电话联络别人”这个基本用途。

直到今天,西非地区对于智能机和功能机的需求才刚刚达到1:1,换句话说,在非洲大部分人买手机只是为了打电话和传简讯,一如2000年左右的中国。

这是一个由中低端收入者构成的庞大市场。

“到非洲去。”2006年,TECNO开拓非洲手机市场,大量年轻人前往派驻非洲,他们的目标是成为非洲销量第一的手机品牌。

2.

陈凯介绍自己的时候说:我就职于TECNO,目前主攻非洲市场。

这是他来非洲的第三个年头,他的职位是渠道经理,负责整个加纳地区渠道相关的业务,对接的客户从国包商到区域代理到批发商,再到下面的小型零售商。而这时中国手机在非洲的占比早已突破当初入非的目标。

到非洲的决定做得并不艰难,最直接的原因是这份工作的薪资要远高于国内。而且加纳在整个西非地区属于经济发展速度较快的,特别是一些中国的建筑公司进入之后,给当地提供了很多技术支持,两到三年内,整个交通运输情况的改善特别明显,大型的购物商场等和生活相关的设施都比较完善。

职业前途明朗,薪酬待遇优渥,如果硬要说,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远离家乡的寂寞。

陈凯从初中开始做寄宿生,从镇上到县城,到市里,再到省会城市,就这样一步一步的离家越来越远。父辈们是很少有机会走出去的,在他大概9岁的时候,妈妈曾经去往外面打工,福建和北京都待过一阵子,后来为了照顾家庭又回来了。那时她只身一人去往北京大抵和今天陈凯来到加纳是相似的。

今年8月,陈凯休假回家,一天晚上吃完饭到田埂上散步乘凉,听到虫鸣鸟叫,突然回忆起小时候的一些场景,他灵感突发,写了一首打油诗:春风拂面绿意浓,晓看农忙适时逢,卧听虫鸣花鸟叫,梦入三分少年重。

“在异乡”的感觉伴随着长大一直很强烈,然而陈凯是愿意漂泊的,选择去非洲的年轻人,多半是愿意漂泊的。

3.

加纳的工作和国内同工种的工作逻辑完全不同。以陈凯为例,但凡是卖手机的都是客户,不管现在经销商卖不卖TECNO,只要将来有可能卖,就要以服务的意识去跟他们建立客情关系。

这其中既包括大客户国包商,也包括电话费充值亭的小老板。有多少店面,叫什么名字,多大年龄,宗教信仰,甚至生日之类的都会做一个汇总。

节假日给客户赠送礼物,工作上帮客户进行渠道和销售的分析,每个月能售出多少件,上网速度问题,sim卡每个月的租金是多少,都是陈凯需要关心的。而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国深圳总部,更多技术人员在设法解决这些陈凯从前线发回的问题。

陈凯印象深刻的是,他曾出差去过一个地方,那里大概60%的人没有出过州,对外面的世界只有未知,而手机的介入让他们通过网络看到了很多很多。他自己的第一部手机是在上大学的时候,那时候手机在中国已经很普遍了,不过拿在手里还是十分新奇,那份新奇直到今天他也记得。

手机刚来非洲的时候,是很昂贵的东西,现在已经变成更多人日常就能使用的工具,这其中跟中国手机企业大量入驻当地有着不言而喻的关系。而中国手机之所以能打败当地的品牌,占领这个市场,秘诀绝不在于多么高深的技术,而是真正体恤用户的体验。

在TECNO内部有一个笑话:如果一个非洲女孩给你发照片,照片很漂亮,但见到本人却觉得一般,那肯定是用TECNO拍的,这说的是针对非洲人肤色研发的深色皮肤拍照神器;再比如,根据非洲电力不足、人们日常充电困难的情况,研发部还推出了超长待机系列,一部手机在满电状态最长可以待机20-30天。带有这个功能的手机在非洲销量惊人。

4.

中国人的工作态度十分勤勉,不过,在陈凯的本地人同事Ernest眼里,他们却看起来没有那么快乐。比起陈凯奔波于加纳各地做调查报告的劲头,Ernest更喜欢的是在休息日和家人一起做一种叫做FUFU的当地食物,他常邀请陈凯来家里做客,并打趣他的感情问题。

当地人虽然贫穷,但是更有生活。对于前来非洲的中国人来说,价值观比对下的孤独感也成为了日常。

每当此时,他们就会想到回国以后的生活,会想这是一个“以时间换时间”的职业选择,毕竟来到非洲,就意味着你可以成为某个项目的主管,而同样的职位在国内至少需要3—5年才能实现。

经济压力的缓解让人更容易成为自己,陈凯倒是很少去想未来,他觉得加纳的好是很现实的,甚至可以说就在此刻——经济压力的缓解让他开始思考诸如“我真正热爱的东西是什么”这样的问题,他参加了篮球队,也热衷于参与企业发起的公益活动。他的语气真诚而满足。

说起来到非洲的日子,2016年8月27号,陈凯说这个日期他记得非常清楚,非常难忘。那天大概是下午1点左右,降落在尼日利亚之前的经济首都拉戈斯国际机场。

那是他第一次坐飞机,也是第一次出国,第一次到达一个陌生的环境,一个人。

截止2019年,有超过10000家中国企业在非洲进行,超过200万中国人在非洲生活。

制作团队简介

厂长语录

“Tecno在手,天下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