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一些大学校园,还是校园吗?

今日的香港中文大学,一些路口集结着黑衣人,堵住校园主要通路。他们布起雨伞阵搞事。香港理工大学附近,也被黑衣人堵路。这样的情况已经是连续第二日发生了。昨天是“双十一”,内地在过节,香港则从11日大清早开始,就有暴徒上街,在多个区域捣乱,暴力在加剧,市民上班受到极大影响。校园内也不宁静,香港理工大学校园内,竟然有人扔汽油弹、燃烧弹,香港中文大学校园内则有人拆下公共设施,设置路障。

11月10日晚的央视评论称:“今天的香港校园,是否还容得下内地学子的一张书桌?”日前,记者走访了香港大学、树仁大学等几所香港高校,发现这些大学校园的一些地方,简直不像校园。面临的问题不仅是否容得下内地学子书桌的问题,包括内地教授,包括任何与乱港分子持不同意见者,都很艰难。综合来看,乱港分子在大学校园有如此几方面的恶行——

第一,乱港分子不容校园内的爱国元素。

11月8日下午,香港科技大学来自内地的教授须江的办公室被砸。原因只是须授在当天上午的毕业典礼上,展示了一面五星红旗。11月8日,成了港科大不少内地学生的逃亡日,“黑衣人来袭,我科大已沦陷,警报声响得和空袭一样。”有学生如此表示。学校应急广播系统启动,安排穿梭班车把学生、员工等接到外面去。不少学生乘坐大巴逃亡深圳。

须江教授的办公室被砸

10月份的时候,香港理工大学专上学院讲师陈伟强,也曾因在课堂上讲了一句“我以作为中国人自豪”,遭黑衣暴徒冲进校园围堵恐吓5个小时,无法脱身。

记者在港大校园内看到的情况则是——校园里一些地面满是乱港甚至“港独”标语。有内地学生告诉记者:“我们最近也请来内地、香港社会知名人士,来进行有关粤港澳大湾区就业、创业指导的讲座。但这样的讲座已转入地下——内地同学通过微信群报名。根本不敢在校园内张贴海报推广这个名正言顺的讲座。乱港分子根本不容校园内的爱国元素,以及任何与祖国内地有关的推介。”

第二,乱港分子在校园使尽无赖手段。

须江教授办公室被砸,不是他第一次受到乱港分子伤害。11月4日,当大批示威者包围港科大校长史维达6小时之久时,须江教授赶去支持校长,希望校长莫向示威者低头。有不少“黄”媒记者、学生、蒙面人立即包围住须江。突然有女生接二连三地叫嚷“非礼”。面对如此无赖举动,须江不得不用英文对她们说:“show me the proof”(拿出证据来)。”

穿白色衬衫的内地学生遭到当地黑衣学生的暴打

11月6日,同样是在港科大,内地学生郑同学遭遇黑衣人“私刑”。过程是这样的——当日19时,郑同学和其他一些内地同学一起身穿白衣参加科大校长的公开论坛时,因故提前退场的郑同学遭到黑衣学生叫骂,特别是一女生用侮辱性词汇骂他。郑同学近前多看一眼,后排许多黑衣学生就起哄。随后郑同学转身离开时,在过道,一名靠近他的黑衣口罩男子突然倒地,并大喊称郑同学把他打倒。但郑同学全程双手都插在口袋里,从未有推搡举动,黑衣男子显然是无赖碰瓷。接下来,大批黑衣人立即将郑同学包围,在雨伞的遮挡下对他拳打脚踢,把他打到额头流血。其间,暴徒还抢走了他的钱包、身份证和港澳通行证。

第三,一些校园竟然成了暴徒训练营!

记者在港大校园内看到,有人以COSPLAY的方式,将自己打扮成蟑螂模样。因为全身穿着黑衣,加上戴着制作好的假扮蟑螂翅膀、须等物件,也就无法认出这个扮演蟑螂的人是男是女。其身边有两位女生。仔细看,他们并不是简单地在扮演动漫人物,而是在招募同伙。

此前,亦有港媒曾经报道过,港中大校园内有蒙面青年在进行“暴动训练”, 他们在蒙面教练的指导下,学习如何在最短时间内跨过模拟障碍物并逃跑,训练时间达两个小时。训练在中大邵逸夫人楼天台进行,目击起码有20人参与。

在香港中文大学,亦出现了“暴徒训练班”,一批蒙面青年在蒙面教练指导下进行“暴动训练”。

蒙面教练在培训学员 《大公报》截图

第四,最不讲道理的校园。

大学是学术自由之地,在课堂上、在图书馆,在校园的任何地方,大家有理讲理,手段应该是口头辩论、文章比试。可如今暴徒正把香港的名牌大学变成世界上最不讲道理、最崇尚暴力的大学校园。

克里斯 朗斯代尔认为香港暴徒就是纳粹

看到香港乱象,新西兰心理学家、语言学家及教育学家克里斯·朗斯代尔(Chiris Lonsdale)指出:“我在此有意提及纳粹,是因为从香港的事里看到,一个数十年来一直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城市,正沦为法西斯炼狱。”而香港的一些校园,显然已经不像校园的模样。

新民眼工作室

作者 | 新民晚报香港报道组

编辑 | 屠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