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重返WEC就碾压了对手,这家公司的“秘方”是什么?

11月10日,上海国际赛车场内传出阵阵轰鸣,活塞与曲轴高速运转发出的声浪甚至传递到了远在一站地以外的嘉定新城站。

作为Jota Sport、耀莱成龙DC和High Class Racing三支参赛车队的轮胎赞助商,固特异首度来到中国,打响品牌里程碑意义的一站,展现其以创新成果、尖端科技的产品实力以及与生俱来的赛道基因。

而上海国际赛车场的这条“上字型”赛道也成为了固特异的福地——经过一天的角逐,固特异客户车队Jota Sport和耀莱成龙DC分别获得LMP2组别的第一名和第二名,仅将香槟台上最落寞的一角留给了对手。

而这一切,对于曾帮助客户车队取得24届F1冠军、14次Le Mans冠军头衔的固特异而言绝非偶然。

“无论车手车技高低,车辆性能优劣,比赛中车辆唯一与地面接触的地方就只有轮胎。” 时间回到24个小时前,11月9日,在带领我们参观固特异P房的时候,固特异赛事支持业务经理Mike McGregor十分认真地说出了这句开场白。

由于今年的WEC世界耐力锦标赛上海站采用了4小时赛制,乍听上去比赛时间变短了好像更轻松,实际上战况却是更加的瞬息万变。

和上海站有关的赛制调整包括但不限于:不允许赛车进站期间,车队在加油的同时进行包括换胎在内的作业;LMP1、LMP2和GTE Pro组赛车在整个周末总共可以使用六套半干地轮胎;车手驾驶时间方面,铂金、金、银、铜四个级别的所有车手都最多不超过2小时45分钟,LMP2组车手不得少于45分钟。

种种的规则变化都给车队和他们的轮胎供应商伙伴带来更大的考验,需要更精准的策略配合。

耐力赛要求的轮胎不仅要快,而且还要耐久,更还要安全,这一点在WEC里面体现的特别明显。这也是固特异选择WEC耐力赛作为重返赛道的舞台的理由,

Mike McGregor在赛前说:“在WEC的多条赛道中,上海赛道极具特点也充满考验,在最长的直道之后,紧接着的是长半径拐角,需要重踩刹车,这意味着轮胎制动稳定性对于保持单圈圈速来说至关重要。”

固特异为2019/2020赛季世界耐力锦标赛共开发了四款轮胎新品。在欧洲创新中心的技术团队的打磨下,并经由7大赛道1.2万公里测试,这一全新系列轮胎以全新结构进一步提升干地性能,帮助车手应对不同温度环境,减少进站换胎次数,并满足不同的驾驶风格。

WEC各站赛事采用多种时间长度,在4个小时、6个小时、8个小时,或者24小时的比赛当中,车队必须要根据燃油的消耗的速度,来决定进站的次数。而上海站加油和换胎不可同时进行,因此固特异这次选择了耐久性更好的轮胎配方。

为了重返赛道后获得优异表现,固特异从2年前就开始研发全新轮胎,1年前开始进行赛道测试。

目前对于固特异来说整个WEC项目才刚刚开始。“WEC确实对于固特异来说,是展现各方面轮胎研发技术的一个近乎于完美的平台”,Mike说。

除此以外,固特异的比赛轮胎和民用轮胎之间有很多关联,最好的例子就是目前保时捷GT3RS和GT2RS就使用固特异Eagle F1 SuperSport RS轮胎,这是比赛团队研发的配方。这种关联性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帮助固特异打开更大的客户市场。

在Jota车队和成龙DC车队的P房内,固特异派驻策略工程师和车辆动态工程师等各个领域的专业工程师。他们将根据天气环境和赛道情况决定更换配方,甚至换成旧胎。而车辆动态工程师可以实时获取车队客户的需求,并与轮胎工程师配合给予车辆最合适的轮胎使用策略。

这种工程师间的无间配合让车手能够全身心专注于比赛。Jota 车队的车手Antonio Felix de Costa说:“上赛有很多长的右手弯,所以说我在这些弯可能不会像左手弯那样去推的特别地狠,要保护一下轮胎。但是这不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车队有工程师,也有固特异的工程师,彼此之间会讨论出一个最佳的策略。”

面对上海这条非常苛刻的赛道,固特异采用与富士站相同的两种干胎规格,不仅展示了出色的驾控性和稳定性,还通过在实战竞技比赛中对轮胎和战略的选择,最终包揽了LMP2组前两名。

上海站的周末结束了,但对于固特异来说,后续还将进行大量的分析工作。每颗轮胎胎壁侧面的小芯片记录着车辆的每一次加速、刹车、G值数据,这不仅可以让现场的团队迅速读取数据,海外研发中心的团队也会同步收到这些数据,以进行后续分析和优化。

2019WEC世界耐力锦标赛对于重返赛道的固特异而言只是开始。

这家拥有121年历史的轮胎制造商不仅将通过WEC和NASCAR等顶级赛事为客户持续提供高性能、高科技的轮胎。更重要的是,流淌在固特异血液中的赛道基因也将再次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