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演唱会门票炒到15万,但配乐仍在影视产业边缘

在影视音乐的商业探索中,今年夏天爆红的电视剧《陈情令》,走了一条难以复制的成功之路。

11月1日,《陈情令》国风音乐演唱会在南京连唱两场,最高1980元的门票5秒售罄,据当地媒体报道,黄牛一度将最高票价叫价至15万元。腾讯视频线上直播时的总人数达326.7万,且每个观众都付出了30~50元不等的费用,演唱会直播收益近亿元。

然而这样的商业道路,更多是依赖粉丝经济逻辑。曾为40多部影视剧配乐的音乐人林朝阳认为,只有音乐创作流程日益规范化,配乐产业才能拥有更多人才与生机。

自称盐哥的林朝阳,已经“不务正业”地从古典音乐跨界到影视剧配乐和流行音乐界13年。

从《人间正道是沧桑》《失恋33天》《蜗居》到《如懿传》,他已经为40多部影视剧配乐,其中不少是与妻子、音乐人丁薇合作的作品。他在中央音乐学院从教23年,学术著作出版了80多部,拿过CMA唱工委音乐奖“最佳专辑制作”等诸多荣誉。最近,他签约环球中国,发行自己的首张小提琴大碟《潮汐》。

说起中国影视剧行业,这位音乐领域的多面手颇有些无奈,“这个行业的规则其实并不健全,如果更健康一些,会有更多优秀的音乐人加入进来。”相比电影动辄数亿的票房,影视剧配乐却没有那么光鲜,甚至得不到足够的重视。

2018年,中国电影票房达609.76亿元。《2019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总报告》显示,2018年整个影视剧音乐产业的总值约为3.6亿元。对比起来,影视剧音乐在电影产业中的份额,还不及一个零头。

运作不规范、缺少人才、盗版,以及很难通过专辑和音乐会形式实现商业化,都是国内影视剧配乐创作面临的问题。在欧美国家,电影配乐的投入能达到整个预算的5%~8%,且电影原声唱片是很大的产业。但在中国,这类音乐的占比还不到1%。

高强度、低收入的影视剧配乐

相比林朝阳的中央音乐学院教师和小提琴演奏家身份,从事配乐是一份纯粹的幕后工作,工作强度大,耗时冗长,而且艰辛。

为《如懿传》做配乐时,他最初收到的是长达100集的粗剪素材。“每天要7个小时素材,不断停下来记录,几分几秒是什么剧情,分析人物情绪,需要加入什么音乐。”他将所有情绪分为15个种类,如懿漫长的一生故事,需要做很多音乐,才能贴合每一个画面。虽然只做了该剧1/3的配乐,但也耗费他三四个月的时间才完成。

在繁琐而辛苦的创作过程中,林朝阳最怕遇到剧情荒诞,连逻辑都是错误的情况,如果导演要求为这种逻辑错误的片段配乐,那就是他作曲时遇到的最大障碍。

而收入水平偏低,则是影视剧创作普遍的现象。在国内,一部电影的制作成本通常在千万元乃至数亿元之间,作曲家的报酬却只占总制作成本的0.3%至1%。在好莱坞,一部电影的制作成本通常在1亿美元以上,美剧单集制作成本从百万美元至千万美元不等,作曲家的酬劳通常占据总投资额的2%左右,且版权收益另计。

林朝阳有经纪人负责事宜,但更多创作者,没有团队运营或是帮忙接单,只能各自为营,单打独斗。

“有些影视剧制作方的态度就是,我不是给你工作了吗?你先弄着,不管这会占用你多少时间,也不管你的音乐价值多少。如果中间出现漏洞,通常也不会认为是漏洞。”林朝阳在十多年的创作中已经磨砺出自我判断,他只会选择好的剧本和团队。

比如《蜗居》,他不需要跟导演方再沟通剧情的对错与逻辑,而是用最贴切的音乐去帮助讲述故事,“作为导演,必须非常懂电影和制作流程,这是电影的管理能力。懂不懂音乐并不是最重要的。如果一位导演对音乐有特殊偏好,比如跟你说,你写段莫扎特那样的音乐,反倒麻烦。”

《陈情令》模式难以效仿

为40多部影视剧配乐,林朝阳从未发行过一张相关的音乐专辑。

《人间正道是沧桑》首播至今已十年,这期间,他很多次接到音乐厅或是各种演出机构的邀约,想要做一场影视剧音乐会专场。

“他们的想法是,把我写过的几部有名的影视剧合在一起,找个乐团演奏,舞台背景再放一些视频。这些热播剧,很容易就能卖个几十场。但我还是比较洁癖的,受不了一件事做得不太好。”林朝阳很清楚,作为影视剧中的一环,配乐后续变现的途径很少,音乐会就是跟市场走得最近的一种。

日本作曲家久石让是宫崎骏的御用配乐大师,为80多部电影担任配乐,发行超过30张畅销音乐专辑。很多年前,他就以自己的名义开办《天空之城》等动画片的配乐巡演,如今已经成为中国演出市场上最红火也最持久的演出品类。

因收视火爆而开演唱会,《陈情令》则是国内第一个。借助电视剧巨大的粉丝流量,在QQ音乐售价20元一张的《陈情令国风音乐专辑》目前已售出111.4万张,销售额超过2000多万元。但一位演出机构资深人士分析,《陈情令》演唱会的火爆票房,并不能给市场带来借鉴意义,这部电视剧在付费收视率上也高达65亿元,其商业价值和潜力都不具有普遍性。

林朝阳认为,音乐的价值,并不能用卖了多少张专辑、开了多少场演唱会或是挣了多少钱来衡量。他始终按照自我的标准去选择音乐领域可以玩的内容,无论是为影视剧配乐,还是回归到古典音乐的舞台,发行全新的小提琴唱片,开启中国巡演,都是在艺术的范畴里,从心所欲地玩得尽兴。

“比起古典音乐家,影视音乐配乐算是很好的收入。”但他内心从没有将古典与流行划分界限,甚至,他爱听伍佰等流行音乐人的作品,并深深地被他们音乐里直击人心的力量所感染。“古典与流行在我心里没有高低之分。最好的流行比大部分古典要厉害,它直截了当,5分钟之内就打动观众,让你爱上音乐。”

他也相信,当整个影视行业的意识逐渐改变,创作流程规范化,作曲家也能实现新的商业模式,未来的影视音乐产业会有极大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