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生饭成娱乐圈“毒瘤”,这些行为已犯法

近日,由杨紫、肖战主演的《余生,请多指教》的导演吕赢晒出一张私生饭的偷拍照片,发文怒斥:“《余生,请多指教》的剧情,服化道,表演都是剧组每个工作人员辛勤劳动的结果,在拍摄期间私生饭利用各种专业设备偷拍,辱骂剧组工作人员,围追堵截演员,是对作品的巨大伤害,是为了一己私利伤害别人的恶劣行为,我们坚决抵制。”此举引发热议,把私生饭问题推到了台面之上。

《余生,请多指教》导演曝光的私生饭照片。图片来自网络

“私生饭”指明星艺人粉丝里行为极端、作风疯狂的一种。他们为满足自己的私欲跟踪、偷窥、偷拍明星的日常以及未公开的行程和工作,甚至会使用暴力手段骚扰自己喜欢的明星艺人,影响他们及其家人的私生活。私生饭的具体行为包括但不限于跟踪、偷窥、跟拍明星艺人的私人活动,在酒店蹲守、跟机拍摄、包车尾随等。私生饭不仅给明星艺人及其家人造成了困扰,严重时还会扰乱公共秩序,给公共安全带来隐患,也降低了明星本身的美誉度。

新京报采访了明星粉丝,经纪公司和剧组的工作人员,他们都对“私生饭”的行为深恶痛绝,但又没有很好的方法应对甚至杜绝这种现象。北京润创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王桢接受新京报专访时指出,追星本身不违法,但追星行为不能侵犯艺人个人权益,更不能危害公共安全和秩序,“私生饭”的很多行为已经触碰了法律底线。

明星屡遭私生饭侵扰

娱乐圈里很多明星都曾遭遇“私生饭”的侵扰。尤其是正当红的明星艺人,更是“私生饭”重点关照的对象。今年暑期因为《陈情令》《亲爱的,热爱的》两部剧集走红的三位男演员——肖战、王一博、李现,最近几个月里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私生饭”的特别“关照”。

今年8月3日,王一博发微博称,他因为手机号泄露被打爆不得不换号。“别再打我电话了,别再用我手机号登录软件,也别再去买我的号码。这已经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王一博公布的手机通话记录截屏显示,有194个未接来电,平均三分钟就有陌生号码呼入,号码归属地遍布上海、浙江、江苏、安徽等多个省份。与此同时,有多位粉丝在微博上称王一博接了自己的电话,“声音好温柔”。

事发时,王一博截图。图片来自网络

8月9日,王一博作为车手前往珠海参加ZIC摩托车赛。结果私生饭围堵车队,还托关系给车队施压,堵在车队公司楼下,工作人员再三劝阻也拒绝离场,导致车队被赛会警告。车队不得不在社交平台发声,称第二天的正赛对车队和车手都非常重要,呼吁大家给一个舒适认真的工作环境。

9月14日,李现在微博发言谴责私生饭。“当今天出门健身被人蹲守,直到结束后从健身房一路拍到我家楼下,再加上这阵子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我觉得是时候站出来表达一下我的想法和态度:作为一名演员,我希望自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融入社会,去观察这个世界。可现在,手机号微信号被泄露,出家门的一刻就被跟踪,非公开的拍摄信息也被泄露和贩卖,被围堵,被偷拍,更别提跟车、跟飞、堵酒店门口、住酒店房间隔壁等举动,甚至不给看脸还会被辱骂。不得不说的是,以上侵私行为对我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和负担……”可惜这番发言并没有起到作用。10月18日晚,有粉丝在“李现超话”发布一段由私生饭近距离跟车拍摄李现的视频,称为“偶遇”。李现直接在评论里回击:“偶遇?知道我拍摄的地方和住的酒店,一路跟车到我吃饭的地方,这叫偶遇?”

10月23日晚,肖战的粉丝在机场跟拍的行为导致该趟航班登机受阻,航班延误。肖战工作室在10月24日凌晨发表致歉声明,强调影响到他人出行并非肖战本意,并再次向同航班旅客郑重致歉。同时也郑重呼吁,不提倡任何形式的接送机行为,以免干扰他人正常出行。

朱一龙去年12月乘车前往福建拍摄《盗墓笔记重启》途中,被私生饭租车跟随追尾,所幸没有人员受伤。《盗墓笔记重启》的作者兼监制南派三叔透露,追尾的私生饭还在一边得意,笑嘻嘻地说:“你们的车怎么那么不经撞啊?”

甚至中生代歌手杨坤也被私生饭“关照”过。2017年8月,杨坤曝光了一名蹲守在他家门口三个月的私生饭的照片和视频。该女性粉丝不仅在杨坤家门前自言自语,还多次找人来撬杨坤家的门……杨坤表示自己已经“忍无可忍,快要崩溃”,甚至在社交平台爆粗口,最后报警处理。

不胜其扰但应对方法有限

对于“私生饭”的种种行为,明星本人不胜其扰,经纪公司和剧组防不胜防,饭圈的其他粉丝也恨之入骨,称之为“毒瘤”,但各方都缺乏有效的应对和解决之道。

1、明星

如何应对看个人性格,增强保护是关键

面对私生饭,明星和他们的工作室或者经纪公司会如何应对?某艺人工作室经纪团队的慕平(化名)透露,如何应对私生饭跟艺人的性格有关,有的艺人脾气比较冲,可能会直接跟私生饭怼起来,但大多数艺人再生气也只能先忍了,毕竟会考虑维护公共场合的个人形象。此外,艺人团队需要下更多的工夫,尽量保护艺人远离骚扰。比如认熟几个“屡教不改”的私生饭,提前让安保介入;熟悉常去的几个城市的机场、高铁站的VIP通道,从出站到上车安排合适路线,把可能出现的粉丝接机混乱降到最低。因为明星艺人作为公众人物,就算是私生饭造成的问题,最后也只能是艺人团队出来道歉。

被问起有没有考虑过采取法律手段,慕平表示咨询过律师,“私生饭”的有些行为的确可以诉诸法律。“但瓷器没有必要跟瓦罐碰,一旦打官司,网络舆论的罗生门之下很难说对艺人形象是好事还是坏事。就像当年杨丽娟事件,还有很多人认为是刘德华的责任呢,公平吗?”

慕平(化名)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一段亲身经历。

男艺人N因某剧突然走红,受邀到外地参加活动时,主办方只给艺人提供头等舱机票,随行人员经济舱。N的团队对艺人突然走红之后的种种状况都没有充分的准备,没有料到几个私生饭买了同班机头等舱机票,全程找N聊天合影。独自在头等舱的N只能尴尬而不失亲切地陪私生饭聊全程,下飞机后感慨说比连轴拍夜戏还累。

N的团队从这次经历汲取了教训。慕平说:“从那以后,只要是坐飞机,即便主办方只给艺人一个人提供头等舱的票,随行人员也至少有一位必须升舱和艺人坐在一起,主要任务就是挡下跟机粉丝的搭讪。有些艺人不方便说的话不方便拒绝的事,需要经纪团队站出来充当缓冲带。”

2、剧组

影响拍摄,增加人力严防死守

剧组如何看待明星粉丝围观拍戏,以及“私生饭”在片场的纠缠?张涛曾在多个影视剧组担任场务,他告诉新京报记者,像横店这种卖景区门票的影视基地,能够在游览的同时有机会看到明星拍戏,本来就是吸引游客的一种噱头。早几年横店很火的时候,还有专门的体验旅行团,参团游客可以到某个剧组当群众演员。现在的剧组都已经习惯了与明星的粉丝和平共处,并且大多数粉丝都能听从剧组安排,不影响拍摄进程。甚至有的粉丝在片场呆久了眼光也变专业了,还会帮忙提醒剧组哪里穿帮了。

但如果是私生饭,剧组就极度反感,因为他们会严重干扰拍摄进程。“他们根本不听招呼,怎么近怎么来,轰走了继续来。拍到的内容不管是否剧透都往网上发,炫耀呗。还通过各种渠道搞到剧组的通告表,平时和明星住一个酒店最好是隔壁,打明星房间的电话。每天明星从酒店出发前往片场,就一路围堵尾随,经常导致剧组无法按时开工。”张涛说,剧组为了保证拍摄顺利,很多时候不得不抽调本就很有限的人手来做安保工作,也是对资金和人力的浪费。

3、饭圈

私生饭是毒瘤,粉丝会约束不了

饭圈内部有很多小圈子——唯粉(专注喜欢某一个明星)、颜粉(只喜欢明星的颜值)、事业粉(关心并鼓励明星专注于演艺事业)、CP粉(喜欢剧集里的CP角色,延伸到扮演CP的演员)、私生饭等。自称“饭圈少女”的小涵告诉新京报,只要一提到私生饭,大家都会枪口一致对外。“私生饭不是粉丝,他们就是饭圈的毒瘤!不要把他们与真正的粉丝混为一谈。”小涵说,喜欢一个明星艺人是希望他一切都好,但私生饭完全是打着“爱”的旗号满足自己的私欲。“私生饭经常把事情搞到影响公共秩序的地步。外面的人会觉得这个艺人的粉丝素质这么LOW,顺带对他的路人好感度也没有了。”

担任过某明星粉丝会骨干的朱朱向新京报表示,粉丝会对私生饭的作为痛恨但无能为力。她举例说,前段时间王一博的私生饭在比赛头一天围堵车队P房(维护赛车和车手制定比赛计划、技术人员沟通指挥的地方),导致车队被赛会警告的事件,王一博粉丝后援会在微博上留下十二字真言“屡教不改、无话可说、欢迎举报”,但“欢迎举报”这样的警告对私生饭毫无作用。“坦白讲,官方粉丝会能给出的见面会啊、明星签名等‘0福利’根本满足不了私生饭,他们要的是亲密接触、24小时窥视,而且亲自去实施了。粉丝会在他们眼中什么都不是。”

律师:私生饭行为触碰了法律底线

“私生饭”屡屡制造出事端,不仅对明星及其家人造成了困扰,甚至给机场、高速公路等公共场所的秩序和安全都带来了隐患。2018年,民航局就下发过《关于加强粉丝接送机、跟机现象管理的通知》,指出了三点具体的管理方向,包括严防内部人员进行工作以外的信息查询,禁止利用职务之便泄露知名旅客乘机信息;做好治安预警防止聚众扰序的发生;以及杜绝粉丝机上扰乱秩序的行为。《通知》并未让私生饭的类似行为有所收敛,今年10月23日依然发生了肖战工作室为航班延误致歉事件。

北京润创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王桢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追星本身不违法,当下社会对追星行为宽容度也越来越高,但是艺人明星生活安宁个人隐私等权益也应当受到充分尊重,追星行为不能侵犯艺人个人权益,更不能危害公共安全和秩序。“私生饭”跟踪、偷窥、偷拍、安装监视器、追车、包车围堵、入侵住宅、买卖明星个人信息等行为,已经越过了艺人个人权益和公共安全秩序的边界,触碰了法律底线。

例如,“私生饭”追车、超车、强行变道逼停明星艺人车辆等行为,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关于保持安全车速、保持足以采取紧急制动措施的安全距离等相关规定,极易造成安全事故。如果造成了严重后果,不但要受到行政处罚,还可能构成交通肇事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承担刑事责任。再如,跟踪、偷窥、偷拍、安装监视器、入侵住宅等行为,对艺人的生活安宁造成了干扰,侵犯了艺人隐私权。艺人个人电话、住址、行踪信息都属于其个人信息,擅自向他人出售或提供,侵犯了艺人个人信息权益。我国的《民法总则》《侵权责任法》《治安管理处罚法》和《刑法》等法律法规,对包括艺人在内的个人权益有了较为完整的保护,对过激的追星行为,不但要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危险、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还可能会受到罚款、拘留等行政处罚,情节严重,造成严重后果的还可能面临拘役、有期徒刑等刑事惩罚。

新京报记者 杨莲洁

编辑 佟娜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