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将士归玉门》,我们都欠了一张电影票!

公元74年,东汉重新设立西域都护府,任命耿恭和关宠为戊已校尉。

次年,北匈奴单于派两万精兵进攻车师。

耿恭率数百人驻守车师后国之金蒲城,牢牢卡住天山通往北匈奴的咽喉,与驻扎在车师前国之柳中城的同僚关宠互为奥援,防备匈奴侵入西域北道。

北匈奴很快攻破车师国并杀死后王。

随后,北匈奴单于仗着自己兵强马壮,发兵攻打大汉驻地,染指大汉。

而此时汉明帝刚刚驾崩,朝内无暇救援。

车师国在这个时候选择背叛大汉,两万人把金蒲城围得水泄不通,而此时汉军仅有数百人。

耿恭临危不惧,持剑站在城头指着匈奴大军喊道:“汉家箭神,其中疮者必有异。”

匈奴素来以悍勇著称,哪听这一套?匈奴骑兵加紧攻城。

等到匈奴到了射程内,城墙上黑压压一片箭射下来,匈奴人果然鬼哭狼嚎。

原来耿恭让部下在箭头上涂了毒药,一被射中,剧痛无比,继而伤口溃烂,史书记载说是“虏中矢者,视创皆沸”。

到了夜晚,伤口愈发地疼,匈奴军营都是哀嚎声。

紧接着,在仅有数百人守军的情况下,耿恭趁着暴风雨来劫营!

接近匈奴大营后,耿恭率领百名将士向毫无防备的匈奴军营发起了突袭,大败匈奴大军。

匈奴几名头领都以为汉军是天神下凡,于是溃逃而去。

虽然此役大胜,但耿恭知道,匈奴人迟早要回来,金蒲城无法固守,他旋即把部队带到了疏勒城。

果然,匈奴人又来了。

残酷的攻城战开始了。

匈奴人数占据绝对优势,但死伤无数,于是变强攻为久围,把河流上游给截断了。

这一招很毒辣。

守军开始缺水,一度“笮马粪汁而饮之”。

耿恭下令打井取水,打到十五丈深,仍不见水,耿恭下拜祈祷,奇迹出现,“飞泉奔出,众皆称万岁”。

几个月过去了,城中把弓弩上用动物筋腱做的弦和盔甲上的皮革等都统统煮了吃了。

战士们一个个死去,但要塞仍然没有陷落,幸存者宁死不降,汉军大旗高高飘扬。

匈奴派人来劝降,耿恭一刀下去,把使者杀了,做成了烤肉。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这并不是岳飞的杜撰,这个典故正是来源于此。

气急败坏的匈奴大军又开始了新一轮攻城。

与此同时,东汉的朝堂之上,百官正在争论救不救西域都护府。

此时,千古名臣鲍昱站了出来,力排众议,竭力请求派援兵。

他面对皇帝和文武百官,说出了在历史上有名的一段话,至今读起来,仍荡气回肠:

今使人于危难之地,急而弃之,外则纵蛮夷之暴,内则伤死难之臣。此际若不救之,匈奴如复犯塞为寇,陛下将何以使将?”

这便是不抛弃不放弃。

鲍昱

汉章帝此时也血性十足,便下了一道最暖心的圣旨:凡我大汉子民,虽远必救!即刻发兵救援。

公元76年正月,大汉七千人的援军赶到柳中城,大败匈奴与车师联军,成功救援了耿恭所部。

但是疏勒城的守军,能够踏上回家路的,只剩下二十六人了。

三月,他们进了玉门关,此时只剩下了十三人,“衣屦穿决,形容枯槁”,玉门关守将感动得亲自为他们沐浴更衣。

一腔彪炳千古的英雄热血、顶天立地的民族脊梁!

这就是荡气回肠的《十三将士归玉门》。

每当读起这个故事,就觉得欠了一张电影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