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首禅诗,慢读细品,让夜和心都静下来

为什么世人不能享受人生的美好时节?忙碌和压力是表象。因为我们心中有事,我们担心社会地位不够显赫,事业不够发达,待遇不够优厚,夫妻生活不够融洽,儿孙不够孝顺成才,朋友待我不够敬重,所求不能满足心愿,身体多病衰弱,人我是非烦心……

此刻我们需要回到千年的禅儒之间,其实可以给我们现代人带来照耀心灵的光芒。

咏梅花

元代: 梅花尼

终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

归来笑撚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

唐朝的一位比丘尼到各地遍参之后,回来见到庭院的悔花,终于开悟,说道:“尽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人的天性,往往对自己拥有的,视而不见,却努力去追求得不到的。总以为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与是,许多雄心万丈的人,离乡背景,也要去追求那遥挂在天际的梦。 经历了千辛万苦,募然回首,却发现所追求的,就是原本拥有而未加珍惜的。

偈语

唐代:鸟窠道林禅师

来是无迹去无踪,去与来时是一同。

何须更问浮生事,只此浮生是梦中。

白居易与鸟窠禅师结识之后,经常问禅于他。有一次,白居易以偈语请教鸟窠禅师:“特入空门问苦空,敢将禅事问禅翁。为当梦是浮生事,为复浮生是梦中。”鸟窠禅师以偈语答之,意思是,人生来是悄悄的,没有踪迹,死了化为尘土,也没有踪迹。不管是生来还是死去,都是赤条条的来,赤条条的去,什么都带不走。所以为什么还要在意浮生俗世呢,因为这大千世界,这浮生都像是一场梦。

观潮

宋代:苏轼

庐山烟雨浙江潮,未至千般恨不消。

到得还来别无事,庐山烟雨浙江潮。

这是东坡居士在临终之时给小儿子苏过手书的一道偈子。庐山烟雨,钱塘观潮,都是不可方物的美景,是多少人千里迢迢历尽艰苦都要朝圣般觐见的风物,未达成所愿时,总是耿耿于怀,惦记着,攒足了劲儿,誓不罢休。真的身临其境了,才松了一口气,可能还稍稍有点失落。原来,期待了那么久的事情,并没有想像中那么震憾。其实,烟雨和潮,一直在这里,不曾改变,变化的,只是“求不得”的心情。

偈二十七首

宋代: 释守净

流水下山非有意,片云归洞本无心。

人生若得如云水,铁树开花遍界春。

如果我们的生活也能像云水一样逍遥自在,没有名枷利锁的束缚,不自我设限封闭,能随遇而安,随缘生活,随心自在,随喜而作,该多美、多洒脱。所以热爱人生的人,要找寻快乐的人生,自在的人生,自性的人生,包容的人生,把自己放大包容、慈悲待人,心中就富有了。那时候「铁树开花遍界春」,自有非凡气象,真个是大地回春,既稀有又难能可贵了!

赠质上人

唐代: 杜荀鹤

枿坐云游出世尘,兼无瓶钵可随身。

逢人不说人间事,便是人间无事人。

不说人间事,是他心里根本不想这些事。因为他把人间的名利富贵看作是虚幻、短暂、无意义的。“百年身后一丘土,贫富高低争几多”,陷身于人事纷扰中,带给人的是无尽的烦恼和痛苦。既已从茫茫的人生苦海中解脱出来,登临彼岸,怎么会再对俗世的事感兴趣呢?

这些禅诗,看似用词简单随性,但却意境悠远,哲理深邃。古人的智慧有时就是这样令人赞叹,他们将最普通的道理写进诗中,既是一种文学的享受,又是一种禅理的感悟与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