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应不应该尊重生命呢?

尊重生命,似乎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过,先别急着下定论。

在进入正题前,我们先简短地谈一谈,一个特殊的宗教。

耆那教,这是一个对很多人来说比较陌生的名字。

作为印度的一大传统宗教,直到今天,它还拥有着400万的教众。

像其他任何神秘的宗教一样,它也有着自己的仪式,自己的组织,自己的世界观。

而今天,笔者之所以有兴趣来谈一谈这个宗教,就是因为,在它的教义中,有一点十分地与众不同:

不杀生,不食肉

虽然在印度的宗教中,普遍地有不杀生、不食肉的倾向,但像耆那教教徒这样彻底的,可能真的没有。

他们真正地为了去尊重所有的生命,而付出了难以想象的行动

耆那教的教义,不仅要求教徒们停止宰杀动物或者用动物献祭,甚至连在他们喝水的时候,也要进行过滤,以防止自己吃下那些可能混在水中的微小生物;平时要带上面纱,小心谨慎地呼吸,防止自己将某些空气中的昆虫吸入嘴里;走路时也要清扫脚前的地面,以避免不小心踩死那些小生灵……

如果仔细想一想,像这样去尊重生命,无疑会让人活的很累。

如果了解现代科学,我们就会发现,我们的周围无时无刻不存在着微小的生物,无论是昆虫、真菌还是细菌、病毒。如果我们要把这些都算作生命,都去尊重它们的生命的话,那么一个人最好的作为就是停止自己的一切作为。我们不应该呼吸,因为呼吸会把这些生物送入自己的呼吸道;我们不应该进食,因为就算你不吃肉,食用的植物也算是生命;我们更不应该行走,因为就算再怎么清扫前方的地面,你还是会踩到生物,破坏其中某些个体的生物结构。

简而言之,如果真的要去尊重所有的生命,那么一个人是无法生存的,他首先无法做到尊重自己的生命。

耆那教所努力前进的那个方向,是想要达到万物和谐共处的状态,这是一种大爱,一种理想化的追求。

然而,现实,却已经摆在了我们面前,大自然本就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想要尊重所有的生命,不掠夺其他任何生命而生存下去,几乎是不可能的。

那么,这就抛给了我们一个问题:

人类应该尊重生命吗?对生命的尊重又应该达到什么样的程度?

首先我们要说,人类确实有尊重生命,对某些生命还充满了敬意。

比如,在印度的文化里,牛是神圣的,非常受人尊敬;在欧美的文化里,狗是人类的朋友,是人类最亲近的伙伴。

这些都是事实,无可质疑。

然而,如果转换文化的视角,那么问题就会变得很不一样。

在欧美的文化里,餐桌上的主食之一,就是牛排,即使在印度人看来,牛是神圣的,是不可侵犯的;在中国的文化里,狗是可以吃的,是可以端上餐桌的,即使在欧美人看来,狗应该是亲切可爱的宠物,而不应该被杀害。

我们能说谁对谁错吗?我们能够肯定地说谁就是对的,谁就是错的吗?如果从单一的某种文化来看,总有一方是对的,总有一方是错的,但是,这里的着眼点却根本不应该是文化,而应该是生命本身

牛和狗都是生命,都是哺乳动物,都会活动,都会繁衍,都有自己的痛苦和快乐,若以生命的本质来说,二者又有什么区别呢?

人们在尊重生命的时候,总是有选择的,总是在自己的文化中寻求认同,于是就导致了一种狭隘的视角与观点。

从这一点来看,耆那教那种无差别的对生命的尊重,无疑境界更高,格局更大。

虽然在今天,像耆那教那样理想化的教义并不太可靠,但是尊重生命,却仍是每一个人应有追求的。

试想,如果人们都能够将自己的同情心延伸到与自己看起来很不同的动物身上,那么当他对待与自己相似的人类同胞时,是不是也就不会再有那么大的敌意了?

如果人类在发生冲突的时候,能够想到文化冲突本身的狭隘,把每一个人都看做有灵魂的个体,看做需要尊重的生命,那么冲突是不是就能够缓解,甚至是消失?

尊重生命,它并不仅仅只是指素食主义或者爱护动物这样的具体行为,它更是指一种态度,一种面对世界,会想着如何与世界和平共处,而不是处心积虑为自己牟利的人生态度。

所以,应不应该尊重生命呢?这种尊重又该到达什么样的程度?

最终,这个问题,还是要诉诸于我们每一个人的内心

自己来回答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