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暂停降息?能否负利率?鲍威尔接招特朗普指责

有分析指出,虽然美联储降息使金融环境变得更加宽松,利好美股等市场,同时也为其他国家,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政策提供空间,但美联储的“威力”已经在减小。这种减小不仅体现在对美国经济的提振作用上,也体现在对新兴市场和A股的影响上。

昨夜,华盛顿进行了两场重磅听证会,一场是美国众议院就总统弹劾调查的首次公开听证会,一场是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国会联合经济委员会的听证会。

比起前者,后者更加牵动市场人士的视线。特别是在特朗普前一日刚刚指责完美联储降息不力的背景下,不少市场人士对鲍威尔如何接招拭目以待,并希望通过鲍威尔讲话,寻找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方向的蛛丝马迹。

一如往日论调,鲍威尔依然看好美国经济增长前景。他表示,只要经济仍在当前的增长轨道上,就不太可能很快调整利率。

此外,还有最新美国消费物价指数(CPI)和财政预算报告。上个月,美国CPI超预期上涨,赤字规模则继续膨胀,这些指标如何影响美联储后续行动路径及由此牵动的全球资产走向?

三连降后或按暂停键

今年7月以来,美联储连续在三次货币政策会议上作出降息决议,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里,累计将联邦基金利率下调75个基点。但根据鲍威尔最新证词暗示,利率“三连降”后或按暂停键。

鲍威尔表示,如果经济没有实质恶化,美联储将维持利率不变。此前的降息是预防式的举措,有种未雨绸缪的意味。这些举措往往会有滞后效应,意味着需要时间来评估其影响。暗示如果经济按现有态势运行,这些举措可能已经够了。

“只要有关经济的最新信息大体上符合我们对经济温和增长、劳动力市场强劲、通货膨胀接近2%这一对称目标的预期,那么当前的货币政策立场就可能还是适宜的。”他说,“当然,如果出现导致前景要明显重新评估的形势变化,我们将作出相应反应。”

虽然鲍威尔拒绝对“是否会按兵不动直至2020年”的说法进行表态,但不少市场人士和机构预计,美联储很可能在明年的“大选年”罕见地不对利率作出调整。据分析人士统计,美联储在过去十个大选年几乎都进行了政策调整。

就在鲍威尔作证前一天,特朗普再度指责美联储降息不力,称美联储没有向一些央行那样推行负利率,是在伤害美国,指责美联储限制了美国经济和股市涨幅。他说自己当选以来,美股三大指数都取得了不错的涨幅,要是美联储配合,“美股本可以再涨25%”。

但鲍威尔委婉回应了这种指责和呼声,称政治因素不会影响美联储货币政策委员会的决定。

鲍威尔还对特朗普多次呼吁的“负利率”作出明确表态,称“负利率”并不适合当前经济持续增长、劳动力市场强劲和通货膨胀稳定的经济环境。美联储不太可能将利率降至零以下以对抗经济下滑。

此外,鲍威尔还重申了今年降息的三大理由——全球增长疲软、贸易政策不确定性增加以及通胀乏力。他说,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不利于商业信心和投资。

两组数据携手来袭

和听证会一道来袭的,还有最新美国消费物价指数(CPI)和财政预算报告。

美国劳工部周三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10月整体CPI环比涨0.4%,同比涨1.8%,均超预期。美国居民在能源产品、医疗保健、食品等商品上的支出保持增长,为今年3月以来环比增幅最大的一次。

虽然美联储更看重个人消费支出(PCE)数据作为衡量通胀水平的指标,但有分析称,CPI增长势头的走强,让市场看到了将于本月晚些时候公布的PCE数据回升的希望。

不过,富国银行表示,10月通胀数据不太可能实质性改变美联储前景。该机构分析,美国10月整体通胀上涨0.4%,其中汽油价格上涨3.7%对该数据构成提振,而剔除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成分后,10月份核心CPI涨幅仅为0.2%。表明虽然通胀上扬趋势与美联储目标一致,但目前水平仍不足以显著改变其前景。

此外,该机构还表达了对贸易形势对美联储目标的干扰,称除非贸易不确定性消除,否则预计美联储将在明年第一季度再降息25个基点。“尽管我们预计通胀趋势将趋稳,但在当前贸易背景下,美国经济增长前景将更加黯淡,可能阻止通胀在短期内大幅突破美联储目标。”

周三,美国财政部还公布了10月财政预算报告。报告显示,联邦赤字比去年同期增加了约340亿美元至1345亿美元,增幅超三成且超出经济学家预测。

对于不断膨胀的联邦预算,鲍威尔在听证会上表示,“联邦预算在处于一条不可持续的道路上”,这最终可能会限制应对经济低迷的能力。他警告,在一段时间之后可能抑制投资、降低产出。利率偏低并不意味着政府能对财政赤字问题视而不见。

美国财政部前不久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即美国国债的未偿余额突破了23万亿美元的大关,再创新高。未偿国债的增量代表的实际收支缺口比预算角度的财政赤字更大。

而10月的一项数据显示,美国联邦预算赤字在2019财年跃升26%,达到9840亿美元,为七年来最高。有分析指出,自特朗普上任以来,美国联邦赤字已经膨胀近50%,预计2020年超过1万亿美元。

长城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吴金铎分析称,庞大的财政赤字和不断扩大的国债规模使得美国政府的利息支出不断增长。庞大的利息支出,以及2020年大选维持经济稳健运行所需要的财政空间要求美联储维持低利率,这也是特朗普总统一再要求美联储更大幅度更快速降息的重要原因。鲍威尔已多次强调不会让美国名义利率陷入负值,不过事实上,当前美国9月核心PCE为1.67%,而联邦联邦基金利率区间为1.5%-1.75%,美国已经接近实际负利率了。

海外市场近期回暖

近期,海外市场出现明显回暖。

Northern Trust首席经济学家卡尔表示,情况远没有两个月前那么险恶了,“美国数据面显示我们并没有站到悬崖边缘。”

近日,美国股市走高势头显著。标普500指数盘中一度站上3100点关口,刷新历史高位。纳斯达克指数盘中一度站上8500点,道琼斯工业指数最新收盘也站上27780关口,创历史新高。同时欧洲股市也受部分经济数据提振以及硬脱欧风险走低而重拾升势。

10月以来标普500指数走势

美银美林对全球基金经理的最新月度调查显示,投资者结束观望,纷纷涌向股市。调查显示,11月初全球经济增长乐观情绪升至18个月以来的高点,美银美林策略师表示,“多头又回来了”,投资者对全球衰退的担忧消减,对“错失良机”的担忧升温,一波乐观情绪促使人们加大了对股市和周期性股票的敞口。

有分析指出,虽然美联储降息使金融环境变得更加宽松,利好美股等市场,同时也为其他国家,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的货币政策提供空间,但美联储的“威力”已经在减小。这种减小不仅体现在对美国经济的提振作用上,也体现在对新兴市场和A股的影响上。理论上,美联储降息增加市场流动性,但近期情况看,美联储是否降息对新兴市场影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

对于A股市场,内在基本面可能成为更大的决定性因素。中信建投证券认为,结构性行情或是A股主要特征,消费升级和产业升级的主旋律仍将利好大消费和科技板块,布局核心资产是首选。

编辑:王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