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江同僚张文远勾搭他的妾,他为何只把账算在阎婆惜头上?

作者:许云辉

《水浒传》里有一个奇怪之处:宋江虽是首次杀人,但刺向阎惜娇的第一刀就残忍且熟练。难道之前宋江已经练手多次?

在宋江的刀下,阎惜娇血肉横飞。

(一)同僚张文远勾搭宋江的妾,宋江为何反而退避三舍?

宋江对“蕊珠仙子下尘寰”般的阎惜娇挥金如土,将天上掉下的阎妹妹打扮得“满头珠翠,遍体绫罗。端的养的婆惜丰衣足食。”漫天飞舞的雪花银化成及时雨,得以“夜夜与婆惜一处歇卧”。

然而,如胶似漆的男女情爱只是宋江在人生路上打拼劳累时的调味剂,可有可无的装饰品。

因此听到阎惜娇与张文远勾搭成奸的风声时,他如此宽慰自己:“阎惜娇又不是我父母匹配妻室。他若无心恋我,我没来由惹气做甚么?”然后高挂免战牌,将阎惜娇拱手相让。

外室又称外宅,专指男子于正妻外在金屋藏娇处另娶的妾。这一现象产生于魏晋,盛行于隋唐,两宋以后变成公开合法现象。

阎惜娇虽不是宋江明媒正娶的正室,却也是他名正言顺的姬妾。古云:朋友妻,不可欺,朋友妾,不可灭。张文远既已灭宋江的妾,宋江为何反对其退避三舍?就不担心仗义疏财的美名遍及天下的同时,被戴绿帽的传闻也不胫而走流布江湖?

宋江对传闻“半信不信”的态度耐人寻味,倘若确信,为何不想方设法掌握证据以处置奸夫淫妇?如果不信,为何不亲往查实澄清事实肃清蜚短流长?三寸丁骨树皮武大郎闻听妻子奸情尚能赤手空拳冲进茶坊捉奸,“学得武艺多般”的宋江要收拾“眉清目秀、齿白唇红”的张文远岂不是手到擒来?

其实,宋江对传闻如此首鼠两端的态度,根源在于投鼠忌器。

(二)押司,一个尴尬的职业

张文远是宋江的同房押司,武艺虽非宋江对手,但能力与宋江不相伯仲。阎惜娇死后,他上蹿下跳,唆使阎婆不断告状,巧妙给知县施压以防他有心开脱宋江,如此得心应手运用法律武器,工作能力可见一斑。他兼有宋江不具备的年龄优势,又“学得一身风流俊俏,更兼品竹调丝,无有不会”。

业务拔尖,年轻俊俏,多才多艺,善于逢迎,这样的属下必然深得上级欢心,列为重点考察对象。所以,张文远是宋江最强劲也最为忌惮的竞争对手。

宋江对张文远始终百般拉拢,不仅引狼入室将他带回家,“张三又平常亦受宋江好处”。因此,仅凭街头巷尾的流言蜚语就与张文远反目成仇,且贻笑江湖,实为不智,小不忍则乱大谋,所以,他隐忍不发,对流言充耳不闻,并决定将忍受进行到底。

被阎婆强拉去面见阎惜娇后,他忍辱负重承受了阎惜娇强加的所有人格侮辱,真正做到了大丈夫能屈能伸。但最终他忍无可忍,铤而走险痛下杀手,因为阎惜娇即将撕毁他精心设计实施的人生蓝图。

(三)宋江规划的人生蓝图

宋江出身郓城县宋家村,父亲是个“在村中务农,守些田园过活”的土财主。为了改变命运,宋江精心规划实施人生之路的“三个一工程”。

第一,用好一桶金。

宋江倾其所有,使尽浑身解数,终于谋取到郓城县押司职位,踏上了曲线当官的道路。

宋时,押司的工作就是协助行政长官征收税赋或者处理狱讼,虽然没有官品只是书吏,但掌握着一定的实权。更重要的是,押司供职一定年限后,只要没有大的差错,都可以通过相关部门考核,得到做官出身。

宋江用第一桶金买到押司一职后,勤奋学习业务,广交天下豪杰,在成为“刀笔精通”的业务尖子同时,也在官场混成“吏道纯熟”的官场老油条,在郓城县黑白两道通吃,第一桶金的投入产生了丰厚回报:物质上有大把的银子使得他“端的是挥霍,视金似土”,精神上声名远播“以此山东、河北闻名,都称他做及时雨”。

第二,挖好一个洞。

宋江昂首阔步向做官的目标迈进过程中,深知当时的社会现实是“为官容易,做吏最难。”他在郓城县衙虽已如鱼得水,但上级考察迟迟未至。

即使面临考察,也是名额有限僧多粥少,面对竞争对手张文远,他依然毫无胜算,声望再高也仅是个小押司。“那时做押司的但犯罪责,轻则刺配远恶军州,重则抄扎家产,结果了残生性命。”

宋江深谋远虑,先在佛堂内挖了地窖,这个洞后来果然成为他临时避难所;同时,他让父亲出面告自己忤逆,将自己在法律上“出了籍,各户另居,官给执凭公文存照,不相来往”,可谓未雨绸缪。

第三,牢记一句话,不能“上逆天理,下违父教,做了不忠不孝的人”。

宋江始终牢记父亲教诲,即使上了梁山,也依然身在曹营心在汉,“权借梁山泊避难,专等朝廷招安,与国家出力”,誓做忠君孝父之人。

所以,宋江对阎惜娇的百般忍让,就根源于他对鲤鱼跃龙门押司变官员的前途充满信心。而涉世未深的阎惜娇咄咄逼人已经严重触及宋江心理底线,“官府、贼人、公厅、郓城县”,每一个词都是一把血淋淋的尖刀,撩拨得宋江的神经几乎崩溃,而抹去这几个词的惟一方式,只能是杀人灭口,宋江终于出手了。

从此,宋江流落江湖的理由人尽皆知:“杀死淫妇,逃在江湖上。”这个理由为宋江平添了许多豪杰之气,而宋江杀妻背后的拍案惊奇,已经随着阎惜娇的一缕香魂,飘飘悠悠深藏到不为人知的幽暗之处。

其实,宋江其实可以不走上犯罪道路,不杀阎婆惜,平平安安、清清静静地过一生。

【作者简介】许云辉,男,1984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为云南省保山一中教育集团高级讲师。曾出版专著两部,在省级以上文学刊物发表文章五十余万字。

小编提示: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敬请转发和评论。

推荐:

“侧帽风流”的三朝国丈独孤信是怎么死的?

《水浒传》里宋江宋江嫡系中的嫡系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