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女性”这个角色设定是不是要被玩烂了?

没想到,周迅、惠英红、俞飞鸿、陈数、殷桃、赵雅芝,这些人美戏又好的大青衣女演员们,即将悉数回归小荧屏

周迅搭档惠英红、赵雅芝,出演独立女性视角新剧《不完美的她》。

影后同框,在线飙戏,且剧集精简,有且仅有24集,不注水,有意思。

电视剧《流金岁月》,网传主演是孙俪、倪妮与俞飞鸿,三位神仙首次合作。

标签是都市女性群像励志电视剧,由前年大热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导演沈严再次执导。

陈数走出好评如潮的《和平饭店》,没等到《淑女的品格》开机,先接下了都市情感剧《谁说我结不了婚》。

与童谣、许芳铱一起,分别饰演编剧、律师、美容院老板,借剧情探讨职业女性的爱情观、婚姻观,“我不是不能结婚,而是选择了不结婚”。

前阵子在微博上炮轰“少女感”的中生代女演员殷桃,主演的新剧《正青春》,也在这两天发了第一版预告。

搭档青年演员吴谨言,饰演一位外企中雷厉风行的实干派女领导。

中生代成熟女演员集体回归小荧屏,即将上演的“大青衣神仙打架”场景,让人情不自禁眼前一亮。

而比起人美戏好演员回归的这点小欣喜,更值得关注的是背后女性群像戏的即将扎堆上线。

对比当下被甜宠、古偶占据的影视剧市场,明年的影视剧大盘,似乎已经开始出现翻天的变化。

根据目前电视剧备案统计,明年待播的女性群像剧竟然有将近20部。

除了上面介绍过的几部之外,已经开机或备案的还有刘诗诗、朱一龙、彭冠英、阚清子、李泽锋、陈米麒等出演的《亲爱的自己》

聚焦30岁女性职场与生活选择,汇聚江疏影、童瑶、毛晓彤的《三十而已》

于正编剧、秦岚、吴谨言、张南领衔主演的民国剧《传家》

关晓彤、卜冠今、李庚希主演、聚焦年轻一代青春的《二十不惑》

金晨李一桐主演、改编自美剧《绯闻女孩》的《了不起的女孩》……

除了上面这些是已经公开演员的,还有些未确定阵容的也已经进入备案列表

比如大众期待已久的《淑女的品格》,已经被买下版权

比如《玫瑰之战》、《我要我们在一起》、《真的爱你》

仔细码一码才发现,原来那些年我们期待的新时代女性题材电视剧,竟然有这么多已经备案待播

是好事吗?

从“观众反馈与市场良性循环”、以及“优秀中年女演员终于有的放矢”这两方面来看,是的。

2018年,一部源自网友脑洞的《淑女的品格》横空出世。

这个网友想象中袁泉、俞飞鸿、陈数、曾黎主演的故事,这个讲述新时代不婚主义女性自立自强的杜撰剧本,一经问世,迅速引发网络热议。

按照人物小篆写文的、给主演P伪剧照的、甚至根据四位姐姐以往素材剪伪视频的,五花八门。

一石激起千层浪。随着网络发酵,这个原本起源于网友yy的小脑洞,开始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与重视

陈数、曾黎两位“主演”相继转发翻牌,资方直接买下版权准备开发同名影视剧。

而越来越多的影视从业者也开始明白,“傻白甜”那一套已经不再吃香,当下市场女性观众更向往能够独立做自己的女性力量。

《淑女的品格》脑洞的一年后,我们不仅等到了人美戏好的中生代成熟女演员再次回归大青衣的舞台,也等到了上述这些“独立女性”题材影视剧的扎堆上线。

沉淀了一年,观众的偏爱与喜好,似乎真的如我们希望那般,反应在了越来越多的剧本上,反映在了越来越多样化的角色与题材中。

现象是好的,荧屏即将不再被20岁与少女感霸占,中生代终于再次回归主流市场,拥有了选择权、等到了能够展现成熟女性风貌的一些角色。

不过,与此同时,我们也免不了担忧。

数量是有了,那质量呢?

这两年,我们见了太多套着“独立女性”外壳、实则兴“玛丽苏”内核的所谓“大女主”影视作品。

表面上是平凡女生靠自己双手升级打怪、逆天改命,实则是靠身边所有男性角色开路、上演“一个女人与n个男人的爱恨情仇”

从《花千骨》、《芈月传》到《锦绣未央》《楚乔传》,这些拥有“金手指”的超开挂大女主剧,无一不是如此。

每遇风险必有男性角色保驾护航,甚至连以陕西古代女首富周莹为核心展开的古装剧《那年花开月正圆》,演到后期也变成了所有男人都爱周莹的故事。

似乎在编剧的视角下,表达女性优秀的方式,就仅限于有多少男人喜欢她。

近两年,我们也看到一些打着“独立女性”标签上线的影视剧,可质量却并不那么尽如人意,大多数都有着“挂羊头买狗肉”的嫌疑。

打着聚焦90后青春与成长旗号的《青春斗》,演到最后变成围观四个姑娘“恋爱分手”全过程的循环往复。

改编自日剧的《北京女子图鉴》,说是要讲独立女性陈可的北漂奋斗历程,结果却依旧是大篇幅地靠男人上位,跑偏成“北京爱情故事”

《我的前半生》中马伊琍饰演的“罗子君”,初期以为是从“信奉家庭就是全部”到由小职员重新开始人生奋斗的“绝望主妇”

谁成想看到结尾却变成了抢走闺蜜唐晶男友的“塑料姐妹花”。难道女人一定要靠男人认可、得到男性角色的青睐,才能证明是奋斗成功?

“独立女性”广泛意义上是指在经济、生活、思想上拥有独立人格的女性。

而我们向往的“独立女性”,既不是众星捧月、拥有金手指的玛丽苏大女主,也不是泯灭男性存在意义的偏激女权,而是真正能立足现实、在平凡真实生活中展现女性力量的角色。

她不一定非要多么强大、多么开挂、多么完美,但她一定要有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

9.0高分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里展现的女主“宋乔安”,同样是为人母、为人妻的角色,同样家庭公司两头跑、破事烂事一箩筐。

可她没有像传统电视剧中被扁平化的中年女性那样围着灶台转、满世界打小三,她拥有自己的职业理想,即便与同行的丈夫常常意见相左;她做事雷厉风行又果敢,即便得罪公司大boss也不低眉顺目

当然,她不完美,性格矛盾、易怒、脆弱,行事偏执又偏激。

虽然缺点很多,但我们却能在角色背后,感受到一个当代女性在同时面对职场与家庭双重压力下的力量,感受到那种努力从悲痛中挣扎走出却不得的两难。

这样的角色,是真实的、也是能引人共情的。

她不是开挂的大女主,却鲜活又可信,让人能从角色中或多或少找到自己的影子,寻找到一些砥砺生活前行的力量。

2020年,女性群像戏即将扎堆上线,我们欣喜能有越来越多样的角色展现不同年龄阶段女性的魅力,我们庆幸舆论对中生代女演员的关注终于体现在越来越多的剧本上。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警惕那些可能“挂羊头卖狗肉”、打着独立女性旗号、实则换个剧名兴玛丽苏内核的“伪独立”剧本。

图源@娱乐产业

回到标题,独立女性春天来了吗?

责任编辑:M.

图片协助:诗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