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匡胤拒绝扣押钱俶的建议,赵光义却逼其献土

《三国演义》里谈到赤壁之战前东吴的战和不定时曾经有这么一段描述:“须臾,权起更衣,鲁肃随于权后。权知肃意,乃执肃手而言曰:‘卿欲如何?’肃曰:‘恰才众人所言,深误将军。众人皆可降曹操,惟将军不可降曹操。’权曰:‘何以言之?’肃曰:‘如肃等降操,当以肃还乡党,累官故不失州郡也;将军降操,欲安所归乎?位不过封侯,车不过一乘,骑不过一匹,从不过数人,岂得南面称孤哉!众人之意,各自为己,不可听也。将军宜早定大计。’权叹曰:‘诸人议论,大失孤望。子敬开说大计,正与吾见相同。此天以子敬赐我也!’”其实这就是《庄子·外篇·至乐》里那句“吾安能弃南面王乐”,俗话说宁为鸡头不当凤尾,宁可自己称王称霸也比被兼并后过得顺心。但是宋朝建立后吴越的国君钱俶却被逼着“当凤尾”,这是怎么回事呢?

五代十国又称五代时期,即“朱李石刘郭,梁唐晋汉周。都来十五帝,拨乱五十秋”,这五个朝代依次出现,所以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一般都将这五个朝代当作正统,与之同时存在的几个割据政权一般都是奉五代正朔,这之中就包括钱镠建立的吴越。建隆元年(960年)中原又发生了一次改朝换代,同样是由掌军权的人掀起的,这次的既得利益者是赵匡胤,他建立了宋朝,史称北宋。

钱俶

这时候,僻处江浙的吴越国就该考虑和北宋的邦交了。吴越国的开国之君钱镠在唐朝就已经被封为吴王,后来在五代的改朝换代中也一直奉中原正朔,连称帝都不敢。到了北宋建立,吴越的国王钱俶赶紧想方设法促进两国关系,为此他不仅出兵帮助北宋灭了南唐,甚至亲自前往北宋首都开封进行朝觐。

这时候的钱俶并不知道赵匡胤已经制定了“先南后北,先易后难”的战略,要将南方的割据政权一一消灭,所以他才敢于以身犯险。如果他知道宋朝的这个战略,一定不会前去开封的。钱俶在开封时就差点被赵匡胤扣住。史书记载“吴越钱俶来朝,自宰相以下咸请留俶而取其地,帝不听,遣俶归国”。

后来赵匡胤驾崩,赵光义登基。赵光义的登基千年以来都受到人们质疑,他急于用自己在政治和军事上的成绩证明自己的能力。所以在太平兴国三年(978年),李煜亡国被毒死三年之际,赵光义做了一件事,他用自己的政治压力迫使割据一方的陈洪进“献漳、泉二州,凡得县十四、户十五万一千九百七十八、兵万八千七百二十七”。

北宋统一形势图

本来南方除了自己就是陈洪进,现在陈洪进也投降了,自己岂不是岌岌可危?虽然自己带甲之士过十万,但也压不住宋朝的大军。于是“钱俶乞罢所封吴越国王,及解天下兵马大元帅,并寝书诏不名之命,归其兵甲,求还,不许”。很明显,这是赵光义逼着钱俶做第二个陈洪进。看着陈洪进受封武宁节度使同平章事,其诸子亦得到显要的官职,钱俶这才放下心来纳土归降。“钱俶献其两浙诸州,凡得州十三、军一、县八十六、户五十五万六百八十、兵一十一万五千三十六”。赵光义对他还算可以,封他为淮南国王,并授其弟钱仪、钱信为观察使,其二子为节度使,南方也就此统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