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见南子,环佩声响

早些时候,我很不理解,为何中国在国外建立的国学学校叫“孔子学院”,为何不叫“儒家学院”。在我的思想中,儒家不仅包括孔子的思想,还有历朝历代贤哲的思想,儒家的内涵才更丰富,更能代表国学。

现在,渐渐明白过来,儒家思想,虽是孔子首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的理解不同,也就添加了不同的注解。有些注解,看似合理,实际已经违背了孔子最初的心意,也更有些注解,实在是糟粕之极。

孔子本来的思想,是质朴纯粹的。就像孔子曾经评价诗经的话: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这样质朴的思想,在《诗经》中能看到,在《春秋》中能看到,在《太史公书》中也能看到。之后,在后世的史书中只能看到加了很多注解的儒家思想。

虾米君今天,只从史记中的一段故事,来一窥孔子本原。这个故事就是孔子见南子,南子是春秋时期卫国君主卫灵公的夫人。这个南子夫人,在当时就已经名声在外,当然不是好名声,私通,涉政。

孔子多次去卫国,也多次离开卫国,见南子或者说被南子见的那次,是孔子第二次去卫国。之前他和弟子被困在外,落魄不堪,终于逃到卫国,寄住在蘧(qú)伯玉家。这个蘧伯玉也不是一般人,他是孔子的朋友,很多思想理念也相同,后世有人记述了一个关于他的故事。

故事说,夜晚,卫灵公和夫人南子坐在一起,远远听到有一辆车子行驶的声音传来,这个声音在宫门前就没有了。南子说,这是蘧伯玉坐的车。灵公不解,问为何。南子说:在君主的宫门前下车,路上遇到君主的车礼让,这些行为都是尊敬君主的礼节。真正的君子,不会因为没人看见就不做这些礼节。蘧伯玉是个真正的君子,他不会因为别人看不见就不做这些礼节。灵公派人去问,果然是蘧伯玉。

这个故事先不论真假,只说内容。内容点出来两个人,一个是蘧伯玉,另一个就是南子,一般的君主夫人还在宫斗撕逼的时候,她的注意力却放到了外臣的德行礼仪上。对于外臣的事务的关心,也让她注意到了寄居在蘧伯玉家里的孔子。于是又了下面这一段,这一段是古文,不想读的可以直接跳过。

《史记》载:灵公夫人有南子者,使人谓孔子曰:“四方之君子不辱欲与寡君为兄弟者,必见寡小君,寡小君原见。”孔子辞谢,不得已而见之。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珮玉声璆然。孔子曰:“吾乡为弗见,见之礼答焉。”子路不说。孔子矢之曰:“予所不者,天厌之!天厌之!”

卫灵公有个叫南子的夫人,派人对孔子说:“各地有君子德行,想和我们君上建立像兄弟般友好关系的人,必定来会见我们的夫人,我们夫人愿意见你。”孔子推辞不见,但推不掉不得不去见。

南子坐在帷帐里面,孔子进门后,面北跪拜行礼,南子在帷帐中跪拜回礼,从帷帐中传出环佩玉饰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响。

出来后,孔子说:我本来不想见,不得已去见,就礼节性的见了面。(听到这话)子路很不高兴。(于是)孔子发誓说:我要是有见不得人的事情,天打雷劈!天打雷劈啊!

什么是春秋笔法,就是有些事情不会也没法写的太详细,但是会在记载中留下痕迹。正常来说,记载一次正式的会见,会有一些会见的对话记载上。但这次会见,没有任何对话被记载,却记载了一个画面,记载了一个声音......这种记载,就是故意给人想象空间。

那我们不妨想象一下,这段话中有三个关键点,一,环佩声响,二,子路不悦,三,孔子从一开始的不愿见,到见完之后两次解释。

世界上没有人不喜欢美的事物,对于直男来说,不见得一定要占有,但见到美女总是心情愉悦的。特别是不仅美丽,还有气质,对自己而言有独特吸引力的美女。见到这种美女后表现出来的那种兴奋和愉悦的神情是很难掩饰的。环佩声响,怦然心动。

一般来说,跟人见面,不需要做什么解释,就算有人问起,像孔子那样解释,也很平常。但不平常的是“子路不悦”。子路是个正直的人,他为何不悦?因为孔子的神情让人诧异,但他的解释却显得太过敷衍,这会让人感觉他在撒谎,认为他隐瞒了什么。

没想到啊,一向稳定大气,面对所有问题都淡定从容的孔子,会这样去向弟子们解释:我要是有见不得人的事情,天打雷劈!天打雷劈啊!

太史公的厉害之处,就在这里,短短百十字,就把一个鲜活的孔子,展现出来。这段故事的后续是,孔子感叹: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遂离卫。对孔子而言,这段故事,就像孔子所编订的《诗经》中那些美好感情一样,是一段美好的记忆。但也仅止于此,发乎情,止乎礼

我是虾米君L,喜欢历史,喜欢文学,喜欢分享自己的认识和观点,欢迎订阅,欢迎评论,欢迎指正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