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政府入股红土航空,还有哪些航企待价而沽

又一家民营航空公司获得了地方政府的注资。

最新的工商登记显示,红土航空的注册资本已从9.8亿增加到16.74亿,并且湖南省新兴产业股权投资引导基金成为红土航空的二股东,持股26%。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这家2018年12月29日才成立的基金的最终控制人,是湖南省人民政府。

在此之前,已经有多家民营航空接受了地方政府或国有资本的注资,而据记者了解,还有多家国内航司正在待价而沽。

从云南到湖南

红土航空于2014年初发起,注册资本6亿元人民币,2015年4月获得民航局筹建许可,2016年4月获颁公共航空运输企业经营许可证,次月获颁航空承运人运行合格证,并作为昆明长水机场的第6家基地航空,开始正式载客运营。

与近年成立的大部分航空公司一样,云南红土航空也是纯民营资本背景,股权比较分散,所有股东均没有航空公司从业经验,最沾边的是做机票代理,包括云南户户通网络科技(股权占比10%)、云南德丰物流(股权10%)、昆明长青融资担保(股权30%)、云南明通物流(股权10%)、昆明东云航空票务代理(股权10%)、昆明德本商贸(股权10%)和自然人唐龙成(股权20%)。

红土航空于2015年获得局方筹建许可,并如愿在民航局新建公司审批关门前拿到准生证,可谓时运不错,但之后由于经历股东纷争,发展之路并不顺畅。

2017年,同程入股红土航空,红土航空成为国内首家OTA控股的公司,随后,红土航空引进了民航专业高管团队,logo标识、喷涂以及员工制服也都进行了更换。

据记者了解,同程进入红土后,新的股东仍在为红土寻找战略投资者,华侨城也一度成为洽谈方之一。

最终,湖南政府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进入,成为红土航空的二股东,而同程通过两家公司合计持股红土航空51%,仍为红土航空的第一大股东。

红土航空的官网显示,公司目前拥有12架飞机,计划至2022年末在册飞机数量达到30-50架,开通50余条国内、国际航线。至2027年,发展成为拥有百架飞机的中型航空公司。

而对于湖南来说,除了有22架机队规模的南航湖南分公司,一直没有自己的本土航空,而湖南周边省份很多都成立了本土航空公司。

“近年来,一方面是为了提升安全运行水平,航空公司业准入关门,几乎没有新公司出生,另一方面为了发展地方经济,很多地方政府都想要有自己的航空公司,”民航业内人士林智杰对记者指出,所以“壳资源”越来越值钱,多家小型航司都在考虑易主和搬家。

不过据记者了解,目前红土航空除了主运营基地云南,还在江苏设立了运行基地,但在湖南还没有基地或者运力投放,预计湖南入股后,红土在运营方向层面也会有更多变化的可能。

更多航司待价而沽

在红土航空之前,国内第一家飞上天空的民营航空奥凯航空,母公司层面已经有了央企华电集团和香港上市的房地产企业远洋集团介入。

而奥凯曾持股的幸福航空,已经完成了控股权的转让,变身国资控股,来自西安的国资联合体西安航空航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是幸福奥凯的控股股东,持股65%。

回看2004年到2006年那一轮飞上天空的民营航空公司,除了基地位于上海、已经上市的春秋航空和吉祥航空,东星航空、翡翠航空已经注销,鹰联航空则早已由国资控股,变身成都航空。

随后,海航系的乌鲁木齐航空和首都航空,也陆续宣布将获乌鲁木齐政府和北京国资企业首旅集团的增资,将变身国资控股。不过据记者了解,由于签署的都是框架协议,之后还需协商价格和债务等一系列工作,目前乌航和首航都还没有获得“真金白银”的增资。

事实上除海南航空(600221)以外的海航旗下航空公司(包括天津航空,祥鹏航空,西部航空,北部湾航空,金鹏航空等),都在寻求类似的模式,与相关地方政府洽谈之中。

此外,青岛航空的大股东南山集团,也有意出售青岛航空的控股权,甚至打包出售南山集团旗下的航空板块资产。

“近年来多家航空公司易主,主要由于民航业是一个资源壁垒和规模壁垒双高的行业,对于中小航司来说,资源不足、规模有限,运营压力大、要想赚钱并不容易,而一旦等来进入油价高、汇率贬或是市场需求乏力的下行周期,兼并重组也将是发展的必然。”民航业内人士林智杰对记者指出,最近的并购重组既有航司自身不赚钱的原因,也有股东缺钱的考虑,如果此轮经济行情持续,可能会有更多的航司主动参与或被动参与此轮并购重组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