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心如,我要快乐

记者问林心如,为什么要去亲爱的客栈,她说,想让女儿称赞自己,“妈妈好厉害”,听起来很有决心,结果才过了两天,林心如就泄气了,打电话诉苦,“好累,扫马桶,洗地铺床,什么都要做”。

看她生无可恋的表情,像不像小燕子被关进翰轩棋社的样子。

寝室里,继续不顾镜头的抱怨,“我的要求不高,别让我太累,我没有那么想要竞争,我不追求结果,顾客开心,老板开心,我也要开心”,重点在后面五个字,我也要开心。

我承认,这一季客栈有点手忙脚乱,给客人烤鸡,吴磊把头发都烧了,为了赚钱,阚清子被骂是黑心导游,饿到什么程度,李兰迪说,“客人剩下的菜,是我这两天吃得最好的东西”。

忙不忙,忙,累不累,非常累。

但这就是游戏规则,既然你选择接了这种经营类的节目,就应该要完成工作,按照林心如的口气是,“我真没想到来这边是这样的情况”,感觉就是在讨伐节目组忽悠她来的。

舒淇开玩笑说,自己也是被赵薇忽悠去的中餐厅,赵薇说这里人少,只用喝红酒吃火腿,结果干活手都变粗了。

但舒淇很快就适应,洗碗,点餐,一天炒五锅炒饭,手指划破了也不吭气,创可贴一包继续工作,脸上过敏,也不休息,戴个墨镜继续干活,做一锅鸡腿,没客人点餐,一个人在厨房里失望。

但是反观舒淇的闺蜜林心如。

按照排名优先选择服务的房间,林心如排名第二,按理是可以选到一个大的,赚钱多的房间,但她却选了一个最小的房间,然后学习服务的技能,李兰迪一个小妹妹都选了烤鸡叉鱼,林心如选了相对轻松的欢迎饮料和甜点。

刘涛带他们参观客栈,给他们介绍项目,林心如一直在打岔。

刘涛说,“如果客人想在黄河边用餐我们也要服务”,林心如说,“我们做不到可以找人帮忙吗”,刘涛说,“这里是吧台”,林心如说,“可以喝咖啡了”,刘涛说,“我们要负责客人的早餐”,林心如说,“我们只负责早餐吗”。

刘涛一个白眼差点翻出来,“我们要负责的多了去了”。

做PPT,不会,画图,不会。

刘涛发布任务,需要把房间的建构画出来,林心如说,“我不会画图怎么办”,刘涛说,“我只是提需求,我不负责找答案”,林心如找答案的方式是什么,借李兰迪画好的来抄。

做房间的清洁也是。

两个小时,地没有吸,蚊虫没有处理,唯一叠好的被子,也是皱巴巴的。

林心如其实是有优势的。

她带小孩,在做早饭这一块还是有经验的,第一次测评,熬的粥刘涛给了她七分,然后带客,她的气质是舒服的,漂亮,举止大方,又得体,也细心,刘涛给她打出了八分,然后叠被子,刘涛夸她,“很有女人味”。

就是她是有长处的,做起来是能够做好的,但她就是不愿意走出舒适区,重新发现自己。

阚清子也懒,她一直说自己没有胜负心,但是有客人点名要她服务的时候,她高兴到跳起来,剩下的李兰迪焦虑说,“什么时候才选到我啊”,林心如却说,“我觉得挺好的,可以多休息一点”。

休息也就休息,偷懒也就偷懒,但林心如有一句话说得不是很舒服,“我不是说倚老卖老,但弟弟妹妹愿意让我一些,我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毕竟我的资历在,洗澡让我先洗也没什么”。

阚清子在旁边有点尴尬,“应该的应该的”。

要我说,林心如参加什么综艺,都不该参加经营类的综艺。

主要的原因是,她根本就没有生活经验,她28岁去纽约留学的时候,连微波炉都不会用,她说,“按五下就停掉,想说微波炉是不是坏掉了”,洗衣机也不会用,还要找别人教她。

28岁都不会用,是因为28岁之前是别人在帮她用。

林心如家庭条件不错,小康家庭,爸爸是商人,妈妈是家庭主妇,她是长女,下面有两个弟弟,可能因为是唯一的女儿,所以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虽然她父母中间离过婚,但她说,父亲对她的爱一点都没少。

从小到大,她都是在宠爱中长大。

读书,是班长,选班长的条件是,“谁漂亮就让谁当”,男生喜欢他,一天可以收十几封情书,女生羡慕她,小学毕业,妈妈就带她去日本迪士尼玩,罗志祥感叹,这是多少小孩的梦想。

颜值高,有钱,学习又好,而且运气也是不得了。

17岁,林心如就被选中去做模特,18岁,就能和郭富城合拍广告,19岁,和金城武林志颖拍了电影,然后到21岁,就拍到了琼瑶的紫薇,小S说她,“是在大陆最赚钱的台湾演员”。

这么顺遂的人生,林心如当然感受不到未来的压力和外面的残酷。

同为姐妹的小燕子赵薇能做到现在的位置,做红酒生意,去考导演系,然后做自己品牌的节目,她很清晰的知道,小燕子这个标签只是自己的优势,要把优势变成胜势才是关键。

但林心如,好像没有事业心,也没有计划,按照她的说法,“自己是被推动地往前走”。

做工作室,也是无奈之举,她说,“不想再被挑选”。

林心如上客栈,有文章就写,十年前刘涛还在《大理公主》里演林心如的丫鬟,没想到现在林心如要看刘涛的脸色,但刘涛确实很拼,王珂发微信关心她,早饭没吃午饭没吃,一看时间,都下午三点了。

又做员工培训,又自己学经营,又要管理,社交,执行,谈判,哪样不操心呢。

但林心如不想要操心,她要的是开心。

喜欢买包,是LV的忠实爱好者,去陈意涵家里做客,镜头一切,就是一个LV,然后大包打开,里面的配件也有许多LV的盒子,去一个城市就要找到那里的LV,然后去看看他们有什么款。

林熙蕾说,他们聊天的话题几乎都是围绕包。

喜欢喝酒,玩得很开,最高纪录是4个人喝了11瓶红酒,平均一个人接近3瓶。

可怕的一次是她有一次醉酒回家,然后半夜就想起来喝水,迷糊之间就凭借惯性去找水喝,结果直接把下巴摔出血,一开灯,地上一摊血,半夜三更打给经纪人去找医院,缝针。

然后是颜值控,小燕姐说,我其实想劝你不要找帅哥的,但没想到还是被你找到了霍建华。

不止是男朋友要帅哥,就连找男主角都要找帅哥,“我觉得就是要颜值高,电视剧就是拍给广大妇女看的,大家就是喜欢看俊男美女啊,有时候脱脱衣服什么的,赏心悦目很重要”。

她说的不是电视剧,说的是偶像剧。

或者说,林心如自己就还是活在偶像剧,依然以为自己是那个被捧在手心的大家闺秀,鲁豫问她,“如果没进演艺圈会在干什么”,她说,“每天当贵太太喝下午茶,推一个很漂亮的婴儿车,跟大家话家常,走啦回家咯”。

鲁豫问,“这是谁跟你灌输的吗”,林心如说,“这是小时候的梦想”。

我其实很理解林心如的阔太梦想,因为被保护的太好,又太顺利,所以有一种优越感,觉得一切都是顺理成章的事,包括她说她读书的时候偷吃同学的鸡腿,我会觉得这只是公主的任性。

但,当粉红泡沫被刺破的时候,她是比常人更难以接受,和易碎的,她形容中餐厅的工作为“打工”。

经历过苦日子的马天宇,也累,但这算什么啊,林心如就不太接受得了,哭,控诉,“我也要快乐”。

鲁豫让林心如对将来的自己说一句话,她说,“我现在这么辛苦,就是为了以后能享受果实”,鲁豫说,“你现在其实也可以了,只是你不能够放下而已”,可以放下,但她还是怕,因为这一放下,就或许意味着阔太的日子到头了,快乐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