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的《大约在冬季》,能否打动00后的年轻人?

作者 | 珊迪

编辑 | 猫叔

“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

没有我的岁月里,你要保重你自己

你问我何时归故里,我也轻声地问自己

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

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

20世纪80年代末,齐秦的这首《大约在冬季》唱出对当时女友王祖贤的情意与思念,21世纪10年代的最后一个冬天,饶雪漫2018年出版的作品《大约在冬季》的同名电影将于明日(11月15日)上映。

影片《大约在冬季》请到了齐秦客串,曾经的书模马思纯为主演,这样的搭配不禁让许多网友感慨“饶雪漫是左手追星右手造星的赢家”。

跨越30多年,《大约在冬季》依旧能唱响一代人的青春记忆,“青春疼痛文学”教母饶雪漫的改编作品还能受到热烈追捧吗?

“青春疼痛”追星:“齐秦是我偶像,我要给我偶像拍部电影”

1992年,17岁的饶雪漫在家乡四川自贡热烈地喜欢着偶像齐秦,甚至为去看齐秦的演唱会,而逃掉期末考试。

她还给齐秦写了一封信,托人送了过去,没想到居然收到了齐秦回赠的礼物。

后来,饶雪漫与齐秦在工作中熟识、合作,为其新歌作词,并促成了《大约在冬季》这个经典歌曲IP影视化。

2015年,齐秦在光线影业遇到了作家饶雪漫,与她商议如何将那首经典歌曲《大约在冬季》影视化,一首歌扩充为一部电影让两人有些无处着手,直到2017年饶雪漫以这首歌为灵感,创作了同名小说,就这样为偶像写了一本书。“把一首单纯的歌,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故事”,仅用了1个月的时间。

2018年《大约在冬季》出版,打动了包括马思纯、林心如等在内的一众明星,更是看哭了偶像齐秦,在新书首发现场,他讲到“我觉得就是那种笔触,将笔下的人物变得鲜活起来。那种对于情感非常细微的描述,真的让我非常感动。”

不仅如此,齐秦还为这本书作序“人生萍水相逢,变幻莫测,你不知道下一秒会遇到什么人,和他发生什么样的故事,但不管是谁,相信曾经付出过的真心都不会被辜负。”

同年,电影版《大约在冬季》就紧锣密鼓筹备了起来,书中那段横跨两代人、三座城的爱情由霍建华、马思纯等人演绎,齐秦在电影中客串了自己,“追星楷模”饶雪漫为偶像拍一部电影的愿望也实现了。

这个30多年前的IP,不再仅仅是一首伤感情歌,而是变成了一部“青春疼痛文学”作品,进而成为一部即将登上大银幕的爱情电影。

“青春疼痛”造星:从书模到IP影视化

2004年因处女作《小妖的金色城堡》成名的饶雪漫,共出版了60多部小说。因其创作的故事总浸透着哀伤,直面青春的伤痛和泪水,被读者们称为“青春疼痛文学教母”“文坛后妈”“文字女巫”。

在那个还未受到移动互联网猛烈冲击的年代,饶雪漫的青春小说倍受追捧,而书籍封面上青春靓丽的模特,亦装点了少男少女们的梦。

值得注意的是,《大约在冬季》的女主角马思纯,曾是饶雪漫大热小说《酸甜》的书模,也曾出演饶雪漫另一部青春片《左耳》。

这位“青春疼痛文学教母”的造星链,从书籍封面模特绵延至影视化作品。

有不少明星为饶雪漫出版的小说当过封面模特。林更新曾为《左耳》《秘果》做过书模;《离歌》的书模为陈意涵、王子文和邓莎;《手信》的书模为吴昕;《雀斑》的书模为吴倩;《校服的裙摆》的书模为蒋梦婕,去年因《延禧攻略》大火的吴谨言也曾做过《胆小鬼》的书模。

“当过饶雪漫书模的人都爆红,她不去做经纪人可惜了。”有粉丝这样评论。

不光只有小说封面,饶雪漫被影视化的作品,亦成为了热门IP。2015年的一部《左耳》,以4.85亿的票房成为当年成绩最好的青春片之一,影片中的陈都灵、马思纯、欧豪等一票90后新人演员也获得行业注目。

此后被影视化的《沙漏》《秘果》等作品,均成为了青年演员的摇篮。就连金像奖最佳女主角春夏,也曾向饶雪漫写过自荐信。

“青春疼痛”复兴:仍需探讨

以安妮宝贝、郭敬明、饶雪漫等等作家的作品为代表的青春疼痛文学,曾令无数少男少女涕泗横流,在媒介的变化中经历了崛起到式微,但又倚靠曾经引人痛苦共情的文字而改编的影视剧重新焕发生命力。小成本大回报的青春片,让这些作家们成为了编剧、导演,成为了拿着青春疼痛贩卖的商人。

庞大的粉丝基础和投资者的青睐,是青春疼痛文学依然活跃的重要法宝。赵又廷、杨子珊主演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收获了7.19亿票房,饶雪漫的《左耳》收获了4.85亿票房,《悲伤逆流成河》因突出了校园暴力的元素,收获了3.57亿票房,还让原版小说一跃成为郭敬明导演口中“国内第一部严肃讨论校园暴力的小说”。

但在猫影文娱(ID:maoyingtv)看来,一些小说在影视化的过程中,做好了功课,在票房和口碑上都获得了观众的认可,但是还有更多的改编作品,是借以原有IP的影响了,输出着不适用于现代的价值观念。

30年前的《大约在冬季》能否打动00后的年轻人?

好像不能。许多网友表示,《大约在冬季》中包含了很多俗套的情节和台词,有很多狗血桥段难以接受。

豆瓣网友评论:“说实话我觉得这部电影更像是渣男和渣女的故事。男主角有陪着他艰难的女朋友结果劈腿喜欢上女大学生,女大学生这么多年也一直把好友当备胎。”

这场虐恋爱情中,男主角对女主角说着“有些人见三百次都没用,有些人见三次就足够了”开始了这段虐恋。后来故事中二人关于“等得起”和“给不给得起”进行了大讨论,最后在后代少男少女齐声读着父辈们的书信中升华,“请你记得,我们深深相爱的时光,因为那是我们一生中,最最美好的回忆。”

这些都被网友称为“国产青春灾难式文本的典型体现”。

爱当然没有错,但怎么爱,告诉观众如何爱,才是重要的。

马思纯在影片中问“怎么才能真正忘记一个人啊。”

饶雪漫在2018年的采访中曾回答过,“你就当他死了。”

在书中传达完自己想传达的“这世界所有的死别都好过生离”后,她说,“别像小说里那样谈恋爱。”

这个好像没体现地很明显吧。

幽幽怨怨、迷失怅惘的少男少女们成长了,那个写出“没有人永远十七岁,但永远有人十七岁”的饶雪漫也应该意识到,不是所有的十七岁都是一样的,都可以像她一样翘掉期末考试去看演唱会,然后在演唱会上来一场一见钟情说着“狼虎之词”的恋爱。

没有人会一直虐恋,但总有人上演虐恋,青春疼痛文学的内核不变的话又该如何让年轻人追捧得起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