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林冲,梁山还潜伏一位高手,是宋江的心腹大患

从晁盖中箭身亡开始,林冲就拿出梁山元老的姿态,力挺宋江上位。原著道“香花灯烛,林冲为首,与众等请出宋公明在聚义厅上坐定。林冲开话道,哥哥听禀,家一日不可无主,晁头领是归天去了,山寨中事业,岂可无主?四海之内,皆闻哥哥大名,来日吉日良辰,请哥哥为山寨之主,诸人拱听号令”,林冲投诚示好,奈何宋江对王伦之死心有余悸,故而反手就来了次排位调整,直接把林冲踢出核心圈,由此一蹶不振。

宋江一直小心翼翼的防备遏制着林冲,然而梁山卧虎藏龙,他的心腹大患,另有他人。在晁盖还是晁保正,宋江还是宋押司时,江湖上名气最大的牛人当属小旋风柴进,正所谓“累代金枝玉叶,先朝凤子龙孙。丹书铁券护家门,万里招贤名振”,这点宋押司是没法相较的。故而,当宋江宰了阎婆惜仓皇逃命到柴家庄时,柴进道“兄长放心。便杀了朝廷的命官,劫了府库的财物,柴进也敢藏在庄里”,这底气,梁山好汉仅此一位。

虽然来头大,但柴进对宋江却不薄,“柴大官人见了宋江,拜在地下,口里说道,昨夜灯花,今日鹊噪,不想却是贵兄降临,满脸堆下笑来。宋江见柴进接得意重,心里甚喜”。从这里也能看出,柴进笼络人心有一套。但是上了梁山之后,宋江的心态发生变化,因为这梁山说起来要算柴进的产业,王伦当初在水泊梁山聚集人马时,用的就是柴进的钱,而且柴进也把招揽到的好汉传送到梁山,诸如林冲。柴进这元老大股东不吭声,宋江心里却不能没数。

再者,柴进这个大周嫡派子孙可不是个无欲无求的人,别看他整天飞鹰走马,实则有很大的野心,否则他也不会招揽江湖好汉。柴进本意是以梁山为大本营,拉起一竿子人马,叫板赵宋。就像李密窥探大隋,而火并翟让先取瓦岗一样,柴进也可以火并宋江,取回他的地盘。宋江心里没数,但书生吴用可不是摆设,这里面的道道他比谁都清楚,所以如果不招安,梁山内部一定会开火,而柴进,必然被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