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元买赵忠祥祝福?不,可能只要1999元

文|张娜

编辑|江宇琦

如果有这么一个平台,只要在上面花费几千到十几万元不等,就能收获到喜欢的明星亲自为你录制的祝福视频,你会不会因此心动而下单?

不久前,有媒体爆出消息,称央视前主持人赵忠祥售卖字画,且花费4000元就能和本人合影,如果加钱还可以为个人或企业录制祝福视频。这一消息随后便遭到了赵忠祥的否认,他表示“为友人题字,为参展写字,是我生活中有趣的一小部分”,不过只字未提收钱见面录制祝福视频的问题。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日前,关于可以在一款名为“wishR”的平台上,购买赵忠祥“祝福”的截图又再度在网上流传开来。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登陆这款App后发现,在这个平台上售卖祝福的名人,从演员何晟铭到主持人董浩叔叔,从相声演员姜昆到歌唱家蒋大为,从笑星乔杉到网络红人穆雅澜……很多在娱乐圈里熟悉的面孔,都赫然在列。

wishR平台截图

平台资料显示,这些祝福的售价都在几千元到十几万元不等,只要填写相关的个人信息和视频要求,就可以获得一个由明星亲口录制的定制版祝福视频。而在多个明星的“个人界面”里,也能看到他们为不同企业、个人录制的祝福和宣传视频。

一位了解相关内幕的人士告诉毒眸,录制祝福视频在娱乐圈里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国外早就有比较成熟的交易平台,而国内的网络平台上也存在着一条明星通过录制视频进行收费的产业链。但在此之前,国内更多的是散落在各大短视频平台、淘宝等上比较“隐秘”的生意,只有知道渠道的人才能购买。

如今明星们的祝福,在公开渠道上明码标价售卖,的确大大减少了一定的灰色空间,让这门生意能够很大程度上得到管理和规范,从而为其成熟化、规模化提供了环境。但另一方面,相较于国外比较成熟的同类型平台,现如今国内的很多相关生意却仍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

被标出价格的明星

“大家好,我是赵忠祥,在这里祝XX名酒大卖。”

打开wishR后,站在第一个推荐位的正是笑容可掬的赵忠祥。和之前被曝光需要4000元才能见面不同,普通用户在这个平台上只用花1999元,就可以得到一份来自于赵忠祥录制的祝福视频。在其个人页面里,还能够看到他为其他几个产品以及个人送出的“生意兴隆”和“生日快乐”的祝福示例。

而据毒眸不完全统计,目前在该平台上显示“可定制祝福”的明星,多达200余人,其中既包括阎维文、齐秦、姜昆、斯琴高娃、马德华、葛优等老牌明星,也包括乔杉等正当红的名人与一些新晋网红,甚至还能够提供布兰登 霍华德、达西 多纳文等海外明星的祝福,可谓是星光熠熠。

“其实所有的艺人我们都可以联系的到。”毒眸以咨询祝福视频事宜为由,联系到了该平台的客服,被告知即使要找吴亦凡或者鹿晗入驻,他们也会有渠道进行沟通。

而之所以选择与老牌艺人或网红进行长期合作,是因为对方给出的价格相对较低,又对录制祝福这一行为的接受程度比较高。但也并非所有在列明星都可以随意购买,客服举例说,像葛优这种大牌,则必须先拿着具体的内容先去询问,而录不录的最终决定权都是攥在明星手中。

wishR上葛优的祝福购买页面

“无非就是名气大的挂价格高一点,名气小的就调低,否则挂得高没有人买,相当于白挂了。”在他们自己看来,某种程度上平台只是承担了一种类似于中介的角色,用户只需提供一个三十字以内的拍摄需求和文案,平台会拿着需求去和明星或者工作室沟通细节。

除了平台沟通,艺人也可以自行选择入驻平台,并且入驻门槛极低。按照客服的介绍,明星团队只需要在入驻窗口填写个人信息即可,或者直接与客服联系申请入驻。而当毒眸问及价格标准和分成问题时,客服直接表示不方便透露具体数字,平台只会给予一个底价,基本上都是由明星自己去确定最终的价格

入驻门槛极低

“真的会有人买吗?”毒眸发出了这样疑问后,平台同样没有给出一个准确的数字回复,只是说这个刚刚出现不足四个月的产品,订单量已经处于规划里的饱和状态了。

实际上,此类生意并不是wishR独创而来。在此之前,早在2017年,欧美地区就有一款名叫Cameo的软件走红,主要针对的就是明星有偿录制祝福视频这一业务。截至目前,Cameo拥有18000位名人入驻,涵盖了前NBA球星丹尼斯 罗德曼、在美剧《越狱》里露过脸的威廉 菲德内尔、以及特朗普的前妻玛拉 梅普尔斯等各界名人,并且价格也只需要几十美元到几百美元不等。

虽然常会有人吐槽这种模式“毫无意义”,但事实却是,截至到2018年12月底,Cameo已经制作过了超过30万个视频。不同于国内wishR平台在面对分成问题时表现出“不可说”的微妙态度,Cameo已经公开表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于每笔交易中削减25%的分成,这一比例远低于YouTube与创作者的45%的广告收入分成。目前,Cameo已经完成了5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估值也超过了3亿美元。

或许是受到这类产品的启发,在wishR平台出现之前,国内其实就有很多人敏锐地嗅到录制祝福视频的商机了。近几年里最先走红的,是在淘宝上出现了“非洲小朋友举牌送祝福”的商品,每次花费单价从10元至200元不等,就可以看到一群热情活泼的非洲小孩,举着牌子用别扭的中文朝你喊话。

闲鱼上出售的赵忠祥祝福视频服务

祝福背后的“陷阱”

面对明星送祝福背后的巨大经济利益诱惑,某粉丝平台的网站负责人告诉毒眸,早在wishR等平台出现之前,国内就有人提出过想要复制Cameo模式的想法,意图将明星录制视频的商业形式进行正式推广。但光在调研时期,所遇到问题就接连不断,以至于最后不得不放弃。

首当其冲的问题,即在于和艺人做过初步沟通时,往往很难进行推进。该负责人认为,由于目前国内艺人合作的价格一般都是针对项目做出不同的调整,所以“他们不会允许自己像商品一样在App里被明码标价”,担心影响到其他合作。

此外,在娱乐圈里“明星价格依然是一个比较隐晦的事情”。这位负责人表示,一般稍有名气的艺人不会把自己的价格直接对外,也会觉得出售视频是一种“掉档次”的做法。因此想要推广这一模式的难点就在于,只能针对一些二三线或者“过气”的明星,并不能涵盖所有的娱乐圈资源。

除了不愿意过度消耗名气之外,很多艺人也会担心出现言论安全问题。即使有了3年运营经验的Cameo平台,也曾经出现过关于内容审核的危机。比如,Cameo曾因平台出现种族歧视言论而陷入了风波当中,对此Cameo创始人也承认,作为一家年轻的公司,“我们还不是很规范”。

Cameo平台上的名人们

同样的问题,国内明星其实也需要提防。在各大平台上搜索到的企业类祝福片段里,被提及的企业和产品鱼龙混杂,卖白酒的、开培训班的、办美容院的,应有尽有。但在申请页面里,毒眸并没有发现任何需要公司提交营业执照、质检证明书等提示。根据wishR客服的介绍,平台会将视频里的口播文案直接递交给明星,可平台和明星方是否会对企业进行审核,便无从知晓了。

在此情况下,一旦产品本身出现了问题,艺人是否要承担责任?

民博律师事务所的娱乐法专家胡占全律师告诉毒眸,这种合作模式其实存在两种可能的情况:当明星对用户进行个人的祝福寄语时,只是种合同的方式,一个等价有偿的正常形态;但当合作针对企业时,由于明星具备名人效应,所以实际上是在用一种泛广告语言、一种积极陈述的行为,来暗示或者明示外界这个产品应该得到广泛推广,实质上就是一种广告代言的行为

“与产品同框”送祝福

换句话说,如果单纯是明星为粉丝送出美好祝福,便属于正常的泛娱乐化粉丝经济,不存在太多风险;但涉及为企业推广,明星则必须承担起相应的责任。胡律师表示,如果出现为三无产品或者皮包公司进行宣传的话,按照《广告法》第六十二条规定,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者未接受过的服务作推荐、证明的,广告代言人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二倍以下的罚款

而除了明星入驻平台、售卖祝福时需要格外谨慎,受众在选择此类服务时也需要多加注意。毒眸在针对现在网络上已有的一些明星送祝福业务,联系了多位明星或其工作室,截至发稿前收到了乔杉工作室和罗家英给予的“否认”回复,称不存在此类合作。而上述粉丝平台的负责人也告诉毒眸,早先他们曾就类似业务咨询过多位明星,也被告知并未承接过此类服务。

因此想要真正将明星祝福做成一门生意,规范化的运作和合理的监管是必不可少的。在这一环上,国内的相关渠道还需要进一步完善。至于如何说服更多的明星入驻,Cameo其实早就已经想出了好办法:通过专门开设的慈善区吸引一些比较大牌的艺人入驻,将所得金额的一部分用于慈善事业。此举既可以拉来更多的粉丝关注,同时也可以用慈善外衣,让一些明星更心安理得地接受这种合作。

也正因为有合理化的可能,以及确实有这样的市场需求,所以在胡律师看来,即便存在有打擦边球的嫌疑,但互联网发展至今,这种广告形态的发展还是会越来越多被关注到。一位相关的业内人士也告诉毒眸,明星祝福视频想合理运行起来,还有很多问题亟待解决,“但也已经是一种趋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