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低部分基础设施投资项目资本金比例,意味着什么?

11月13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完善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资本金制度,做到有保有控、区别对待,促进有效投资和加强风险防范有机结合。

什么是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资本金制度?这项制度是优化投资结构、深化投资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手段,建立于1996年。当年印发的《国务院关于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试行资本金制度的通知》指出,“从1996年开始,对各种经营性投资项目,包括国有单位的基本建设、技术改造、房地产开发项目和集体投资项目,试行资本金制度,投资项目必须首先落实资本金才能进行建设”,并根据不同行业和项目的经济效益等因素,确定了投资项目资本金占总投资的最低比例。

此后,在2004年、2009年、2015年,国务院分别对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进行过调整,在当时的背景下,对于加强宏观调控,保持国民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起到了积极效果。

记者从当前实施的《国务院关于调整和完善固定资产投资项目资本金制度的通知》(国发〔2015〕51号)了解到,在城市和交通基础设施项目,城市轨道交通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为20%,港口、沿海及内河航运、机场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为25%,铁路、公路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为20%。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主要是降低了部分基础设施项目最低资本金比例,将港口、沿海及内河航运项目资本金最低比例由25%降至20%。

对补短板的公路、铁路、城建、物流、生态环保、社会民生等方面基础设施项目,在投资回报机制明确、收益可靠、风险可控前提下,可适当降低资本金最低比例,下调幅度不超过5个百分点。这主要是考虑到项目回报水平、收益覆盖债务融资的能力各有差异,有些项目建成后收益好、偿债能力强,在政策上允许金融机构有一些灵活性。

这也意味着,铁路、公路等基础设施项目的最低资本金比例,有可能降至15%左右。

国务院常务会议还决定,基础设施领域和其他国家鼓励发展的行业项目,可通过发行权益型、股权类金融工具筹措资本金,但不得超过项目资本金总额的50%。地方政府可统筹使用财政资金筹集项目资本金。

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是做好投资工作的重要前提。为此,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了四个“不得”,强调要严格规范管理,强化风险防范——项目借贷资金和不合规的股东借款、“名股实债”等不得作为项目资本金,筹措资本金不得违规增加地方政府隐性债务,不得违反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相关要求,不得拖欠工程款。

合理有效投资不仅仅是推动当前经济增长的动力之一,更是决定未来供给结构和经济结构、提升中长期经济发展潜力的关键因素。基础设施是未来我国补短板的重要领域,具有很大的发展潜力。从数据来看,目前我国人均基础设施存量水平明显低于发达国家,仅相当于其20%-30%,在民生领域、区域发展方面,也还有大量的基础设施投资需求。

今年以来,党中央对做好“六稳”工作、促进有效投资、加大基础设施补短板力度提出了明确的部署和要求。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创新项目融资方式,适当降低基础设施等项目资本金比例”。

据了解,为做好这项工作,进一步提升政策的有效性和针对性,今年以来,国家发改委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工作,广泛听取各方面的意见。

记者从国家发改委官方网站了解到,6月6日,国家发改委召开座谈会,听取有关方面对完善投资项目资本金制度、改进项目资本金管理、更好发挥项目资本金作用的意见建议。各参会单位表示,项目资本金制度对于宏观经济调控、防范金融风险、优化产业投资结构等具有重要作用,同时项目资本金制度在实际执行中涉及各方市场主体,因此完善项目资本金制度应当在实现政策目标的基础上兼顾各方利益和关切。建议进一步明确项目资本金制度的适用范围、资金认定标准、比例设定以及后续资金管理等问题。

6月2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司赴信永中和会计师事务所开展专题调研,听取对完善投资项目资本金制度的意见建议。参会人员重点从会计角度围绕项目资本金的适用范围、现行政策背景下的认定标准以及后续管理等热点问题提出意见建议。

受益于“稳增长”各项政策的落地见效,今年以来,我国基础设施投资平稳增长。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1-10月份,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4.2%,增速比前三季度回落0.3个百分点,比上半年和去年全年分别加快0.1和0.4个百分点。其中,铁路运输业投资增长5.9%,道路运输业投资增长8.1%,信息传输业投资增长12.2%,生态保护和环境治理业投资增长37.4%。

此次降低部分基础设施投资项目资本金比例,又将对投资和经济发展产生什么影响?

专家认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和国务院决策部署,通过适当调整资本金比例,有利于发挥项目资本金制度的引导作用,有利于调动各方的积极性,也有利于促进产业结构调整优化,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