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电影,是齐秦对王祖贤晚来的告白还是复仇?

在电影里,我们总能看到齐秦与王祖贤恋爱轴中关键时间节点和事件的影子。《大约在冬季》这首歌,本来就是齐秦和王祖贤分隔两地,因为思念女友而写下的温柔情歌。

立冬已过,北京的天气凉飕飕的。

每到冬天都会在各种场合听到齐秦的《大约在冬季》,仿佛这个季节的BGM。

这个冬天,《大约在冬季》还被搬上了大荧幕,一起被搬出来的,还有齐秦和王祖贤的故事。

虐恋,大约在冬季

1991年,齐秦举办了“CHINA TOUR”系列巡回演唱会。

他是台湾省第一位来大陆开演唱会的歌手,北京这场尤为轰动,大量歌迷从全国各地赶来听他唱歌,很多买不到票的人,只能在门口徘徊,听着里面的歌在外面跟着唱。

电影里的故事开始在这里。

追星少女安然(马思纯饰)因为没买到票丧在门口的台阶上。很幸运,她真等到票了,被女友放了鸽子的齐啸把票送给了她。

两人同场看演出,当台上《大约在冬季》的歌声响起时,第一次看现场的安然一脸迷妹相,激动到哭。

没想到那次“雪中送票”成了两人虐恋的开始……

在电影里,我们总能看到齐秦与王祖贤恋爱轴中关键时间节点和事件的影子。

比如齐啸来自台北,他和安然的恋爱总是聚少离多地分隔两地。

比如两人的感情也经历了三合三分,后来安然嫁给于枫之后便移居美国,从“找不到齐啸”变成了“找不到安然”。

说得更细节一些。

齐啸和安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齐啸的女朋友是叶雨宸,而叶雨宸为挽留齐啸的几次歇斯底里,似乎是在映射齐秦的前任方美芳。

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方美芳因为无法忍受齐秦身边有很多女歌迷,觉得要失去他了,动不动就砸东西闹自杀,连齐秦的贝斯也砍断。

片中齐啸最后一次离开安然,是为了回到台北去保护自己未经世事的儿子。

而现实中齐秦的私生子,是方美芳生下来的。不过和影片不同,方美芳带走了儿子自己抚养,多年后才让他“认祖归宗”改名齐家。

电影里安然的女儿,又令人想到“王祖贤私生女”的新闻。

强调一下,王祖贤没有私生女。这则新闻也早已被辟谣,后私生女相片也自行露馅——93年已1岁的“小语”居然能穿越到94年“被引产”,谣言最终不攻自破。

耐人寻味的是,安然的女儿叫“于小念”,读音很接近“想念”。

这真不是齐秦对王祖贤的告白吗?

抑或是……报复?

要知道,《大约在冬季》这首歌,本来就是齐秦和王祖贤分隔两地,因为思念女友而写下的温柔情歌。

从第一句歌词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现在回忆起《大约在冬季》,齐秦是这么说的:

“那时候她在香港我在台湾,并不是能够经常在一起,我想如果我写一首歌叫《大约在冬季》,应该很浪漫。”

但当年的故事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时间拨回1987年以前。

1984年,邵氏迎来一位“台湾靓女”,17岁,一头乌黑长发,一双大眼睛很漂亮,她的名字,叫王祖贤。

当时的导演夸她“青春迫人”,大家都喜欢她,请她来拍《天官赐福》系列。

一年后,台湾乐坛一位顶着大长卷发,穿着皮衣戴墨镜,酷酷的小哥突然爆红,他用清亮的声音唱着《狼》,不羁浪子气场戳中了许多迷妹心。

渐渐地,大家开始知道,他是歌手齐豫的弟弟齐秦。

有粉丝就有流量,作为当红偶像,齐秦很快得到了拍戏当男主的机会,还能决定女主。

齐秦想起之前看到姐姐齐豫带回家的王祖贤海报,觉得海报中的女孩很漂亮,就向老板提议要用王祖贤。

所以,齐秦是有心想结识王祖贤的。虽然最后改了剧本,拍的是另一部戏《芳草碧连天》,但迷弟齐秦也真的如愿和女神王祖贤搭戏了。

但导演让齐秦带花去接机,王祖贤却说“我最不喜欢花”,在片场也总和齐秦逆着来,两人相处得一般。

不过王祖贤喜欢唱歌,导演提议齐秦教她唱歌。有一次她在ktv等齐秦等到很晚,不耐烦想走,齐秦让她走又把她拉下来,带点醉意亲了她,王祖贤愣了一下,居然主动回亲。

后来齐秦才知道,这个有些男孩子气的女生,平时是故意和自己反着来的,两人情愫暗生了。

但王祖贤实在太忙了,连大年初三生日,她都是在《倩女幽魂》剧组里过的。

《倩女幽魂》里的小倩美到不行,但拍摄时王祖贤要泡冷水吊威亚,折腾得她只想赶快结束拍摄。

也因为工作,这对热恋中的小情侣分隔两地,齐秦有感而发下了《大约在冬季》,这首歌收录在专辑《冬雨》中,于1987年2月份发行。

两年后齐秦才说,这首歌是写给女友王祖贤的。

他说,虽然歌词有“分手”的意思,但这对感情没有任何影响还很贴切,因为两人就是聚少离多

其实这首歌发行的第三个月,就有小报写她和齐秦在一起了,而王祖贤的反应是:“有男友好应该”。

之后回台和齐秦补拍片段,她直接承认和齐秦感情有很好的发展,也一改以往不找圈中男友的说法,说“如是缘分到了,是圈中圈外,都由不得何做主”。

10月份齐秦到港拍戏,“坦诚认追王祖贤”。

重点:他还提到自己以前有过女朋友,已分手了才追求王祖贤。

当时他没说的是,分手时“前女友”方美芳已怀孕,也是1987这年,方美芳在医院里为他生下儿子。

所以《大约在冬季》这首歌,有种“一语成谶”的宿命感。多年后靠在歌厅唱歌维生的方美芳,也唱起了这首《大约在冬季》。

在这段恋情昭然若揭又未正式“官宣”的时候,小贤也有过一段烦恼时间。

比如因为《倩女幽魂》没提名最佳女主角,王祖贤就显得很低落,报章说她“小姑心事难猜”“似避见齐秦”;

接着又有传黎明“撬墙角”,王祖贤感到很愕然,还怕绯闻影响和齐秦的感情。

这事的另一个佐证是,黎明说过,王祖贤的父母很喜欢自己,黎明在台湾拍戏时还曾住王祖贤家。

但王祖贤妈妈就不太待见齐秦这形象,觉得他长头发很不靠谱——小贤的烦恼,大抵多来自于家长对这段恋情的“不看好”。

不过随着齐秦越来越红,小贤的烦恼也渐渐消失了。

1989年1月份,三十岁的齐秦凭《大约在冬季》拿下十大中文金曲奖,也公开了和王祖贤的情侣关系,遗憾小贤事忙没能给他捧场。

不过小贤很快在节目上演唱了当时齐秦还未公开的新歌《思念是一种病》,也是对齐秦深情款款的回应了。

还陪男友去日本、泰国度假,吃到心宽体胖。

最“大约在冬季”的情节,是齐秦在香港逗留了半个月,离别时王祖贤没有去送机,因为她害怕忍不住流泪。

也因为这次相处,两人的感情更深了。只是对男朋友提出的“想结婚”,王祖贤说自己并没想过结婚的问题。

但从那之后媒体一直追问他们的感情进度,王祖贤又每拍一部戏都会和男明星传绯闻,吓得小贤不敢和男星走近。

为此他们开始放出烟幕弹说分手,想把恋情转入地下躲过记者追访。

结果大家更加拼命地报道,最后“烟幕弹”竟变真。

1990年,两人各种“冷静期”新闻见报:

“王祖贤表态见反应与齐秦约谈心事”,讲两人感情由浓转淡,他们希望抽出时间谈谈,可两人实在太忙,连面都见不上。

还有“齐秦耍艺术家脾气王祖贤觉难以迁就”,两人经常吵架,齐秦希望女友减少工作,但王祖贤再次强调:不会为爱放弃事业。

当时的报纸也是一来一回有回应的

那时王祖贤也很“硬颈”,即使为拍戏累到在医院吊盐水,也不愿趁机示弱,知会男友。

但攻击力最强的应该是五月份的新闻:“传齐秦曾入感化院并有私生子”。那时齐秦已踌躇满志想在内地开唱,表示不想理外界这些吵得乱七八糟的事。

所以这不是千禧年后才有的传闻,90年代就传了

最终在1990年的五月,两人第一次宣布分手,“7日我俩在咖啡厅坐了一晚上,决定分开。”他们说和私生子传闻无关,仅仅是因为性格不合。

但两个月后,又有媒体传王祖贤回台拍片时和齐秦见面,复合传闻频出。有记者致电问王祖贤,她承认有和齐秦联络,但两人只是普通朋友关系,还非常决绝地说——

当初说分手,不是闹着玩,是认真的。

分手后,齐秦全情投入演唱事业。

1991年,他到内地举办“CHINA TOUR”系列巡回演唱会,成为第一位在内地开演唱会的台湾歌手,现场爆发力超强,也被业界视为“比录音棚还完美的现场”。

影片里安然看的就是这个现场,所以他们的爱情,起于齐秦的失恋期。

之后的事大家也知道了,我们之前写过,两年后王祖贤宣布和富商林建岳在一起,却被林建岳母亲骂出了那句最难听的话。

对于这次分手,后来齐秦是这么解释的:王祖贤家人对自己实在不放心,希望她找一个稳定的男人,两人因而分开。

而王祖贤被骂“狐狸精”,齐秦也帮她说话,说她不是一个拜金的女孩,这不是她一个人的错。

那时无论王祖贤如何解释也无济于事,她的形象跌落谷底,最终她选择离开,远走加拿大。

几年之后,久未联络的王祖贤和齐秦,通了一次越洋电话。在电话里,王祖贤发现,齐秦对自己仍然很关心,两人的感情依然没有变掉。

这种感觉,王祖贤甚至用上了“前世”来形容。

前世造了什么孽

所以1997年1月中旬,王祖贤和齐秦双双出现在东京羽田机场,宣告复合。齐秦还说:“我爱她三辈子!”

同年拿到金曲奖,他也感谢了王祖贤,说他给了自己一个情感的力量。

电影里,安然和齐啸也是在1997年复合的,这年她终于能去台北,也算暗示着齐秦和王祖贤的一些障碍解除了。

在这之后两人进入了重度撒糖期。

1998年齐秦出了新歌《悬崖》,找来王祖贤拍mv;

再度分手后王祖贤也帮齐秦拍过一个《少了自己》

还选择和王祖贤同一天发片,在专辑发布会上说请大家多多支持王祖贤,因为那是喜欢唱歌的女友第一次踏入歌坛。

第二年齐秦在拉萨开演唱会,濒临尾声时王祖贤突然上台,现场观众被甜哭。

他们还说双方已见过家长,有传他们已经订婚了,准备在2000年9月份结婚。

但就在2000年,方美芳以儿子名义把齐秦告上了法庭,控诉他遗弃儿子。一时“齐秦私生子”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令齐秦王祖贤根本无心结婚。

在电影里也有类似的剧情。

当时齐啸和叶雨宸分居,叶雨宸答应离婚,齐啸便跑去北京向安然求婚,问她:“你愿不愿意做一个两岁孩子的妈妈”。

可没过多久,齐啸被叶雨宸威胁,为了保护家庭和孩子,再一次离开安然回到台北。

现实中,面对不依不挠的前妻和饱受牵连的现女友,齐秦选择了继续沉迷高尔夫,甚至对王祖贤表现冷淡。

终于有一天,王祖贤对他说:“我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生活。”

几个月后王祖贤宣布息影,还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是跟今天的他分手,而非为过去的他分手。

过去的他是什么样呢?

是被电视台封杀、被王祖贤父母反对也不愿剪长发的叛逆青年,是花15分钟就能写出《大约在冬季》的才子;

可后来他开始剪长发,不戴墨镜,从“浪子”变“慈父”。他多次对外表达想结婚,想有个家庭,而忽视了另一方的敏感、脆弱情绪,甚至对某阶段的他来说,打高尔夫都比女友的存在重要。

所以王祖贤再次选择神隐加拿大,而齐秦也坦然接受了这个结局。

就像影片里,最后齐秦真的在演唱会上帮忙撮合安然和齐啸,所有人都支持他们在一起了,他们却选择了放弃。

最怕我终于给得起,你已等不起?

安然未必真完全对标王祖贤,影片原小说作者饶雪漫是齐秦的铁粉,再看女主安然的设定:蘑菇头的四川妹子,1991年上大学读文学系……

这不就是饶雪漫本漫吗?

2015年,饶雪漫终于追星成功,结识了齐秦,跟他商量把这首歌写成小说再拍成电影,简直是追星少女的最高形态。

也带着对齐秦三十年如一日的热爱与了解,她算是“夹带私货”地放了齐秦本人的故事在里面。也就是说,我们看到的那些似曾相识的桥段都不是巧合。

齐啸几次离开安然,很容易让人觉得是个渣男。饶雪漫本人也预想到了这一点,她说很多年轻人不能理解齐啸,其实他这么做只是因为“没得选”。

这就造成了齐啸同时在感情里承担着“受害者”和“加害者”的双重身份。

齐啸总在受伤,几乎每次离离合合,他都是被动的。父亲的逼婚,前女友的要挟……

可以看做他是太想要争取一个完美的结果,但每次都无法在理想和现实中做出不遗憾的选择。

但另一方面,齐啸优柔寡断的性格,又让他成为一个被动的、不努力争取的人。他几度给安然希望,又亲手毁灭。

从这个角度看,齐啸也是“加害者”。

像饶雪漫说的一样,齐啸和安然处于两种不同的人生阶段,安然可以为爱放弃事业,但齐啸作为家里唯一的支撑,他不可能放弃病重的父亲和年幼的孩子,只为了成全自己。

“在生活面前,爱情只能低头。”

倒是饶雪漫给安排的两个做事果决的孩子,像是某种希望存在在电影里。

还有齐秦本人,最后也在演唱会上出现了,再一次给安然唱起《大约在冬季》,帮忙齐啸喊话给安然。

得到偶像翻牌的安然,这次却没有激动站起来,而是一脸平静带泪。

在一封给安然的信里,齐啸写道:“……对你来说,是不公,对我来说,是活该。”

他给安然道歉,却还加上一句话:“然而爱最怕的就是,当我终于给得起,你却已经等不起”

类似的话齐秦也真说过,他说“因为她把这些最宝贵的青春都用在我身上,已经非常非常足够了”,言下之意是希望别再耽误她。

可这真的“足够了”吗?

齐秦上《康熙》说自己有给王祖贤求过婚,但没有什么仪式,只是“很真心诚意地说我们可以有一个好的归宿”……

当时康永就疑惑了:这样求婚女生不会翻脸吗?小s更是急了:“求婚一生只有一次,女生当然要仪式感!”

在《鲁豫有约》上,齐秦说:“虽然说有的时候不一定这个人适合你,没关系,换一个就好了。”

鲁豫听得睁大了眼睛:“万一遇不到呢?”齐秦说:“怎么可能”,想起王祖贤,又接了一句“她也不可能。”

但王祖贤早就说过,自己并非没有考虑过结婚,只是她觉得配偶一定要达到精神层次上的共识,而人的一生中很难遇到精神有共识的人。

剪了短发的齐秦经常表现得很豁达,说希望王祖贤能尽快找到一个爱她的人,组织家庭,生一个好的宝宝。

可谁知,类似这样的祝福会不会更令她伤心呢?毕竟对她来说,没有值得爱的人,那宁愿孤独终老。

在这段感情里,齐秦似乎是惨遭抛弃的一方,但他的逃避和散漫,实际也让另一半饱受伤害。

宣布退圈当天,王祖贤哭着对全世界说“不要再为了一些不实的报道为我打抱不平,这些我都放下了”的时候,真的特别令人心痛。

都说放下了,可一生未嫁的方美芳,隐世的王祖贤,把《大约在冬季》搬上大银幕的齐秦,这里面有谁是真正“放下了”的呢?

E姐结语

影片里最后有一个彩蛋,几位素人说了关于“遗憾”的故事。

之前看片的时候,我身边有位女孩,扛住了《大约在冬季》的歌声,可看到彩蛋就哭了。

很多情侣分开,会不断用“如果”去试图修正那个无疾而终的结局,“如果我当时成熟一点”“如果我当初主动一点”“如果我处理得更好一些……”

齐秦一次次地往事重提,反反复复地叹息感慨,甚至拍成电影,其实跟彩蛋里那些悲伤的情绪也很相似。

——那是不是可以说,如果没有写《大约在冬季》,不要在热恋时唱“分离”,就不会一语成谶呢?

偏偏这种情绪,也是《大约在冬季》的歌曲成为经典的原因之一。年轻的齐秦给人描述了一个伤感场景,让人忍不住代入;到电影这里,饶雪漫又想要制造了一种让人“看到自己”的氛围。

所以有人联想到了齐秦和王祖贤的瓜,也有人想起了自己的遗憾过去。

但有些无法改变的事实该放下就得放下,不然只会在“受害者”的迷思里越陷越深。

我心目中的最佳“放下”,是张国荣和毛舜筠,分开后各自安好,再见时也能促膝把酒倾通宵,情怀如昨天。

他们没有遗憾,也不需要“如果”,所以再见时才能坦荡相对。

我不知道听过歌或看过《大约在冬季》的你会有什么感受,只愿每一个在情路上磕磕绊绊的人,都不会有这种遗憾——一旦发现有纠缠不清也没结局的苗头时,请果断下决定及时抽身止损!

分手了也不要想过去,就让美好回忆留在昨天吧。

今天的深夜话题是:

你有过遗憾的爱情故事吗?

来评论区讨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