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唯一说你丑,你还觉得他说的对的人!

羊的快递已经全部送到了,但是羊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看着衣服的上身效果,就不自觉的想发个私信问一句“卖家,你睡了吗?我丑的睡不着...”。

站在镜子前看着丑哭的自己,耳边开始响起双11晚会上腾格尔大爷唱的那首《丑八怪》,后知后觉才发现原来大爷早就预见今天的情况,当晚是在默默的提醒你。

如果说薛之谦唱《丑八怪》像是在小巷里背地里嘟囔着嫌自己丑,那么腾格尔唱《丑八怪》就像是在两万公里的草原上,开着方轱辘的越野车摇旗呐喊着骂你丑。

再加上当晚舞台上那不断闪烁变幻颜色的三个大字,整个人都感觉有被“冒犯”到。

满屏都是“妈!他骂我,哈哈哈”“别骂了,别骂了,我知道自己丑还不行吗?”,网友们就这样边受到暴击边笑出猪叫,单曲循环根本停不下来。连下一个歌手上来唱,弹幕上都喊他下去,想听腾格尔继续骂人。

以至于现在每天晚上开灯,耳边总是会响起腾大爷的那句“丑八怪~~~哎~~~能否别把灯打开”。(好咧~马上关)

大爷对此给出回应“我本无意冒犯,是不是有人想多了”。

硬核萌叔

很多不混音乐圈的小朋友肯定想问,大爷以前不都是唱《天堂》这种草原歌的吗,什么时候路子这么野了?

事情还要从那年腾格尔大爷第一次翻唱《隐形的翅膀》说起,沉寂多年的腾格尔突然登上某音乐综艺的舞台现场翻唱张韶涵的歌。

如果说张韶涵唱《隐形的翅膀》是小女生不抛弃不放弃勇敢逐梦,那么腾格尔唱就是张飞和李逵手牵手在草原下奔跑的既视感。

粗犷嘹亮的嗓音和只唱声母不唱韵母的“烫嘴式”唱法,被网友笑称把《隐形的翅膀》唱成了《钢铁之翼》,耳朵还隐隐闻到了草原炭火烤翅的味道。

张韶涵对此回应“感觉腾格尔老师每个字都唱的很生气”,腾格尔却委屈的说自己是很认真的在翻唱,但是底下观众却觉得很搞笑,不过大家能开心就好。

仿佛就是从那以后,大爷就打开了任督二脉展开了自我放飞之旅。用其独特的腾师唱法血洗中华小曲库,娱乐圈歌姬们几乎没有一个人能逃得过大爷的翻唱。

先是折了张韶涵的翅膀,紧接着灭了蔡依林的禁卫军。穿着张雨绮限定款花棉袄翻唱《日不落》,硬生生唱出了东北社会摇的既视感,让日根本没有胆子落。

霍尊唱是温婉悠长的《卷珠帘》,腾大爷唱是听了想挠墙的《卷铁帘》。后来两人又一起同台唱《野子》,不出意外的霍尊没能拦住腾大爷将《野子》唱成了《野爹》。

连OST歌姬张碧晨也没能逃出魔爪,平时对唱情歌早已是手到擒来,与杨宗纬的《凉凉》成了多少人心中情歌的NO.1。

但是直到她遇到了腾格尔,开始还好,腾大爷一张嘴张碧晨就崩了,调再也没找回来。

后来大爷已经不再满足于独唱歌手而是将目光望向女团神曲《燃烧我的卡路里》,浑厚的嗓音把脂肪们都吓着了。

反正羊听完之后满脑子都是二声声调向上走的“燃烧你的卡路里~”。

火箭少女的“拜拜,甜甜圈”听起来只是像喊口号,而腾大爷则是全程打拳击、骑单车、举杠铃实打实的在燃烧卡路里。

你要问燃烧了多少看大爷最后pose的表情就知道了,像不像你们每次跑完800米要硬被体育老师拉着合照的样子。(真是难为大爷了)

大爷如此清奇的唱法圈了一票歌迷,纷纷开始点歌,呼声最高的就是想听他唱花泽香菜的《恋爱循环》。

大爷也是相当宠粉,直接在微博回应“sei no?”(啊!!!这位大爷怎么这么可爱,粉了粉了)

双11当天虽然没能将此歌加入歌单,但还是在后台满足了粉丝们的心愿。果不其然,《恋爱循环》被唱成了《恋爱死循环》,不禁感叹一句“你大爷始终是你大爷”哈哈哈。

不少问到堂堂一代老艺术家为啥突然要转型,不断翻唱其他歌手的歌。在《少年可期》时,大爷曾跟乐华七子说“不唱卡路里,可能你们都不知道我是谁?”。

天堂与大地

其实腾格尔当年的一首《天堂》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创作这首歌时,看到家乡草原植被破坏,沙漠化严重,想要通过歌曲来唤醒人们保护草原的意识。

在悠扬的马头琴的伴奏下,独特的唱法和蒙古族长调的意境,让听众仿佛能从歌声中看见苍茫无边的草原。相信那是许多人第一次对草原有了向往。

这首歌让他一举出名,随后不久44岁的腾格尔迎来自己的第一个孩子。腾格尔对这个女儿宠爱至极,并为其取名“嘎吉尔”,在蒙语里是“大地”的意思,而腾格尔在蒙语里是“天空”的意思。寓意着父女俩像天空和大地,永远相望相守。

腾格尔还专门为女儿创造了一首同名歌曲《嘎吉尔》。

但是女儿不幸在3岁的时候被诊断有先天性疾病,双腿瘫痪。腾格尔逐渐推掉了所有工作,淡出观众视线,只为能照顾女儿。

但是找遍了所有的朋友,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仍是没有留住女儿的性命。嘎吉尔在6岁那年去了歌中的天堂,这对腾格尔来说是致命的打击,从那之后便不再唱歌了。

那首为了庆祝女儿的降生而创作的《嘎吉尔》也在所有平台下架了,剃去了一头长发,也再不许任何人在他面前提起女儿。

虽然腾格尔现在重新回到荧幕前在不少人心里是个搞笑乐呵的大爷,但是只有腾格尔自己心里知道女儿是他永久抹不去的伤痛。

在参加《亲爱的客栈》时,一不小心喝醉了唱起了蒙古的一首民歌《送亲曲》,这是当地人在女儿出嫁时送亲唱的。过去交通不便,女儿出嫁后可能一生都再见不到一次。

后来又接着唱了另一首民谣《铁蛋蛋》,是早些年蒙古孩子存活率不高,每当家庭迎来新生命,蒙古族人会唱起这首歌,祝福孩子能够坚强地活下去。

唱到动情之处不禁哽咽,王珂见状让众人扶腾格尔先回去休息。待人都走后,腾格尔再也抑制不住对女儿的思念,掩面痛哭起来。

也许是老天心疼这位老父亲,又赐给了他一个可爱健康的孩子,腾格尔脸上的笑容也逐渐多了起来。

经历了这一系列遭遇的腾格尔就变成了我们现在的看到的“萌爷”重新回到大众的视野中。刚开始转型时的一首与以往曲风大相径庭的《桃花源》让不少人指责腾格尔身为老艺术家不务正业。

但是当他受邀登上《我是歌手》,再度唱起那首久违了的《天堂》,才发现他还是当初那位国宝级艺术家。

悠扬的歌声中似乎多了一些悲凉与释然,像一位漂泊在外的旅人对家乡无尽的思念,其中还夹杂了些许希望。就在他沉寂的这些年,默默接过了母亲的班在家乡植树造林,还原自己记忆中的天堂净土。

歌词最后一句“顺其自然,一切如故”仿佛用尽了毕生的力气,找回了天堂,也放走了那些年对于女儿的执念,重新活过。

这位铁汉柔情的萌爷你爱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