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的铁腕施政与杀戮功臣

大明开国之初,朱元璋为加强皇权,实行了一系列措施。他建立特务制度,大兴文字狱,除掉了胡惟庸,独揽大权。朱元璋疑心很重,杀掉了一大批开国功臣,其残酷超过历代开国君主。

刘基刘伯温,为人足智多谋,号称诸葛亮在世。他早年在元朝供职,但由于元朝统治者将国人划分为四等,刘伯温属于第四等,所以他在元朝官场一直收到挤压。后来全国农民起义一浪高过一浪,方国珍不断壮大自己的实力。他听说刘伯温的大名,于是就派人去招刘伯温共同谋事。当时的刘伯温对元朝非常忠诚,拒绝了方国珍的邀请。但元朝统治者不懂得珍惜这位大才,反而将他罢免,郁郁不得志的刘伯温决定静心钻研,潜心修书。最终写成了《郁离子》一书,这本书继承了先秦诸子以寓言比喻政事的传统,揭露了元末尖锐的社会矛盾,并提出了解决这些矛盾所做的种种设想。而且刘伯温在此期间,仔细考虑了自己的未来,觉得只有朱元璋有雄才大略,可以辅助。

朱元璋手下好多人都知道刘伯温的大名,于是都给他写信请他出山,就连刘伯温的母亲也劝他,于是,刘基拿定了主意,雄心勃勃的到达应天,这年他50岁。刘基跟随朱元璋以后,为他出谋划策,一些大大小小的措施都离不开刘伯温的努力。后来,朱元璋攻下张士诚,北伐中原,成就帝业,大致都是刘伯温的部署。明朝建立以后,统治阶级的内部矛盾日益暴露出来。明朝初年朝廷分为淮西集团和浙东集团两大派系。淮人在各个领域都占据绝对优势,浙东集团受到排挤。朱元璋敏锐的察觉到这一点,反而对这个矛盾加以利用,互相制约。刚开始朱元璋与李善长不睦,以致后来两人决裂。但有一次李善长犯了错,刘伯温依然为他求情,朱元璋都惊讶他的大度。朱元璋让刘伯温出主意看朝中谁可任宰相,刘伯温一一否决。这件事也造成了胡惟庸对刘伯温的怀恨在心。刘伯温打算功成身退,于是就回到了青田老家,但是也一直关心着朱元璋和大明朝廷。胡惟庸当上宰相以后,多次陷害刘伯温,刘伯温的俸禄都被夺去。洪武八年,刘伯温病重,胡惟庸带着御医前去看望,吃了胡惟庸的药以后,一个月就去世了。刘伯温死后不久,胡惟庸案爆发,朱元璋这时想起刘伯温的话,悔恨不已,于是,朱元璋颁布诰令,为刘伯温正名。

洪武九年,为了防御海倭,在登州建立了蓬莱水城。胡惟庸在明朝建立后,几年内便位极人臣。胡惟庸的发迹与李善长有很大关系,当时李善长操纵权柄,胡惟庸用重金贿赂了他,从此便扶摇直上。先是担任右丞相,后来又升任左丞相,中书省大权由他一人独揽,他做了整整七年的丞相。刘基被胡惟庸害死后,刘基的长子也被他逼死。但胡惟庸好景不长,他赢得朱元璋宠信后,骄恣渐露,在朝中有恃无恐。一时间,他的权势炙手可热,恩威震主,对君权威胁极大。朱元璋开始有了舍弃中书省,废掉丞相的想法。首先改革了地方行政,使中书省失去了实权,丞相的权利也被削弱。随着朱元璋一步步的向丞相施压,对胡惟庸的猜忌也越来越严重,胡惟庸一党下定决心铤而走险,在朝内外拉拢了不少人,联络了一些军队,还包括蒙古和日本人。胡惟庸极其家人、党羽违法犯罪的事越来越多,朱元璋决心废相。胡惟庸一案爆发后,他和他的党羽被处死。后来还牵连了李善长,李善长自缢而死。这个案子一直到洪武二十五年,还不断有人被牵连进来。朱元璋借口肃清逆党,进行大规模杀戮,一共杀了三万多人。并且规定明朝的皇帝都不准再设皇帝。

朱元璋从诛杀丞相入手,开始对朝廷机构进行改革。他将行省的权利一分为三,变为军、政、司法三权分立。皇权、君权、相权的矛盾解决以后,皇帝一人独揽全国军政大权。

太祖朱元璋不仅杀死与他争夺权利的大臣,他的猜疑心重到连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也不放过。宋濂早在元末时就是有名的大儒,后来被朱元璋招到麾下。明初大兴文字狱,死了不少文人,但是朱元璋“好儒”的记载也不少,这与宋濂不无关系。宋濂潜心钻研学问,对政坛上的事从不过问,这一点让朱元璋很放心。朱元璋自己都说宋濂在他身边十九年,未曾说过一句假话,未曾批评过一个人的短处,宋濂是个贤人。宋濂确实如此,据记载宋濂回家后,家人问及朝中之事,他总是什么都不回答。刘基也说天下文章宋濂为第一,没人比得上。宋濂被推举为开国文臣之首,但是他在朝十九年,官位一直起伏不定,官职最高才达到正五品。就是这样一个被朱元璋称为贤人的人,最终也不得善终。宋濂的孙子被卷进胡惟庸案,因此,全家遭到流放,宋濂在途中去世,享年72岁。

朱元璋对宗教的运用也发挥到极致,他采取与国策一样的佛教政策,下旨严加限制僧徒参加世俗事,尤其不许参与政事。而且还限制僧徒数量,减轻人民负担,最后是健全僧官制度。朱元璋的早年经历使他对宗教有很深的了解,他不相信任何宗教,只是把他们当做自己统治国家的工具。他下令控制道教领袖的权利,减少宗教神职人员的特权。他在意识上把道教看成是养生治国之道,其次对道观加以清理,限制出家人数,最后成立了道录司来管理天下道士。三教之中,他还是最重视儒家。

徐达从一开始就跟随太祖南征北战,被誉为“开国功臣第一”,但是最终也没能逃出朱元璋的魔掌。徐达跟随朱元璋以后,为他驰骋沙场,打下了很多城池。在一次事变中,还对朱元璋舍身相救,也是从这次以后,朱元璋深受感动,他们的关系也更加亲近。在渡江攻打采石、太平、集庆等一系列战斗中,徐达英勇作战,履立战功,成为朱元璋手下的得力战将。朱元璋为了让徐达手下大军得民心,顺民意,采用一些手段让徐达大军军纪严明,因此很得老百姓拥护。在徐达等一批战将的辅助下,朱元璋稳固了以应天为中心的江南政权。朱元璋自称吴王后,为表彰徐达功绩,认命他为左相国,位居众将之首。徐达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师出迅捷,变化无穷,充分表现了他卓越的智指挥才能。徐达率军攻下张士诚老巢后,又被封为信国公,是这次封赏的最高爵位。朱元璋建立明朝后,徐达又被封为中书右丞相,兼太子少傅。徐达在出师秦陇的过程中,用兵变幻出奇,料敌如神。朱元璋亲自迎接徐达等将士归朝,随后,大封功臣,徐达被授开国辅运推诚宣立武臣等一系列称号,子孙世袭。为了抵御北方的元军残余势力,徐达长期在北平一带练兵戍边。徐达追随朱元璋多年,对他非常了解,因此,即使自己位高权重,也时时刻刻小心谨慎。即便是这样,也遭到了朱元璋的猜忌。洪武十八年,徐达背上生了个大疖子,这种情况最忌吃蒸鹅,朱元璋听说后,派人送了一只蒸鹅,吃完以后徐达病情加重,没多久就死了。

明朝建立后,朱元璋为缓和社会矛盾,大力整治贪污腐败。在此期间,爆发了著名的空印案和郭桓案,这两起案件对安定社会秩序、澄清吏治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是这两起大案打击面过大,冤杀了不少好人,后来有学者认为,空印案只是个捕风捉影、定性错误的案件。朱元璋为控制大臣言行,还设立了特务机构,他不能容忍臣子对他有一丝一毫的隐瞒。朱元璋设立锦衣卫后,直接受他本人控制,很多大臣都惨死在锦衣卫杖下。朱元璋通过特务机构布下了一张监视大网,城市、乡村、官僚、百姓都在监控之下。

朱元璋称帝后,又经过了长达20年的时间先后平定四川、云南,最后平定东北,最终完成统一大业。

李善长没读过什么大书,略通文墨,但是他很有谋略,朱元璋曾说拿他比萧何一点都不过分。但李善长具有很重的乡里观念,到朱元璋建国后,有结党之嫌,最后招惹了是非。李善长因为功劳大,跟随朱元璋时间长,被封为韩国公等等一系列称号,并赐铁券,免二死,子免一死。李善长骄横跋扈,凭借自己的权势颐指气使,使朱元璋对淮人集团和他越来越不满。胡惟庸被杀后,朱元璋把此案当做自己的政治武器,随着朱元璋年纪越来越大,他想为子孙后世留下一个稳定的江山,于是,李善长也因此案被处死。

洪武年间,还有一场大案,牵连多达15000余人,就是著名的蓝玉案。蓝玉是洪武后期的主要将领,常遇春的妻弟,多次领兵打击元朝残余势力,对中国的统一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蓝玉居功自傲,行为骄横。擅自贩卖私盐,牟取暴利,掠夺财物,还占有了元妃,朱元璋非常愤怒。在朱元璋面前,无视君臣之礼,强占民田等等,最终在洪武二十六年,蓝玉被杀,夷三族,坐党株连多达15000人。

朱元璋在位期间,大兴文字狱,他推行的文化专制主义,对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是巨大的。文字狱制造了很多冤假错案,许多知识分子被杀,在国内产生了很大的离心作用。官吏文人不谈政事,朝政日趋腐败。洪武三十年,《大明律》完成,明律的法律体系较《唐律》更加完备,也更加严酷,为明朝的统治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