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经历过生离的人,无法共情《大约在冬季》

《大约在冬季》至截稿前,票房在六千四百万左右。

连续两天成为当日的票房冠军,面对众多不一样的声音,成绩依旧亮眼。

赢在哪里?赢在久违的悲伤文学的情感输出上,影院中很多人感动哭了。

最终安然被冠上“爱情脑”“傻女人”的称号,齐啸也毫无悬念地背上渣男骂名。

于他们俩,已经遗憾地错过对方了,还在乎这些吗?现实比他们的爱情更加决绝。

意外的邂逅,齐啸看到纯粹的安然

齐啸偷拍这位疯狂的追星女生,因为她比叶雨辰更纯粹。

他和叶雨辰(台湾女友)的裂痕根本不在于有没有一起去看齐秦的演唱会,芥蒂早就产生了。

一个人去看演唱会,回家后两人的对话已经初见端倪。

齐啸没有什么兴致,因为他要忙着筹备影楼赚钱养家;

可叶雨辰依旧卖萌撒娇,让他觉得有点不耐烦。

齐啸应该要果断点表明自己的想法的,可是他懦弱的性格,在叶雨辰面前一直都是被动的那个人。

最终叶雨辰主动提出分手,成全了齐啸和安然炙热的开始。

就像等待已久的故人,他们几乎是一见钟情。

齐啸对于叶雨辰来说是充满神秘魅力的,成就了她小女生的追星喜好,正中下怀。

而且还是段子高手,对女生来说,这是很难抵挡的杀伤力。

“台湾男人都很狡猾。”“把台湾两个字去掉就对了!”

他对安然说:“有些人见三百次都没用,有些人见三次就足够了。”

不仅仅在回应为什么信任安然,还在暗示自己对她的情感。

事实上,安然也接收到了信号。

恋爱才开始,遇见第一次危机

敏感的叶雨辰,开始发现了那张写着安然名字和地址的小纸条。

她简单的一个电话,就浇灭了这个未步入社会的纯情大学生对爱情的想象。

无奈,初恋总是刻骨铭心,安然被齐啸的马虎眼解释糊弄过去了,大概齐啸太懂涉世未深的安然了,才编出电话打错的理由。

不过,他们恋情第一次危机是齐啸无奈的离开。

齐啸爸爸中风了,他作为唯一可以照看的人立刻放下手中的工作,以及热恋中的女友,回到台湾。

嘴巴上回复安然大约冬季会回来,可是他自己也拿不准,毕竟照顾中风老人不是一天两天,甚至一两年的事情。

并且这一切在回到台湾看到叶雨辰后,有了无法逆转的发展。

叶雨辰已经在家照顾齐啸的老父亲许久,并且父亲的愿望就是他们两个结婚生子。

一边是正在恋爱的女友,一边是生养自己的父亲,他选择了牺牲自己的爱情;对于安然来说这是不公平的,对于齐啸来说,他还有其他选择吗?

齐啸没有告诉安然这一切,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不想破坏自己在安然心中的形象,毕竟这是自己真正爱的女人。

爱,却没有条件在一起;

苦,只能自己吞咽下去。

再次相见,残酷生活再次阻拦爱情

没想到自己影楼的钱都被合伙人挪用,老父亲需要照顾,哥哥还在监狱里闹事,他觉得自己给不能给安然高品质的生活。

齐啸回到北京打算关闭影楼,昨晚收尾工作,并看一眼安然。

他们在酒店吵架了,安然需要一个解释,可是齐啸不愿意解释,他本来是强大的,现在一无所有,很狼狈,这是男人该死的自尊在作祟。

离开是最后的温柔,安然再一次由开心变成失落。

坐过山车的感觉,让安然很挫败,她总是被动的那个。

这一次,齐啸是被残酷的生活打败了。

重新在一起,却被阴谋捏住软肋

为了满足老父亲最后的愿望,齐啸和叶雨辰结婚并生了个儿子齐一天,打算就此过一生。

除了工作,齐啸最大的爱好就是看安然主持的节目,虽然混沌地活着,可是心中依旧放不下。

但,一起生活叶雨辰一直都看在眼里,她知道了安然就是纸条的主人。

如果说以前是被生活阻拦,那么这一次叶雨辰成为压垮安然对齐啸信任的最后一根稻草。

也许命运就是如此猜不透的安排,后来叶雨辰竟主动提出离婚。

安然因为工作来到台湾,他们再一次重新相遇了。

在这期间,安然一直没有答应于枫追求(实际上于枫从未表白过,她对于枫感激远大于爱情)。

安然跟着齐啸来到了阳明山上看风景,两人互诉衷肠,发现从相遇到现在一直都深爱着对方。

齐啸也勇敢起来了,他希望和安然重新来过,去北京跟她在一起。

两人又迎来了短暂的甜蜜期,齐啸也开始着手在北京打拼事业。

这个时候,叶雨辰再一次出现了,发现质朴的家庭生活才是自己想要的,她用手段再一次打击了安然。

已经成为大明星的叶雨辰被爆料和齐啸在一起,各种记着围着齐啸家里。

保护家人孩子心切的齐啸再一次选择离开,而且对安然说叶雨辰是孩子的妈妈,自己是无奈的。

这下子彻底伤了安然的心,“轮也轮到我了吧?”可实际上,安然没有等到自己的爱人回归,而是再一次的离去。

对于安然和齐啸来说,每每在一起,一定会有诸多无奈变故发生。

“离别是常态,相聚是奢华。”

人不再年少,爱只能藏在内心某个角落

随着安然决定嫁给于枫,他们的故事已经不可能继续。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安然和齐啸的这份爱,以及痛苦,遗憾,都被深深地埋在了两人的内心最深处。

最后齐秦2019演唱会上,两人儿女的安排下,齐啸还想做最后一次努力。

但安然已经不是当年的安然,她去听了演唱会,泪流满面,却没有现身接受齐啸的鲜花。

明明相爱如此深沉的两人,不得不多次面对割裂心扉的生离。

也许这种极致的心理体验,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也只有他们,才能真正对这部《大约在冬季》产生共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