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卖早餐遭妒忌被泼汽油,儿子奔溃:妈我不买房了

图为孙艳珍事故前照片(家属提供)

“那人就是个疯子,我妈妈是受了无妄之灾!”2019年10月3日,在沈阳国立金盾烧伤创伤重症监护室的病房里,孙艳珍的小儿子看着病床上饱受烧伤折磨的母亲十分心痛,一个月前她还用完整的手抚摸过自己的额头,现在却不成人形,生命垂危,好好的一家人受了无妄之灾,这叫他如何不恨?如果知道会是这样,他说他宁愿永远不买房……

图为孙艳珍和爱人张百宏照片(家属供图)

来自辽宁省康平县康平镇的孙艳珍,今年53岁,儿女双全凑得上一个好字,大女儿已经结婚,小儿子又快要到婚龄,生活贫困的她没有正式工作就琢磨做点小生意,2018年3月她支了一口锅,每天清晨出摊卖油条,因为油条是现场制作,用料实在味道又好,孙艳珍的早餐生意一直经营得不错,她也计划着等小儿子结婚时,自己能拿出来一些钱帮助孩子买房。

图为出事后的孙艳珍

2019年9月26日,孙艳珍像往常一样4点推车出门到康平县胜利街道旁卖早餐。清晨5点的街道路人稀少,她看到同村的曲春海出现在路边,因为彼此之间并不熟悉,孙艳珍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依旧背过身炸油条,异变陡生,孙艳珍背后感受到一阵凉意,有液体顺着衣服流淌下来,她转身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迎面又被泼了一身液体,曲春海将一桶汽油尽数泼到了她的身上!

图为受伤后的孙艳珍

原来是曲春海走过街后绕着角落的柱子去而复返,先是将手中汽油泼到孙艳珍后背,又趁她转身泼到了前身,油条锅的火舌沿着衣角爬满全身,孙艳珍瞬间变成火人,烧焦的味道弥漫开来,自己的尖叫和路人的惊呼成为她失去意识前的最后记忆。

胜利街环卫工人是孙艳珍的相识,事故发生后她急忙拨打救护电话并通知到孙艳珍家人,离事故地最近的大女儿第一个到达现场,跟随救护车前往沈阳国利金盾烧伤创伤医院。当天8点15分到医院被送往急救室,因为伤情严重,孙艳珍的伤情引起医院重视,院长介绍说:“孙艳珍情况十分危险,初步判断全身烧伤达到72%,双手双耳丧失功能,我们一定尽力保住她的性命。”

图为儿子张小龙正在给父亲讲解伤情

据同村人说,曲春海有反社会人格,平日里和村里人都不怎么说话,孙艳珍与曲春海也并无私仇,事故发生后曲春海又接连点燃了附近的房屋慌忙逃窜,最终是在他家田地里被发现。曲春海家境贫穷,拿不出任何积蓄赔偿给孙艳珍,事发到目前曲春海一直在拘留所等待庭审。

图为孙艳珍爱人张百宏正在喂妻子吃饭

孙艳珍烧伤严重,最危及生命的伤情是喉管粘连,十点钟,孙艳珍第一次开喉手术结束,转入重症监护室。开喉后孙艳珍喉咙中要随时插着喉管辅助呼吸,防止於痰,另外双手双耳被烧焦,失去功能性作用,皮肤烧伤面积过大无法自行愈合,需要多次分别植皮手术。

图为孙艳珍面部植皮手术后,脸上裹着厚厚几层纱布

为防止於痰呛入气管,孙艳珍身边需要全天看护,孙艳珍大女儿在老家照顾刚5个月大的孩子,十九岁的小儿子辞去在大连咖啡师工作与父亲、姨妈轮流照顾母亲,这对于没有固定收入的一家人来说等于失去了经济来源,只能靠亲戚接济度日。

图为儿子张小龙正在照顾母亲

“我知道我妈是为我攒钱买房才辛苦卖油条,我不要什么房子,只要我妈能健健康康就好了。”说到这,儿子张小龙泣不成声。“要是我妈出了什么意外,我再努力工作又有什么用呢,都怪我没让她享福。”对自己的自责和对凶手的恨意使这个年轻人近乎崩溃,除了照顾母亲他什么也做不了。

图为孙艳珍爱人是不是的翻看着以前的照片

截止到现在,一个月内孙艳珍已经做了三次植皮手术,花费20万元,又欠下17万元外债。按照治疗方案,接下来还有眼睛翻皮,嘴开口,手指截肢,面部微整,前胸植皮等5次手术,至少还需要50万元治疗费用,孙艳珍尚未脱离生命危险,这笔天文数字几乎压灭她的生机。如果你想帮助她请点击腾讯公益【无辜女遭严重烧伤】或者微信登录钱包,腾讯公益,搜索【无辜女遭严重烧伤 】如还有问题请关注公众号“微言薄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