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投资如何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本文看点

潜在市场(TAM)与可服务市场(SAM)之间存在巨大差异,本质上这是最大市场规模与实际可覆盖人群之间的差异。

Uber和WeWork用大量潜在市场抬高估值,而实际业务量却无法支持估值;

Snap根据公司的可服务市场将主要业务放在重点客户,成功提升业绩。

对于技术投资者来说,减少幻想,将可服务市场置于潜在市场之前不失为明智之举。

原文来自The Information,作者Jessica Lessin

11月初,日本风投集团Softbank的主席兼CEO孙正义(Masayoshi Son)和美国商业银行JPMorgan的主席兼CEO杰米·戴蒙(Jamie Dimon)承认在WeWork投资中犯了错误并表示会吸取教训:耗费数十亿美元为企业提供支持后,现在的关键是WeWork未来如何盈利。

快收起你的下巴,正是对利润的过度关注,才导致今年多家企业首次公开募股(IPO)未达预期。

另外,既然说到了这,我想再提一个“显而易见的”教训,我很惊讶大家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潜在市场(TAM)与可服务市场(SAM)之间存在很大差异。本质上,这是最大市场规模与实际可覆盖人群之间的差异。

尤其是最近几年,科技公司及其投资者依靠大量的潜在市场来证明其高估值,而当前业务却无法匹配。

让我们来研究Uber投资者比尔·格里(Bill Gurley)2014年在博客里的一篇著名文章《如何错失一英里:Uber潜在市场规模的另一种看法》(How to Miss By a Mile:An Alternative Look at Uber’s Potential Market Size),他认为Uber的TAM是价值1.3万亿美元的“汽车产权替代市场(car ownership alternative market)”,而不是仅值1,000亿美元的汽车服务市场或是出租车市场。

虽然格里声称自己并没有在论述具体估值多少,但他推断:要比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金融学教授阿斯瓦特·达莫达兰(Aswath Damodaran)提出的59亿美元的估值高出25倍之多。换句话说,格里认为在2014年Uber的合理估值为1,480亿美元。

但是,“惊喜”不断,预计收入与真正收入当然是不同的。现在Uber已经吸取了教训,无论是整个打车市场,还是公司的市场份额,都未能以投资者希望的速度增长。如今,大众投资者对Uber的估值约为460亿美元。

联合办公空间WeWork的境遇同样不佳。公司希望改变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帮助他们寻找“生活的目的”。但现实是它不得不依靠更传统的办公室租户覆盖成本(至少是成本的一部分),WeWork去年亏损了近20亿美元。

The Information专栏作家马丁·皮尔斯(Martin Peers)认为,分析师对全球流视频服务的市场规模预测是荒谬的。如果Disney、Netflix、Warner Media和Apple均达到预期,在2025年全球将有5.77亿流媒体客户。

美国只有1.1亿户宽带家庭。即使考虑到全球客户,这个数字也不会增加多少,因为许多服务无法触达世界上最大的宽带市场——中国。估算TAM和SAM时,中国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了解企业的SAM不是一件坏事。

还记得美国技术和相机公司Snap吗?它曾试图说服所有人:Snap会是30岁以上用户的不二选择。不过后来它明智地改变了定位,专注核心年轻用户,也就是CEO埃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在财报电话中提到的“我们这一代”,之后业务节节攀升。

如今,投资者看重SAM而不是TAM的做法很明智。科技企业也可以少一点“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