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美还是伤?看懂这三点你才算真正看懂《大约在冬季》

就像马思纯在综艺节目《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中表现的那样,虽然与老戏骨张国立、李冰冰等同台竞技,也难掩光芒,甚至被以点评犀利著称的李诚儒老师直言称赞其为“全场第一”,就如黑马一般,惊艳了整个舞台。

而马思纯主演的《大约在冬季》对于很多影迷来说,也是黑马一般的存在吧?

一部文艺爱情片却在年下竞争激烈的电影档中杀出重围,上映后连续两天票房排名第一。只因这部“谈情说爱”的电影有着几经咂摸后的多番回味:年轻人体会到了其中爱情的甜腻,涉世已久的人看到的却是爱情的悲伤。而电影隐忍克制的美一如《大约在冬季》这首歌,非一品再品之后不能体会。

1.初遇,爱情并非是勇敢就能拥有。

在你的记忆中有没有这么一首歌?初听时只觉旋律优美,再听时才惊觉它的伤,当真正听懂之时,不觉泪流满面,恍然不知今夕何夕,《大约在冬季》就是这样一首歌。

而电影中安然和齐啸的相遇,就像这首歌的前奏一样,旋律一起就已经令人心生悸动。

在齐秦的演唱会,这个在凳子上挥舞的女孩,热情奔放,那时候的齐啸忍不住想这样的女孩如果爱起来该会是多么的热烈呀。

果然,当爱情来临,安然不顾一切勇往直前。那个闪烁着大眼睛,永远都在期待明天,期待和心爱之人厮守在一起的模样,可不就是你我当初的样子?青涩又鲁莽,热烈又克制,清醒又迷茫。

只是,爱情却并非只有勇敢就能拥有。对于安然来说,爱情大过天,有着为爱放弃所有的勇气,却抵不过人生中太多注定的擦肩而过。

就像一开始她听《大约在冬季》这首歌一样,初听时只觉得词曲中筑的关于爱情的梦境太过美好,那股子向往是每个年轻女孩的梦想,可是那时候的安然们却不懂得爱情并非只有相聚的甜蜜,还有分离时的伤。

2.分离是常态,相聚是奢侈。

爱情太过美好,只想让人朝朝暮暮耳鬓厮磨,相看两不厌。

可是,人生却充满分离。有想要厮守一生的有情人的生离,也有只是陪你一路的人的死别。就像片中开头小念爷爷的离世。

而较之死别,最令人神伤的还是生离吧?毕竟死别是命之注定,是每个人行程无从逃脱的终点,虽令人悲伤,但也心下明了,时间久了便淡了。

而生离,却像一根直插心底的刺,放不下拔不掉,每当想起便隐隐作痛,时间越久越是折磨,最后只要心念一起,便痛苦难当,直戳心间。

片中的安然和齐啸一生的爱而不得,辗转错过不就是如此?充满宿命一般,一如《大约在冬季》里边唱的那样。

“轻轻的我将离开你,请将眼角的泪拭去。漫漫长夜里,未来日子里,亲爱的你别为我哭泣。”

第一次分离,齐啸因父亲中风离开。安然极力阻止妄图以此来改变这次分别,想要扭转两人即将要分道而驰的宿命,可是,结果却等来齐啸决绝的身影。而那声再见之后,两人再见时,齐啸已经是他人孩子的父亲。

第二次分离,齐啸再次因家人牵绊离开。而这一次离别生生割裂了两个相爱之人,让一直怀揣着爱情梦想一心期待未来的安然终于放弃了等待。

多年以后的安然终于明白,人生中,那些相聚时刻是那般的奢侈,那相互靠近得到的温暖足以让人一生铭记。短暂的相聚之后,注定是长长久久的分离,而那些抵不住岁月磋磨的便成为彼此人生中擦肩而过的记忆,成为太多人口中的情深缘浅。

所以,影片中出现的那些相携相守50年走过金婚的老人才如此令人艳羡呀。人生跌宕,这种熬过各种分离的坚韧之人才能收获比别人更多的幸福吧?

3.千帆过尽,此心安处是吾乡。

影片中,安然最终选择嫁给了一直在她身边的于枫。

后来于枫罹患癌症不久于世,他问安然:你后悔跟我在一起吗?安然坚定回答:从来不后悔。而另一边,长大了的齐一天问父亲齐啸:你恨我妈吗?已经两鬓斑白的齐啸淡然一笑,轻声回答说:不恨,因为也带给他了很多快乐时光。

人生就是如此,有时候一个擦身而过,深爱之人就是天涯陌路,难道彼此的余生都要在等待与憎恨中度过吗?

安然没有,齐啸也没有。

他们都选择了带着彼此的希冀前行,在彼此不同的人生中和每一个携手相伴的人相互珍重。时间日久,当再次记起对方时,会心一笑;当再次听到对方消息时,坦然应对;云淡风轻或许永远不能做到,但是也不会再像年轻时候那般撕心裂肺,一意孤行了吧?

“没有你的日子里,我会更加珍惜自己,没有我的岁月里,你要保重你自己”,不就是两个人彼此最好的期许吗?

所谓,珍惜人生中每一次相遇、每一段相聚,才是不负时光不是吗?所谓,人生旅途每一段都是风景,而这种美景并非只有阳明山独有。

唯有如此,待最终重逢之时来临,才能笑着相拥,说一句:此心安处是吾乡。

安然和齐啸最终都活成了彼此心中最期待的样子。把人生所有境遇和磋磨全部当成生命的馈赠,痛过之后,依然向上。

影片最后,齐秦演唱会那首熟悉的旋律再次响起已经是28年后。1991年到2019年,对于他人来说也许只是数字的更迭,而对于安然和齐啸,对于有着太多故事的人们来说,其中的悲欢离合都成了无处诉说的心头酸楚,唯有泪水才是此时最好的宣泄。

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那时候的安然是兴奋时可以忘乎所以站在凳子上挥舞围巾,泪流满面也要大声歌唱的女孩,那时候的齐啸是个望着站在高处涕泪横流仪态尽失却仍然笑容温暖的男人。

可是,这样的两个人在以后的人生中却兜兜转转再也没有了初遇时,惊艳了彼此时光的模样。

影片中,当灯光亮了又暗,曲调高了又低,站在演唱会一角怀抱鲜花的男人早已经眼角泪光闪烁,岁月的沧桑和离别的思念让这个男人早已经没了年轻时候的意气风发,而另一边躲在人头攒动的观众席中的女人也早已经泣不成声,那熟悉的曲调也已经歌不成歌。

人生不就是如此吗?让太多本该相守的两个人千山望断。只是,爱情本来就是这么伤的吗,爱情难道不该是美好的么,才能让这么多痴男信女甘愿为情赴汤蹈火,不是吗?

电影《大约在冬季》给了意料之外却也是最好的答案。对于安然和齐啸来说,爱情太苦,贯穿一生的别离和思念的刻骨都让这两个人心生不甘,虽然如此,但是牵绊两个人一生的不也是因爱情太美,才痴痴念念想要拥有的吗?

而执念相守的两个人终会再次重逢,续写属于他们的爱情续曲,而这种执念才是抵挡岁月磋磨,扭转人生境遇的所在。

所以,安然终于等来了齐啸,等来了她的柳暗花明,等来了她的曲终人不散,等来了她的冬季之约。

电影《大约在冬季》正在热映,是否有人与你一起共赴冬季之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