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雍正想杀却不能杀的人,乾隆登基后下旨:把他凌迟处死

世人对雍正的评价普遍都不太好,因为他在登基后把他的兄弟们不是囚禁就是打压,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看上去“心狠手辣”的人,却并没有把曾静这一“反清复明”的代表人物给杀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曾静在应试期间偶然读到吕留良的文章,受到其言论影响,曾静对雍正帝的不满与日俱增,同时还和吕留良的弟子结成了知己好友,双方往来密切。曾静更是写了一本《知新录》,在其中用了“春秋时皇帝,该孔子做;明季皇帝,该吕留良做,如今却被豪强所寿”这句话来暗讽雍正的皇位是抢来的。

一行人有了共同的仇敌后就开始密谋造反,曾静听说时任川陕总督的岳钟琪虽然手里拥兵百万,但雍正却对他不是很器重,曾静觉得如果能将这个人招揽到麾下对他们的复明计划将有很大的帮助。

曾静派了一个代表去游说岳钟琪,还给他带了一封信,信中一字一句都是在控诉当朝皇帝的铁血无情。曾静以为岳钟琪会和他们同仇敌忾,谁知岳钟琪竟然转头就把书信呈给了皇帝,雍正自然立刻就下令拘捕了曾静,并把一干人等都抓起来审问了个遍。曾静害怕刑罚,只得说自己是被吕留良(当时已去世)等人带坏的。

大概是因为他的认错态度良好,雍正认为曾静只是乡曲“迂妄之辈”,他并不会对社会的安定造成什么影响。不光如此,雍正还把和曾静的对话编成了《大义觉迷录》,然后让官员监督曾静,到全国各地去演讲。

雍正这个做法其实很正确,为何这么说呢?因为雍正继位本身就经历的九子夺嫡的惨案,虽然雍正皇位来路很正,但是难免会有其他皇子的心腹到处抹黑雍正,而且雍正继位后又大刀阔斧改革,得罪了很多人,当时民间流传着雍正的很多负面新闻,雍正正是想借助这个手段消除大江南北对自己偏见。

也就是说雍正没有杀掉曾静,而是利用他为自己营造一个好形象,从这里也能看出曾静其实是雍正想杀却不能杀的人,那他为什么会选择曾静呢?因为曾静在这些人中最没有话语权,只是个小小的书生,他的影响力是最小的。而吕留良子孙辈们就没有那么好运了,雍正将他们贬为奴籍后还遣送到了宁古塔,那些曾复刻了吕留良书籍的人也没能幸免于难,当时死的人不计其数。这样看来,曾静可以说是这场文字狱中最幸运的人了。

然而新帝乾隆登基后,很快就下旨以“诽谤先帝”的罪名将曾静给凌迟处死了。人总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在那个背景下,曾静会有如此下场也不算冤枉。

参考资料:

《大义觉迷录》(199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