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栊翠庵里胭脂一般的红梅,寄托着妙玉多少红尘热望

俗语说,书读百遍,其义自见。红楼梦作为四大名著之首,要弄懂其中隐藏的很多深意,更是需要反复阅读,才能发现那些被忽略的细节。

我们说妙玉,位列金陵十二钗正册第六位,如此高的位次,曹公却未在前八十回里交代她的真实身份,以及与贾府的瓜葛,实是罕事。

虽然妙玉出场不多,但这丝毫不妨碍她成为红楼梦里被研究比较多的典型人物形象,皆因为她身在佛门心系红尘的精神世界和矛盾人生。

王国维说:一切景语皆情语,红楼梦里曹雪芹写人物性格、命运,并非平铺直叙,而是通过环境、景物、诗词等进行暗示和隐喻,妙玉栊翠庵中的红梅,就能很好地诠释她的人生。

一、让贾母赞叹的擅于侍弄花木的槛外人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一回,因为投了贾母的缘法,被贾母带着游览了一番大观园,贾母曾带刘姥姥到栊翠庵品茶。

这一段情节中,我们熟知的是妙玉嫌恶刘姥姥是脏婆子,弃了她用的成窑小盖盅,却忽略了最开始,贾母刘姥姥等人初进栊翠庵时看到的景象。

当下贾母等吃过茶,又带了刘姥姥至栊翠庵来。妙玉忙接了进去。至院中见花木繁盛,贾母笑道:“到底是他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比别处越发好看。”

这段情节细思别有意思,妙玉作为一个出家之人,竟然把栊翠庵中的花木打理的十分繁盛,连贾母这样生活品位极高的贵妇人,都忍不住赞叹。可知,妙玉对生活环境是极为挑剔和讲究的。

这院中繁盛的花木,具体都有什么,原文没说,但从后文可知,最少不了的便是那一片红梅。妙玉自称槛外人,每日守在栊翠庵中,没想到她的日常,并非日日青灯黄卷,而是常常修理花木,其不俗之品味可见一斑。

元春省亲一回,林之孝家的回复王夫人时,曾交代妙玉出身,其中有一句“如今父母俱已亡故,身边只有两个老嬷嬷,一个小丫头服侍。文墨也极通,经文也不用学了,模样儿又极好。”

这段话听上去,根本不像是一个出家之人的生活,倒像是个仕宦之家小姐的体统和生活日常,因此,妙玉虽然身在栊翠庵中,但她早已不学经文了,而是常常修理花木,邀人品茗,甚至时时关注着高墙之外大观园里的一举一动。

也因此,与她做了十几年邻居,且有半师之分的邢岫烟,很是了解妙玉品性和为人,在她得知妙玉自称槛外人时,评价她“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成个什么道理。”

二、宝玉乞梅背后折射出妙玉对红尘的殷殷热望

四十九回,芦雪庵众人联诗,有一段情节说的是宝玉乞梅,这一回的回目也是“琉璃世界白雪红梅”,可知妙玉栊翠庵中的红梅,在白雪映衬下,是异常惹眼的。原文有一段,即正面写到了栊翠庵中的红梅之盛。

(宝玉)于是走至山坡之下,顺着山脚刚转过去,已闻得一股寒香拂鼻。回头一看,恰是妙玉门前有十数株红梅如胭脂一般,映着雪色,分外显得精神,好不有趣!宝玉便立住,细细的赏玩一回方走。

每次读到这,都不由得惊叹于曹雪芹的倾世才华,他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写作手法实在惊人。前文贾母带刘姥姥游园时,是在深秋时节,且妙玉又是出家之人,按理栊翠庵应十分空灵静寂才是,但他却偏偏写栊翠庵的“花木繁盛”,正是为这一回里白雪中绽放的那一簇簇红梅伏笔。

宝玉在栊翠庵门外,能够看到院内红梅,且是十数株,可知红梅之盛。而这盛放的红梅,如胭脂一般的红梅,不正暗示着妙玉对红尘的热望与渴盼?

陆游曾写有《咏梅》诗,其中有: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这也恰如妙玉为人,她身在空门,却心系红尘,但她并不与钗黛等人在春日里争奇斗艳,而是开在万物凋零的冬季,做一枝傲立枝头的红梅,绽放着属于自己的青春。

宝玉还未到栊翠庵时,就能闻到红梅之特有的寒香,不由得让人想起王安石的《梅花》诗: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这一股寒香,绝非曹公随意写来,可与薛宝钗的冷香丸对看,更可与意绵绵静日玉生香一回,十冬腊月里宝玉从黛玉袖中闻到的香气对看。

红梅之寒香,正是妙玉之高洁品性的象征,曹公通过寒香二字,让其与宝钗之冷香,黛玉之奇香产生关联,且三种不同的香都发生在冬季,也可见曹公对妙玉这一角色的厚爱。

就连李纨这样深厌妙玉为人的守寡之人,竟然也独爱栊翠庵里的红梅,并以惩罚宝玉为由,让其去栊翠庵乞梅。至于宝玉是如何从妙玉那里乞到梅花的,曹公并未明写,而是留了白,只宝玉一句“你们如今赏罢,也不知费了我多少精神呢。”留给读者无尽想象空间。

我们也不难猜想,宝玉从妙玉那里求梅,自然不会是轻易得来的,两人一定有过一段非常有趣且文雅的对话,关于品梅、赏梅,妙玉对宝玉想来是有“刁难”的,她定会像上次请钗黛喝茶一样,大大地“卖弄”一番,然后才令丫鬟拣一枝上好的红梅相赠。

一面说一面大家看梅花。原来这枝梅花只有二尺来高,旁有一横枝纵横而出,约有五六尺长,其间小枝分歧,或如蟠螭,或如僵蚓,或孤削如笔,或密聚如林,花 码脂,香欺兰蕙,各各称赏。

这段话里,交代了宝玉乞到的这枝梅花非常具有观赏性,很适合插瓶,由此也能反映出妙玉的审美,以及平时对在观花修竹上下了多少工夫。这个画面,也不由得让人想起龚自珍的《病梅馆记》:

江宁之龙蟠,苏州之邓尉,杭州之西溪,皆产梅。或曰:“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为美,正则无景;以疏为美,密则无态。”固也。此文人画士,心知其意,未可明诏大号以绳天下之梅也。

宝黛钗等人赏梅的唯美画面,看上去令人向往,但我们通过这枝梅花的生长姿态,其实背后折射出的是妙玉矛盾且有些扭曲的人生,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邢岫烟说她脾气“放诞诡僻”了。

岫烟……笑道:“怪道俗语说的‘闻名不如见面’,又怪不得妙玉竟下这帖子给你,又怪不得上年竟给你那些梅花。既连他这样,少不得我告诉你原故。……他自称‘槛外之人’。又常赞文是庄子的好,故又或称为‘畸人’。他若帖子上是自称‘畸人’的,你就还他个‘世人’。畸人者,他自称是畸零之人;你谦自己乃世中扰扰之人,他便喜了。”

若栊翠庵之梅,为龚自珍所言之病梅,系妙玉刻意修剪折压而成,则恰如了她的“畸人”之称,谓不完整,不正常,孤单,畸零之意也。

三、慷慨赠梅背后隐藏着妙玉作为闺阁女子的青春悸动

冬日红梅象征着生命的蓬勃生机,而妙玉寄居栊翠庵之人,看似六根清净的她,实则从未了却尘缘,她将所有的青春悸动与红尘渴望,都寄托了在那一簇簇每年都会傲然绽放的红梅之中。

宝玉生日时,妙玉心中早有准备,特特地派人送去拜帖;贾母品茶栊翠庵,妙玉请钗黛和体己茶,更有一番关于品茶之妙论;湘云、黛玉中秋联诗,调子越发悲凉,也是妙玉忽然出现,续上了最后十三韵。

这一切,显然不是一个出家之人的本分,而熟读红楼我们可知,妙玉说是出家人,不过是顶着一个出家的空壳罢了,她作为闺阁女子的身份和自我认同,从未熄灭。她与钗黛等人一样,有着姣好的面庞,有着如花般的青春,更有着花季少女都会有的青春悸动。

如果说宝玉乞梅给了妙玉打开栊翠庵这座空门与大观园这座青春王国的契机,那么随后的妙玉主动赠梅,且是每人一枝梅花,则反映了妙玉在空门与红尘的挣扎矛盾之后,最终对于红尘乐事的主动靠近与拥抱的姿态。

妙玉判词说她: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在她的内心深处,从来就没有离开或放弃过红尘,她入空门完全是不得已,她既贪恋红尘,但又不得离开空门,长此以往,便养成了僧不僧俗不俗的矛盾人生观。

那一年冬日,大观园群芳齐聚,赏雪联诗,争奇斗艳,就连平素不大喜热闹的李纨和宝钗,也都参与其中,想来久居栊翠庵的妙玉,在宝玉乞梅之后,早已从宝玉口中得知大观园热闹盛况,又兼且有贾母、王熙凤等人赏雪品梅,更是激发了妙玉这个少女的青春悸动之心。

于是,她与大观园之外的世界,第一次来了一个主动的亲密接触,通过送每人一枝梅花,来表达她对红尘的渴盼之情。在其内心深处,也许曾不止一次想着放下所有清高与孤僻,加入宝黛钗等人的冬日盛会吧。

一墙之隔,便是两个世界。栊翠庵之外,在宝玉等人大吃烤肉之时,争相联诗之时,看到院内梅花在风雪之中傲然绽放之时,焉知久居栊翠庵内的槛外人妙玉,内心就没有过青春悸动呢?

作者:夕四少,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