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梅隆+终结者,为什么这都不灵了?

11月1日,《终结者:黑暗命运》在千呼万唤中强势来袭

然后,高开低走……

如今,猫眼上的票房预测是4亿人民币不到,豆瓣分数也从刚开分时的8.0陡降至7.1。对于一部传承多年、被寄予厚望的科幻大IP,这个成绩并算不上理想。

更何况,这部影片还被冠上了“卡梅隆唯一承认正统续作”的名头。

施瓦辛格和琳达·汉密尔顿等原班人马回归貌似也并未能迎来一波怀旧观影热潮。

“卡神”卡梅隆+ 超级IP“终结者”,为什么这么强大的阵容都不灵了?

不是卡神功力不再,也未必是“终结者”气数已尽,极有可能是“时势造英雄”。

高烧后的灵光乍现——终结者

1977年,受到首部星战电影《星球大战》的激励,非科班出身的卡梅隆本着兴趣与热情,埋首图书馆自学电影制作,决定辞掉“前途无量”的开卡车工作,跻身剧组。

他前往专拍低成本电影的“B级片教父”罗杰·科曼手下担任微缩模型师与助理制片,同时也接触美术设计与特效处理,展开了其“多工”的电影生涯。

很快地,卡梅隆有了首执导筒的机会,尽管那是个荒谬至极的经验。

《食人鱼2:繁殖》原导演因理念不合而离开,卡梅隆从特效指导被赶鸭子上架接任导演,却又因故被制片开除。

前后执导不过五天,待在剧组仅两个多礼拜,然而制作人拒绝把卡梅隆的名字拿掉,只为了让电影顺利发行。

“我只执导那部片一点点,所以我一点也不认为那算是我的处女作。”卡梅隆表示,因此这部片“几乎”成为卡梅隆初试啼声的一场恶梦

不过,卡梅隆也说“噩梦是重要的商业资产,至少我这么认为。”当时卡梅隆还身处异乡,试着为“拿掉自己没意义的挂名”跟食人鱼剧组做徒劳无功的抗议。

雪上加霜的是,某天他还发了高烧,精神恍惚之际,梦到了一幅骇人的景象:一具垂死躯体浴火而现,表皮因火烧脱落,还露出了金属骨架

噩梦过后,这些经历全都累积酝酿,成就了后来的《终结者》。难怪卡梅隆说“我认为是因为单纯、生猛且惊悚,造就了这部作品”。

卡梅隆亲自绘制的梦中影像概念图

价值1美金的“真·处女作”执导权

没什么人愿意出资让一位名不见经传的B级片导演,拍一部生化人追杀主角的科幻片。

为此,好不容易将梦中影像落成文字的卡梅隆,不得不以一块钱美金将剧本卖给制作人Gale Anne Hurd,也让其挂名编剧,唯一的条件就是想办法找到投资人,并且让他亲自执导这部片。

“我们都有一样的共识,就是这部片可以在洛杉矶街上拍,以节省、打游击的方式拍摄,这也是我在罗杰·科曼底下学到的。”卡梅隆说。

Hurd表示他们都认为,让小人物成就英雄事迹是很棒的概念:“Jim(卡梅隆小名)尤其认为女性角色更能表现这样的反差,因为在普遍认知的文化上,她们总是比较没有武装。”

也因此,平凡女主角莎拉·寇娜与生化人杀手之间的故事,便逐渐发展而成。

经典都来自“意外”

由施瓦辛格饰演的T-800终结者,表情冷酷、持枪戴墨镜的形象深植人心,不过其实当初他是想演男主角凯尔·里斯,但其体态与卡梅隆原先构想“可以混入人群、杀人于无形”的设定不符,而这些不确定性都在两人碰面过后,才有了大转变。

卡梅隆发觉,施瓦辛格对终结者的诠释很有想法,偶然瞥见窗外的光映在他脸上后不禁想着:天阿!施瓦辛格根本活像个终结者!

于是卡梅隆转而试图说服施瓦辛格饰演这位冷面杀人机器:“尽管施瓦辛格会从人群中突显出来,但这也替这部片注入出乎我意料的特别能量。”

卡梅隆亲手以施瓦辛格相貌绘制概念图,终于成功说服他饰演终结者。施瓦辛格也感慨:“卡梅隆说,他会把这部片拍得让观众忘却一切恶行,只因为我是个很酷的机器。”

差点被改掉的经典:“I’ll be back.”

如同007电影总需要的那段自我介绍“Bond, James Bond.”,终结者也少不了那句“I’ll be back.”。

但当初施瓦辛格曾想修改台词,因为他认为自己不太会发“I’ll”的连音,唸起来很拗口,所幸卡梅隆坚持拒绝道:“我不会教你怎么演,你也别管我怎么写,我写的就是【I’ll be back.】。”

后来团队到纽约宣传电影,有影迷冲向施瓦辛格喊着:“说一下!说一下那句【I’ll be back.】!”他才意识到自己有点别扭、刻意压低声线、放慢语速讲出的这句台词,有多麽受欢迎。

实体机器骨骼+操偶技术奠定特效基础

“卡梅隆在写剧本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有特效的想法了。他几乎把概念全写在纸上,只差下我们去实现而已。”特效师兼模型操作员 Shane Mahan

《终结者》逼真的机械骨架让许多观众赞叹不已,然而这部分的特效制作,其实来自备案中的备案

卡梅隆原本想找特效化妆大师Rob Bottin,但他已参电影《怪形》的制作;而后联络上《教父》化妆师Dick Smith,但Smith自认不擅长制作机械骨骼,才转而推荐了Stan Winston。

早在前制规划期,卡梅隆就以确立要制作逼真的机器人模型,而且他认为:“没有人以非道具服的方式做过机器人,但我并不想要一个用【真人】扮成的机器人。”

为此,Stan Winston的特化团队打造多具逼真的机械骨架,以操纵傀儡的方式表现终结者的动作。这样的机械偶技术(animatronic),也成为后续相关作品的动作参考依据。

故事板表现出,剧组如何透过演员模型与局部特写借位,拍摄“挖眼”戏码

当年《终结者》的定位,毕竟是一部低成本的科幻惊悚片,因此特效团队以所谓的“低科技(low-tech)”操偶手法来呈现这场戏。

“那只手掌其实是一个手套模型,操偶师就躲在桌子底下将手伸入其中,当施瓦辛格拉动机关时,他就跟着动他的手指。”特效化妆师Jeff Dawn表示。

另外,施瓦辛格本人的模型也被用在部分特写镜头上,尽管现在看来效果有些粗糙,但以当时的技术水平,已算是成功营造出极具真实感的恐怖气氛。

逐格动画呈现终结者动作

除了剧组人员操作的半身机械骨架,以及拍摄特写的等身与放大版实体模型,部分终结者露出金属骨架追逐男女主角的戏码,特效团队也使用微缩模型拍摄逐格动画

为了让观众更相信骨架就是施瓦辛格演的终结者,卡梅隆特别编排了一段,他遭车子撞击后跛脚走路的剧情,呼应之后从火中爬出的骨架同样瘸着一条腿,搭配逐格动画不自然的停顿感,更加强了这场追逐戏的诡异惊悚感。

微缩模型的应用:战场与卡车场景

微缩模型还应用在未来世界的战场,以及卡车爆破上。

微缩战场是由视效总监Gene Warren Jr.领军的Fantasy II团队,打造无线操控坦克与钢丝操纵的飞行器,以强迫透视(force perspective)的错觉视角,在微缩平台上拍摄而成,并采用大量烟雾掩饰部分纸板剪影背景,最后再合成演员于前景奔跑的画面。

卡车爆破片段则是最棘手的部分,微缩爆破技师Joe Viskocil解释:“宇宙飞船之类的爆破自由度很高,但象是油罐车这种你每天都会看到的东西,必须看起来非常真实。”

模型车是由轻量木材与保丽龙制成,确保爆破碎片不会伤及工作人员,其内部亦装载了一小袋汽油,连上引信拉线即能爆破,而为了达到与实拍残骸场景相符的画面,剧组试了两次才完成这段爆破场面。

时间穿梭,机器人夺权,图灵测试,液态金属人等概念,放到今天也不过时。

但是,同样的概念在30年前是超强冲击的“科幻片”,放在今天就是“炒冷饭”

《终结者:黑暗命运》从各方面来说都算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好莱坞大片”,然而却缺乏了当年“终结者”横空出世时那种震惊,突破性与前瞻性

《终结者:黑暗命运》的命运,如今看来,确实很黑暗,据说卡梅隆原本希望这部新作能让《终结者》系列绝地重生,再拍两部续集,开创新的辉煌。

但如今看来,此事已无多少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