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背心运动一年,大规模示威少了,但不满仍在

关注荷兰,从关注一网荷兰开始!

起源于法国,蔓延到包括荷兰在内的欧洲大陆的黄背心运动,昨天已经是一周年,荷兰媒体NOS以《Een jaar gele hesjes: massale protesten verdwenen, onvrede niet》为题发表文章,对这样的抗议运动进行了小结。

2018年11月17日,法国首次出现黄背心运动。在法国,这个运动以在各地设置路障,抢掠,特别把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作为战场为特征。这个周末,该运动庆祝出现一周年。记者弗兰克·雷诺特(Frank Renout)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很少有组织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

这个周六和周日,在法国全国宣布了约140场“周年抗议活动”。雷诺特说,在巴黎,警察禁止示威者聚集在香榭丽舍大街或重要建筑物上,这使得昨天从早上开始,法国的首都显得“特别的焦躁不安”。巴黎警方报道,昨天中午已有41人被捕。

弗兰克·雷诺特表示:“昨天,很多人都表示对马克龙总统的政策仍然有很多不满。”

据雷诺特说,抗议活动本周末到底将是什么样子还不清楚。黄背心的负责人不想在电话上说什么。如黄背心运动的负责人昨天在荷兰电台节目中说的,“因为他们被窃听了,当他们说些什么时,警察立即知道了。”

黄背心运动的起源和发展

关于黄背心运动的兴起已经有很多说法。一年前,这一运动始于人们对法国宣布的燃油价格上涨感到不满。为了显示团结,示威者穿着黄色背心。这种黄背心,是每个法国驾驶者在其汽车上必备的。

在接下来的几周内,抗议活动变得越来越广泛,规模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每个示威者都有自己上街的动机。他们或反对该国的贫富悬殊,或抗议中央政府权力过大或市民购买力下降的行为。

记者雷诺特说,“完全无组织”是这个抗议活动的重要特征。政府几乎对他们不能控制。“如果你穿上黄色背心,你就属于这个运动。”

雷诺特说,无政府主义同时被证明是该运动的一个弱点:“在过去的一年中,内部存在许多分歧。例如,由于团体向左或向右转,或者想加入某个政治团体参与政治而发生争执。”

雷诺特认为,这一运动对马克龙总统政策的影响是毋庸置疑的。黄背心运动成功地使人们对贫富差距感到不满,让政界把这一议题提到议事日程上来。结果,政府拨款170亿用于提高购买力。

雷诺特说:“法国有很多示威活动,但是从来没有一个活动能够如此迅速地获得如此大的成功,获得政府的巨大拨款。”

黄背心运动也促使马克龙更多听取法国人的意见。雷诺特说:“他更多地到法国各地,并与有关领域的人们对某些问题进行协商,例如,讨论养老金改革以及教育措施等问题。”

法国黄背心运动的影响,也启发了其他国家的姐妹运动。

荷兰黄背心运动将于11月25日庆祝成立一周年。一周之后,将在瓦尔斯(Vaals)的荷比德三国交界处举行周年纪念集会。

星期二,一个荷兰黄背心代表团将前往海牙的首相办公室和首相吕特(Rutte)会面。英格堡·韦斯滕多夫(Ingeborg Westendorff)将代表荷兰黄背心与首相进行严肃的对话。她在荷兰电台节目上说:“他说是民众的代表,但他却不听取民众的声音。我们不考虑自己参政,因为是他们选择了这份工作,而不是我们,他们必须做得很好。我们不认为我们属于一个组织,我们只是单个的人,只是对政府政策不满的个人。”

这个周末,法国的黄背心连续第53个周末走上街头。“但是,像一年前的30万那样的人数已经不再出现了,大概只有几千。”雷诺特说。

据记者雷诺特说,这并不意味着这个运动即将结束。“他们是非常有同情心的一群,大约一半的法国人仍然支持黄背心运动的各种要求。法国所有的研究表明,即使走上街头的人减少了,但是民众的愤怒仍然存在。”

法国费加罗报公布的一份民调显示,运动一周年前夕,仍有69%认为黄背心运动理由正当,较一年前运动刚开始时的74%微幅下降。58%受访者认为黄背心运动的诉求对自己有利,68%认为该运动对全体国人有正面影响;但同时也有65%的人认为该运动伤害经济,更有73%表示,黄背心对法国的国际形象有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