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永《千字文》攻略:这么详细,还有什么理由学不好呢?

一、智永与其真草《千字文》

智永,生卒年不详。南朝陈、隋间人,名法极,晋王羲之七世孙,山阴(今浙江绍兴)永欣寺僧,世称“永禅师”。相传40年不下楼,书《千字文》八百余本,分送浙东各寺。退笔头置大笔簏中,簏受一石余,五簏皆满。唐张怀 《书断》评其书:“微尚有道之风,半得右军之肉,兼能诸体,于草最优。”北宋苏轼《东坡题跋》言:“永禅师书,骨气深稳,体兼众妙,精能之至,返造疏淡。

智永真草《千字文》墨迹本妩媚俊挑,今人疑为唐人摹本。然墨本较之刻本更易直观显现古人笔法,故为习书首选范本。何况智永书法“精熟过人,惜无奇态矣”(李嗣真《书后评》),这一点无疑对初入书道者更是大有裨益,可较快地入手。我们这次系列讲座选用的是智永真草《千字文》的墨迹影印本。

二、用笔概要

清河绍基《东洲草堂金石跋》中日:“智永《千文》,笔笔从空中落,空中住,虽“屋漏痕”犹不足喻之。”分析此帖用笔,诚如何所言,无论起、行、收笔均力实气空,笔势浑穆。

1、起笔。智永《千字文》的起笔多空中作势,尖锋翻笔入纸,但并非直落直行,而是在笔锋落纸的一刹那有一个轻微的切笔动作,而后不露痕迹地行笔。这种起笔法看似漫不经心,实则需要深厚的手上功夫,初习者必须经过较长时间的训练才能稳住笔势。

2、行笔。关于行笔,今人多有忽视。清包世臣《艺舟双楫》中言:“用笔之法,见于画之两端,而古人雄厚恣肆令人断不可企及者,则在画之中截。”包世臣这段话言明了行笔与起、收笔同样重要。

智永《千字文》的行笔丰厚遒劲、骨力洞达。临写时要求能裹住笔锋,手腕沉稳且轻虚,以达到力实气空的线条效果。

3、收笔。明董其昌〈画禅室随笔〉中谓:“无垂不缩,无往不收。”此帖中的收笔多蕴藉丰润,笔去而势未尽。临习时,要有一种静穆的心态,注意收笔的蓄势,处理好收与放的关系。

三、临写准备

每当我们面对一本新帖时,应掌握一些临帖常识,充分做好临帖前期的工具准备与心里调解,切不可“笔不论柔与硬,腕不论低与高”。应尽可能多地去了解每一本字帖所处的时代(当时的书风、用笔、用纸、作者的取法等)、书写的背景(作品书写年代及作者书写时的年龄、心境等)、相关的评论等方面的资料,以便于我们较好地理解原帖、走近原帖,达到事半功倍的临写效果。

在临写智永真草《千字文》之前,笔者以为要注意以下两个方面:

1、把握字形,确定临字的大小

此帖字径大多不过2厘米,结构方正稳健,气息畅达。由于这是智永书写的一本普及性书法字帖,因此它并不追求险绝多变的体势,而是注意结字的稳健、匀称,力求符合大众的审美观,以便于人们欣赏、学习。我们在临习时,要抓住本帖的这一要旨,把握住字形特点。初习时可悬腕书写,字形基本与原文相当为宜;待有一定基础后亦可悬肘书写,略放大字形。

2、对笔、纸、墨的选择

此帖真书介于中楷与小楷之间,可视为小楷。小楷在结字上要“舒展开疏,间可跑马”,因此对临写者指、腕的要求甚高,执笔要紧,运腕要活。总体而言,临习真、草二体,可如虞世南《笔髓论》中言:“真一(距笔头一寸)、行二、草三,指实掌虚。”

小楷落笔及草书的折转引带全仗笔尖部位运行,所以动作要爽洁、清劲、准确,宜用弹性较强的纯狼毫书写。在用纸上,由于所临字较小,线条纤细,点画间留白较少,因此不宜在渗化严重的生宣上书写。平日临帖可用毛边纸,创作可选用七成熟的宣纸,如色宣、仿古宣、瓦当宣等。在用墨上,同样应防止渗化,切忌为追求墨色变化而兑水书写。

四、真书的用笔分析

智永用笔“精熟过人”,其笔法绚烂多姿,富于变化。我们在临习前应先认真读帖,留意帖中相同点画的不同写法,找出规律。

(一)横的写法

1、长横

作为一字的主画,长横起着稳定字势、调节节奏的作用,应写得生动得势。此帖中的长横一般有三种形态:

其一如“举”字长横,书写时笔管略向左下方倾侧,笔锋落纸后向左下方切笔,而后抵住右行,至收笔时将笔稍抵提起回锋。此横寓凌厉遒劲之势。

其二如“妾”字长横,笔行至中段稍提,收笔向右下稍顿而成。此横呈轻灵婉转之态。

其三如“具”字长横,尖锋入纸后迅速挺直右行,前轻后重,刚直有力。此横有劲健流动之势。

2、短横

短横在此帖中的形态颇多,或笔锋上行,取仰势,如“老”字上横;或笔锋下顿,取俯势,如“杯”字右部之横;或尖锋入纸,求劲利,如“情”字右部的横;或切笔向右上提锋,求果断,如“求”字的横;或平直坚挺,求沉实,如“耳”字的上横;或婉曲多姿,求妍媚,如“且”字下横。

3、横的变化

汉字中的横画最多,因此其形态、体势的变化也颇多。深谙于此的智永在用笔上更是多变,下面拈出几例说明。如“士”字两横并列,上横前重后轻,取仰势而放之,下横前轻后重,取俯势而书之,对比鲜明。如“任”字右部的三横,上仰、中平、下俯,长短各异,变化自然和谐。又如“声”字中的横画,自上至下依次减细,且各横之间均有笔势上的照应,至末横处理成提画的走势。临写中,对横画较多的字,应多观察分析,找出共性,举一反三。

(二)竖的写法

汉字横多竖少。竖是字的骨干,起着支撑字形、稳定重心的作用,宜写得劲健挺拔。

1、长竖

此帖中的长竖有以下三种:

一为悬针竖,如“ ”字右竖,起笔时与上一点画呼应,笔锋迂回而下,收笔时出锋,显出畅意流美之态。

二为重露竖,如“辞”字最后一笔竖,收笔时回锋,显得浑厚沉静。

三为“行意竖”。由于此帖行意浓厚,因此字中时有行书笔意的点画,如“斩”字末竖,显然是为求流畅的笔势而带出。

2、短竖

短竖在写法上与长竖相似,有起、收笔上的藏露变化,有相向、相背的体势变化。

(三)点的写法

待横、竖将手、腕训练得较为稳定后可转入对点的学习。南宋书学理论家姜夔言:“点者,字之眉目,全藉顾盼精神,有向有背,随字异形。”

点为字之神,点亦富于变化,但何时用什么点并非可以随心所欲,而是要遵循一定的规律。如左右两点用于字首、字中,一般就是如“糠”、“嫡”、“少”的写法;用于下部,一般就是如“凉”、“员”、“异”几种写法。四点底一般也只有如“熟”、“谦”等为数不多的几种变化。而上下两点的写法,由如“钧”、“扇”二字可见,上下三点由“沉”、“落”二字可见。

此帖中点单独出现时,形态最多的是侧点,书写时笔取侧势,锋尖入纸用力向右下,待毫铺开后笔锋稍顿,衄挫回锋。其他还有直点、长点、垂点、撇点、挑点、平点等,书写时要留意它们与不同笔画搭配时的形态,找出规律性。

五、草书的用笔分析

孙过庭《书谱》云:“草以点画为情性,使转为形质。”因此对草书的用笔把握首先体现在使转上。智永笔法精熟,“笔笔从空中落”,故而可以说,智永此帖草书教科书般的笔法为我们做了极好的示范。

(一)使转

此帖在使转上达到了“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孙过庭《书谱》语)的艺术效果。其转笔淳厚流畅,灵动而不诡异,沉实而不呆板。

1、下转。如“霄”、“易”二字之横下行时,腕部要随之缓缓外转,使锋居于正中,忌勾指直接向下。

2、上转。如“充”、“肠”二字,在笔上转时不可懈怠(勿猛提笔),稍驻后翻转而上,忌机械硬转,令锋散开。

3、平转。如“饱”、“畏”二字笔至平转(撇折)时腕要稍向内翻,并在转处稍顿。行笔时注意要手腕轻虚,避免动作过大。

4、连转。转笔处顺势相连,行笔动作基本一致。但转折中应注意动作到位和连转处的变化。草书使转中最难的是上、下转交替进行,如“委”、“寓”二字。临写时首先要看清行笔线路,其次要把握好腕部动作,可先在空中熟悉两遍后落笔。检验连转动作是否正确的方法是审视线条的起、行、收处,不能出现散锋或尖薄的情况。如果动作不对,应及时调整,直到准确为止。

(二)横

草书中多牵丝映带,许多点画相互依存,横画也不例外。它可以与竖、撇、捺、点等连接在一起,难分彼此,如“佐”、“曲”、“弱”、“营”等字。当然,相对独立的横画也会以不同的姿态出现在字中,与字的其他部分互相呼应。

1、短横

草书中独立的短撇一般为字的首笔或末笔,其起、收有轻重,体势有俯仰。一般上横多用轻起、仰势,如“飘”字;亦有切笔入纸重起者,如“青”字。下横多取俯势,如“士”字;有重起轻收者,如“旦”字,也有重起重收者。

短横中还有一种逆势写法,如“执”字。此法多用于横连竖,目的是顺势。

2、长横

长横多为一字之主笔,一般呈左低右高之态。长横在用笔上变化颇多,如“晋”字中横尖锋杀纸而入,凌厉劲健;“耻”字上横尖锋轻入,辅以提按,含蓄蕴藉;“每”字上横翻锋入纸后提笔右行,至收笔处顿锋上转,沉实婉转;“并”字末横取隶意,一波三折,意趣自足;“丁”字之横呈下俯之态,顾盼含情。

(三)竖

字中竖画好比搭台的支柱,一般写得挺直厚重。

1、短竖。根据所处的位置,此帖中的短竖有以下几种形式:位于左,多用垂露,只是起笔或轻或重,如“佳”字;位于中,大多与其他点画相连,变化多端,如“维”字;位于下,一般厚重有力,支撑上部,如“闲”字。

2、长竖。《千字文》的示范性约束着作者的个性发挥,因此本帖中没有抒情畅意的特长竖,只有相对较长的竖。如“植”字的长竖居于左,切笔下行,丰润秀逸;“刻”字的长竖居于右,行笔轻重变换,颇有动感;“想”字的长竖承上启下,巧妙地将字的气息绾结于一体。

(四)点

其实,看似简单的点往往是书法中最具变化、最难表现的,因此临写时一定要多观察、多比较,体会其用笔的细微变化,抓住其个性与共性特征,使之成为点睛之笔。

1 .单点

单点并非孤立存在,它与其他点画仍有相呼应的关系。单点作为首笔或未笔时,一般多用俯势,笔毫入纸后向右下稍顿弹起,如“庙”字;亦有取仰势者,如“跃”字的左上点,起笔与横法类似,笔锋向右稍转后即折回而下。

另外视字的结构,具体作点时还应留意其角度的变化。

2、双点

双点一般笔势相连,分为上下点和左右点。

(1)上下点。如“论”字末熟练的提按,在上点完成后顺势带出下点;“嗣”字右部两点稍作翻腕,一笔而成,凝练有神;“禄”字中右两点开张大气,气势汹涌,角度、收放变化自然;“盗”字左上两点行笔稳健,气息相连。

(2)左右点。如“凉”字右部下两点饱满沉实,遥相呼应;“羲”字上两点笔力千钧,峻急飞动;“乎”字的两点提按自如,一气呵成;“微”字的两点纵横交错,轻灵洒脱。

3、多点

多点并列要注意各点的不同写法及相互间的呼应。

(1)横式。如“密”字中部的点,重起顿笔后转腕提笔,而后翻锋向上完成左右,至右时,腕外转顿笔顺势完成右点。如“羔”字中的横点,笔势起伏,提按、顿挫极富节奏感。

(2)纵式。如“清”字上点采用单点的写法,下两点一笔写成并顺势提出与下一笔呼应。“落”字中左下三点一笔写成,由轻渐重,简约而凝练。

(五)撇

草书中的撇画多与其他点画相连或相映。

1、长撇

此帖中长撇或厚重沉实,线条遒丽,如“映”、“初”二字;或凝练老辣,劲挺畅意,如“廉”、“碑”二字;或笔意婉转,飘逸洒脱,如“沙”、“接”二字。

2、短撇

短撇变化较多。如“欣”字之撇藏锋入纸,腕外转撇出;“戚”字之撇由上一笔顺势带出,翻转灵活;“求”字上撇由横变异而来,状若兰叶;“夙”字之撇露锋直下,迅速发力。

(六)捺

草书为了取势的需要,形态完整的捺一般出现较少,取而代之的多为反捺。

1、长捺

长捺多以反捺出现者居多,如“ ”、“履”之捺均轻入轻收,中截浑厚;而“秦”、“岳”之捺取章草意,收笔含蓄。

2、平捺

此帖中平捺的写法较为统一,多尖锋入纸后向右下行笔,渐行渐按,至尾部稍顿捺出,隶意盎然,如“逸”、“运”二字。

3、短捺

在草书中,短捺多化为姿不同的点,如“读”“笑”“实”“囊”各字。独立者多饱满厚重,如高山坠石;连带者多婉转流畅,似泉水奔涌。

(六)钩的写法

作钩之法,需蹲锋,令钩饱满劲健。钩的变化较多,但写法大致相似,只是方向、长短、粗细的差异而己。竖钩的起、行笔与竖相同,至将转笔处手腕稍向右上翻,而后向左平推而出,如“则”字之钩。

本帖中的竖钩也有拖钩法,即出钩时将笔锋调正,掣住笔势向左稍行钩出,如“孰”字左下的钩画。钩的形态一般有以下几种,兹列出典型字例,可强化练习,如“宅”、“弱”、“飘”、 “心”、“贼”、“处”字中的竖弯钩、横折钩、弯钩、斜钩、卧钩等。

(七)折的写法

折是由横和竖搭接而成的。智永真书的折笔多暗转,劲力内敛,如“伊”、“旦”二字的折,转处笔势稍顿,圆锋而下,折处圆劲而有张力。而“曲”、“忠”二字之折,则笔至转角处提笔换锋,抵住下行,折处笔力盎然,似切金断玉一般。

以上分析了智永真草《千字文》中真书的笔法特点。需要提醒临写者注意的是,此帖真书类似于行楷,笔致流畅圆洁,故而要想更好地表现其笔端灵便畅达的气息,则必须具备一定的行书基础。因此在临写此帖的同时可穿插临写王羲之的行书帖,以切准智永楷书与王字行的契合点,达到由形入神的目的。

六、草书的结构特点

虞世南《笔髓论》言:“草即纵心奔放,覆腕转蹙。”笔势的迅疾自然给草书结字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千字文》专为习书而创制,因此其草法相对工稳、规范了许多。

1、气息绾结

文章要“形散而神凝”书法亦然。草书更应讲究跌宕起伏、大开大合间的气息绾结。如“嵇”字翻转腾挪,一笔而成,体势紧凑;“临”字各部分虽相对分离,但笔势不断,气息贯通。

作草求势,或绵转折,或笔断意连。而势的表现主要通过改变笔顺和简化点画达到。如“并”字先写两竖再完成两横,令整字行笔便捷顺畅。再如“躬”字本来较为复杂,而经过简化笔画,自然就容易贯气了。

2、字形多变

草书讲究整体美,而这种美靠什么实现呢?表现在字法上便是字形变幻和大小穿插。相对来说,《千字文》作为习书范本,其大小变化并非十分突出,但临习时不应忽视,尤其应注意训练以结字大小调节书作的节奏。而字形的多变是根据字的结构来随机处理的。总的原则是在注意字形饱满的同时避免出现正方形或长方形的字势,力求以形变增强书作的节奏与韵律。

3、揖让有度

王羲之在《题卫夫人〈笔阵图〉后》中言:“意在笔前,然后作字。”作草尤需如此。下笔前应预想各部分的空间比例,然后落笔。

4、伸缩得体

字法要打破正方或长方的呆板走势,就必须要注意伸缩。一般情况下,左右、左中右结构的字要注意各部分的长短参差,勿使齐平,如“绛”字;上下、上中下结构的字要注意各部分的宽窄搭配,如“寥”字;独体字要注意点画的伸缩,令字形多姿多彩,如“毛”字。

5、疏密映衬

智永草书《千字文》中,有左密右疏者,如“散”字;有左疏右密者,如“谁”字;有上密下疏者,如“历”字;有上疏下密者,如“带”字;有中疏外密者,如“领”字;有中密外疏者,如“感”字。

总体看来,智永草书《千字文》由于其书写宗旨的制约,在结字上仍以匀称、沉稳为主。当然,如果运用于创作,我们可以放开一些,增加行笔的连带及体势的变化,让笔意更抒情一些。

七、历代《千字文》名帖介绍

《千字文》是传统的蒙学范本之一,相传为梁武帝时员外郎周兴嗣所撰,叙述有关自然、社会、历史、伦理、教育等方面内容。全文共1000字,无重复者,成四字韵语。与其他蒙学书有所不同的是,《千字文》是专为学书而创造的,因此历代书家以《千字文》为题材的作品很多,兹选出几种予以介绍,以便开阔视野,有比较地学习。

唐代为中国书法的鼎盛时期,怀素更以其富有特色的草书誉满书坛。晚年其亦以小草书写了《千字文》。该帖84行,1045字,艺术风格不像其大草般纵横狂怪、奔放险峻,而是给人以恬淡洒脱、神定气闲的艺术感受。

唐人高闲在书法史上并不出名,但其传世草书墨迹《千字文》残卷却显露出深厚的书法造诣。该卷行笔遒劲刚健、灵动跌宕,盘旋流转间尽显盛唐的气度与风范。宋人的《千字文》名作当数徽宗赵佶的瘦金体《千字文》及草书《千字文》,另有徐铉的篆书《千字文》也颇可观。至元代,赵孟頫六体《千字文》一枝独秀,广为流传,亦为“赵体”的一时风行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明、清及近代,作《千字文》者亦不乏其人,如文彭的楷书《千字文》、沈粲的草书《千字文》徐霖的篆书《千字文》、徐渭的行书《千字文》还有王宠、傅山、于右任、来楚生等都有《千字文》书法传世,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广为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