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杀商队,又屠使团,花剌子模为何一错再错?

公元1218年,花剌子模屠杀蒙古商队,这使得蒙古汗国与花剌子模之间的战争变得一触即发。

由于花剌子模最终失败了,所以他们在历史上所扮演的形象,通常是狂妄自大的脑残。可如果我们抛开先入为主的政治宣传,会发现真实的历史一定远比史书所写的更复杂。

由于这段历史的资料过于稀缺,所以很多内幕我们弄不清楚。但有一点我们可以肯定:这种关乎国运的大事,肯定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决定的,必然是整个领导层坐在一起不停研究和讨论,最终才得出的方案。

我们可以说花剌子模的选择是失败和错误的,却不能说它是幼稚和不可理喻的。

铁木真能够从蒙古部脱颖而出,能够在草原争霸战之中笑到最后,可以在与金国的八年战争中牢牢把握主动权,他肯定是一个极富理智又极有大局观的枭雄。

对于这样的人而言,寻常小事根本不足以影响他的情绪。可当花剌子模的商队来到蒙古汗国之后,铁木真却用一种近乎于羞辱的方式,狠狠地折辱了这支商队,这正常吗?当然不正常。

铁木真敢这样做,是因为他想和花剌子模开战吗?从结果看,是的。但从时间线来看,答案却是否定的。

铁木真对花剌子模咄咄逼人,并不意味着他想立刻与花剌子模开战,而是希望花剌子模不要插手自己与屈出律的战争。

这又是从何说起呢?得从公元1206年说起。

公元1206年,铁木真基本统一草原世界,称成吉思汗。草原世界的残余敌对势力,大多在屈出律的率领下逃到了阿尔泰山以西的西辽。

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铁木真并没有将屈出律斩草除根的打算,反而将重心放在东方,着重攻略金国。这也导致了屈出律在西辽混得风生水起:先是成为驸马,后又成为国王。

铁木真难道不懂“宜将剩勇追穷寇”的道理吗?当然不是,而是因为铁木真认为此时西征的时机并不成熟。

越过阿尔泰山追击屈出律,对于刚成立的蒙古汗国而言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而当时的西辽又很强大,继西辽之后的花剌子模同样不会放任铁木真插手西方事务。

在这种背景下,铁木真只得优先解决东方问题,力图灭掉金国,至少也要把金国打残。只有缓解一边的危机之后,才有精力攻略另一边。

等到公元1218年,此时距离屈出律率众出逃已过了十二年,距离屈出律成为西辽国王也已过了七年,铁木真发现时机成熟了。

到了公元1218年,铁木真对金国和西夏都取得了初步胜利,自然可以腾出手来解决西边的问题。

对于铁木真而言,最好的结果是自己和屈出律单挑,只要能做到这一点,屈出律就死定了。为此,铁木真才摆出一副高调的姿态,希望花剌子模不要牵扯到自己和西辽之间的战争中。

但花剌子模作为一个新兴强国,自然不会对铁木真屈服,上手就干掉了蒙古汗国的商队,给了铁木真迎头一击。

花剌子模就是用这种方式告诫铁木真:别把手伸得太长,当心被我打断!

对于花剌子模的这种行为,铁木真自然很恼火,但他想到此时的心腹之患是屈出律,便决定对花剌子模暂时忍耐。于是又派了一支使团前往花剌子模,希望双方能够和解,但花剌子模又把铁木真的使团屠杀了。

以上内容是站在蒙古汗国的角度写的,虽然是历史事实,但绝不会像铁木真所描述的那样。因为按照传统史书的观点,铁木真纯洁得就像小白羊一样,要不是花剌子模太过分,铁木真根本不可能动刀兵。

这是事实吗?当然不是。

请大家永远记住一件事:对于铁木真这样的乱世枭雄而言,他就算披上羊皮也不会给人一种纯洁的感觉。他不欺负别人就算好的了,谁敢没事欺负他呢?

所谓“铁木真一生征战只为复仇”之类的论调,不过是谎话千遍成真理而已。

面对杀害自己商队的罪魁祸首,铁木真一定恨得牙痒,但心腹大敌屈出律还活蹦乱跳呢,铁木真根本没工夫找花剌子模的麻烦。

在这种背景下,铁木真只得再次派出使团前往花剌子模,希望双方能和解。

对于铁木真的这种做法,花剌子模会怎么想呢?答案很简单:铁木真这是在麻痹我们,别上当!

我无视你的颜面,屠杀了你的商队,你居然还巴巴过来求和。面对这种情况,谁敢说铁木真不是别有用心呢?

你用这种方式稳住我,然后优先解决最紧急的问题,完事之后再来找我的麻烦。如果我连这都看不出来,那我以后就不用在江湖上混了。

想明白这点之后,花剌子模直接动手杀了使团的正使,并将副使的胡子剃掉放了回去。

读到这一段的时候,我觉得非常怪异,因为它不合逻辑。

花剌子模看透了铁木真的伎俩,就应该避免陷入铁木真的圈套。在这种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想方设法地敷衍蒙古使团,同时加强与西辽的联系。只要双方能够实现有效联合,蒙古汗国就不敢轻易西征。

再不济,也可以完全置身事外,任由蒙古汗国和西辽火并,自身抓紧机会备战。

可花剌子模的做法,却有点像吸引火力:我就是不跟你和好,你们蒙古使团我也照杀不误,有本事你来打我啊!

这样做对花剌子模有什么好处呢?

如果蒙古使团真是花剌子模杀的,那么最合理的解释应该就是:花剌子模内部不和,摩柯末苏丹并未能真正做到集权。

在内部声音不统一的情况下,有人越过摩柯末苏丹,对这支蒙古使团下了毒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呢?还是利益使然。

公元1206年,铁木真建立蒙古汗国的时候,西方霸主并非花剌子模,而是西辽,当时的花剌子模只是西辽的属国之一。

花剌子模之所以能够成为继西辽之后的又一位西方霸主,完全是因为他们抢占了本属于西辽的利益。

我在前几天的文章里说过,在铁木真全力东征收拾金国的时候,西方世界同样不平静:公元1211年,草原残余势力代表屈出律取代了原本的耶律皇族,摇身一变成为西辽的新国王。

西辽原本是西方霸主,内部却发生了这样的大事,实力不弱的属国花剌子模趁势脱离了西辽的掌控,并开始迅速发展壮大。

当公元1219年铁木真西征时,花剌子模的首都是撒马尔罕,可撒马尔罕是在公元1213年才并入花剌子模的。换言之,在铁木真西征之时,撒马尔罕成为花剌子模的首都只有六年时间。

这就能说明一点:花剌子模的扩张过于迅速,首领摩柯末苏丹还未来得及全面集权,国内可以挑战他的实力派并不少。

为避免被摩柯末苏丹干掉,这些实力派自然就想到了“养寇自重”。

按照摩柯末苏丹的想法,蒙古汗国打算收拾西辽,花剌子模最好是置身于事外,顶多给西辽一点援助,但不要被拖入战争泥淖,趁铁木真还没打过来的时候赶快集权。

只要摩柯末苏丹集权成功,花剌子模内部只有一个声音,那摩柯末苏丹并不会畏惧蒙古汗国和铁木真,因为花剌子模正是在摩柯末苏丹的主导之下,才完成了从西辽属国到西方霸主的转变。要论个人素质,摩柯末苏丹也是极其优秀的。

但蒙古使团突然被屠杀,摩柯末苏丹根本没机会置身事外。花剌子模实力派采用这样的方式,迫使摩柯末苏丹暂停集权的步伐,大家倾力合作应对蒙古危机。

摩柯末苏丹怎么办?摩柯末苏丹也很恼火啊。好好的算盘被打乱了,必须提前面对蒙古汗国这样的庞然大物,谁的心里会好受呢?

但事已至此,后悔是来不及了,必须想办法度过这个难关。在这个背景下,蒙古汗国和花剌子模都把目光对准了曾经的西方霸主——西辽。

这一切的起因就在于西辽,如果没有西辽,蒙古汗国和花剌子模或许会敌对,但等到摩柯末苏丹完成集权之后,双方未必会真打起来。

可就是这最重要的西辽,在谈及铁木真西征的时候,几乎没人提及。在这件事情上,传统史书主要在模糊重点,混淆是非,如果这都不是政治宣传,什么才是呢?

西辽是花剌子模和蒙古汗国博弈的焦点,又是双方的缓冲区。蒙古汗国自然希望能由自己独吞西辽,退一步说,和花剌子模平分西辽也是可以接受的。

但在花剌子模看来,保证西辽不被双方吞并,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摩柯末苏丹此时亟待解决的是内部问题,他绝不愿意在此时与铁木真过招。

如果蒙古使团没有被杀,花剌子模或许还能略微拖延一下时间。换言之,谈判嘛,自然得有来有往,自然得耗费时间,摩柯末苏丹可以用这些时间来整合内部。

如果铁木真胆敢破坏规矩,摩柯末苏丹就有充分的理由说服国内大小实力派,集中力量支持西辽。

但现在双方已经撕破脸,再耍花招也没什么用了,花剌子模必须和亲自下场和蒙古汗国角力,否则西辽断然难保。

角力的结果怎样呢?我们都知道了:就在公元1218年,铁木真西征的前一年,西辽被灭,屈出律被杀。

花剌子模还是没能保住西辽,摩柯末苏丹的集权过程被打断,以后也不会再有机会集权了。

因为蒙古人就要杀过来了。

蒙古汗国为什么能够在角力中战胜花剌子模,并最终干掉屈出律、灭掉西辽呢?原因自然有许多。但目前我们所能确定的最重要原因,应该是宗教原因。

屈出律出身于草原乃蛮部,他们本身是信基督教的,当屈出律成为西辽国王之后,无视西辽的宗教信仰自由,强迫广大穆教徒改信基督教和佛教,惹得民怨沸腾。

蒙古人信萨满教,但在宗教信仰自由上,铁木真足够开放。这里面固然有铁木真对宗教警惕的原因(为此杀了通天巫阔阔出),同时也是铁木真高超怀柔手段的体现。

想当初,畏兀尔和哈剌鲁也是西辽的属国,当他们主动投降蒙古汗国之后,铁木真立刻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两国国王。

铁木真的确是一个吃相难看的乱世枭雄,也是一个权力欲极强的人,但不可否认的是:铁木真对自己的亲人一直非常好,铁木真的女婿们在蒙古(以及之后的元朝)几乎世代富贵。

对于西辽实力派而言:屈出律是个混蛋,强迫他们更改宗教信仰;铁木真却很厚道,畏兀尔和哈剌鲁投降之后,一直跟着他吃香喝辣,还给他当女婿。

将心比心,如果你是西辽实力派,你会怎么选呢?

蒙古铁骑进入西辽的时候,受到了广大西辽人民的热烈欢迎,“箪食壶浆”的场景屡见不鲜。最终,铁木真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就几乎占据了整个西辽。

铁木真恢复了他们的宗教信仰,并大肆笼络当地实力派,稍事休息之后才继续西进,对付花剌子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