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心中的娱乐圈“嘴炮王”是谁?

综艺的噱头,竟然是看导师嘴炮。无论是演技比拼、舞蹈battle还是音乐选秀,竞赛类综艺中的看点往往在导师或评委身上。

最近演员综艺扎堆,你pick他们的标准是什么?

精美的舞台布景?演员的流量或演技?明星导师的名气?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我,最有兴趣的当然还是导师们的嘴炮。

我的眼睛已经离不开死丫头了

综艺的噱头,竟然是看导师嘴炮

无论是演技比拼、舞蹈battle还是音乐选秀,竞赛类综艺中的看点往往在导师或评委身上。

一般来说,导师分三种,一种是本身是顶流。

中国跳街舞的比四字弟弟好的,打篮球比白敬亭好的,对机器人了解比郑爽多的,少说也有一火车,但是节目对流量有刚需,更需要一个和低年龄层观众亲和度更高的艺人。

一种是十几年前选秀那样,找过来人或者节目组的元老。

超女时代的评委,大部分话题度不太高。

除了像朱桦、影子、巫启贤、海泉、顺子这些本身就是歌手的评委,还有像宋柯这样的企业高层、行业大拿,或者夏青这样的节目制作人。

我怀疑夏青是想看海选所以才当评委哈哈哈哈哈

但这两种对于大众来说,其吸引力恐怕不如简单嘴臭,极致刻薄的柯以敏。

曾经一位刚满18岁的选手,因为害怕自己接下来的演唱有瑕疵,主动告知评委自己感冒,没想到柯以敏直接请滚。

但是选手上来各种推脱也是很烦

后来还出现了画风清奇、姿态迷惑的奇女子杨二车娜姆。

在《快乐男声》里当评委不仅说话带刺,有时兴致高涨到让观众生怕她把男选手吃干抹净。

可能也是对姐姐款不感兴趣

虽然还没有微博热搜,但杨二车娜姆的毒舌语录已经在网络和坊间口口相传了。

两位毒舌评委并没有惺惺相惜,还经常处于一种水火不容的互掐状态中。

杨二车娜姆因为经常头戴红花,被柯以敏形容是“中国第一媒婆”。杨二车娜姆的回应也很毒辣:“我看她才是一个单细胞,简直就是在用屁股思考问题。”

两位女评委的毒舌让选手瑟瑟发抖,而巫启贤的犀利也堪称“选秀克星”,郁可唯就领教过。

那时郁可唯参加《09超级女声》海选,虽然唱功强大,但用的却是小酒吧唱歌的那套方式,显得漫不经心。

巫启贤戳心点评:“你以为会唱几个转音就能唱好爵士?你唱歌没心没肝没肺,不真诚,没人会为你感动。我让你晋级,因为我知道你能唱,但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回去想想吧。”

这次毒舌对郁可唯很受用,到初赛的时候她真的像变了一个人,气质、气场、灵魂都回来了。

郁可唯本身有真材实料,巫启贤的毒舌对她来说是当头棒喝,但对于很多“牛皮灯笼”,就算被章子怡当众狠批“没有信念感”,依然不会有任何进步。

对于一些脸皮薄的人,导师的嘴炮甚至是摧毁性的。

2005年,巫启贤曾和包小柏、包小松一起, 在台湾省的综艺节目《快乐星期天》中,把余天的儿子余祥铨骂到精神崩溃。

那时余祥铨上节目参加“艺能歌喉战”,结果一开口就忘词,后面也完全不在拍子上,三位导师无情按下淘汰键。

接着就是车轮战式的毒舌点评:“有了乐队伴奏你就是天王吗?这只是变成你的高级卡拉OK场所”,“不要以为你爸妈是余天、李亚萍,就可以进入演艺圈”,“成为线上艺人的标准到底在哪里?”。

节目之后,余祥铨开始出现精神不稳定的情况,会莫名紧张、怕生,甚至失控大叫,余天夫妇心疼极了,找来医生给他治病。

一直到去年,还有余祥铨病发的新闻……

可是巫启贤和包氏兄弟也很无奈。

在他们看来,自己只是把录音室讲给歌手听的建议放在电视上,并没有谩骂或人身攻击。结果却被余天夫妇大骂“王八蛋”,并且被告上法庭。

嘴炮有风险,毒舌需谨慎,但选秀节目发展至今日,还是禁不住有料有地位的导师评委一针见血,不吐不快。

比起当年柯以敏简单粗暴的“滚”,那是越来越精准和过瘾了。

导师嘴炮PK,谁才是真正的“五角星战士”?

周五《演技派》《演员请就位》,周六《我就是演员》,观众的节目单安排得明明白,而几档节目一次次冲上热搜,很多时候都是因为导师们的嘴炮。

之前写过赵薇的嘴炮,这回我想扩大战火范围,让几位导师也来PK一下。

1、《演员请就位》战队代表:李诚儒,郭敬明,赵薇

“儒”学大师李诚儒一上来,就用“如芒刺背”、“如坐针毡”把董力和郭俊辰的(尴)表演点得明明白白。

后来还有如鲠在喉

作为《演员请就位》里杀伤力最大的嘉宾,李老师属于拿奖不多但国民度很高的演员。

演过警察也演过流氓,和章子怡一样,身上有着虎虎生威的气场。

可能是90年代就身价上亿带来的底气?

但最自如的,还是他说话时打配合的动作和语气,气不死对方算他输。

在节目里,他diss完演员真的不怎么样的演技之后,还要顺带diss一下剧本和原作者。

不知道郭敬明是不是已经用奢侈品钢笔把李诚儒记在了限量版笔记本上

不仅语言够诛心,神态也要够倨傲。

有人看他不顺眼,因为他说话时带着那种不屑一顾的过来人的情绪太浓厚了,很容易让人联想起侃侃而谈的油腻中年。

李诚儒的表情,是一种面瘫式的丰富。虽然表情总是那个样,但是结合他的肢体动作,你可以准确感受到他到底是在diss,还是夸奖,还是无语到不想说话。

说话是说到点子上的,但无奈的是,李老师表达的逻辑总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做不到就事论事,习惯性扯很多自己的主观想法。

他的潜意识里就是:现在普遍条件变好了,年轻人没有必要喊自己“我好苦啊",因为再吃苦也不会像曾经那些年代那样受累。

时代代沟太强的观感,也导致很多人接受无能。

李诚儒偶尔去提点一下缺乏批评声音,自信到接近自满的演员真的很合适,但是如果天天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恐怕也会很痛苦。

综上,李诚儒嘴炮战力值如下

身为导师的郭敬明,则是和李诚儒截然不同的画风。

郭敬明也很喜欢表达自己的意见,而且一定要夹杂着仿佛刚刚看完工具书一样的腔调。

作为辩论逻辑性奇高的导演,郭敬明在指导别人演戏的时候,还是不如老本行写小说那样自然。

虽然表情严肃态度端正,不过话都是越多越错,他不想表现自己倒也罢了,越想表现自己,反而越隐隐约约有些露怯。

郭敬明很喜欢照本宣科一些非常专业的名词和概念,可以极大地满足观众的求知欲。

不过,观众的求知欲和理解度,恐怕还是有所区别。

在最开始的时候,很多人会觉得“哇,郭敬明做了好多功课,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但经不得其他在座导演和他battle。battle一阵,郭敬明就濒临破功的边缘。

比如在明道和陈若轩的对决里,郭敬明就从“表演的虚荣心”说到“你们这是话剧表演”。

结果年初刚演过话剧的赵薇,上来就回了一句“这不是话剧表演”。

理由是:“演员是对着近距离拍摄的镜头在演出,眨一个眼睛动一下眉毛,三百多位观众都看得到,和话剧不一样”。

用自己的经验和经历来表达观点,正是赵薇擅长的嘴炮方式。

陈小纭和张云龙在《情深深雨濛濛》里的表现,郭敬明觉得,他们的演出完全没有顾及当下的审美,处理方式仿佛是“模仿秀”。

赵薇则是直接推翻:“他们恰恰没有在模仿我们当时的表演,因为当时演员演得更加用力和肉麻。敬明没演过琼瑶戏不知道,这是琼瑶戏的魔力。”

在《大明宫词》组的点评上,郭敬明围绕要不要戴美瞳以及动作上也表述了很多,而旁边陈凯歌两句话就总结完了:泪水不是唯一的利器。

啥术语也没带,讲得很清楚。

不难看出,郭导真的是很用力想去当好评委,认真做了功课,而且很多小演员和观众也吃这一套。

至于到底是鸡汤大法还是说一顿就是说不到点子上,其实也无所谓了,只希望郭导可以把看过的工具书都转化成切切实实的技能。

综上,赵薇和郭敬明战力值如下

2、《演技派》战队代表:吴镇宇、于正

隔壁的《演技派》,导师们同样贡献了精彩的嘴炮。

吴镇宇自诩是演戏上的神经刀,做导师的时候也总是在“吴父”和“吴妈”之间反复切换。

一开始,他是“严父”,指导原则是:“我尽量不去赞美(学员)他们”,所以初登场就毒舌大爆发,给所有学员一个下马威。

对着昌隆说:“长成这样,没有这个功力,就别吃这行饭了。”

另一个学员赵顺然接到演爸爸的任务,说:“我没演过爸爸。”吴镇宇:“没演过爸爸,那你有爸爸吗?”

就把你爸爸演出来

评价时毒舌,给学员讲戏时,吴镇宇也是七情上面。有一场他教张南手撕前男友,直接甩出一堆消音词,把演前男友的赵天宇骂到快哭了。

指导的时候凶,下了戏却吴妈上身,对自己“孩子们”絮絮叨叨,开始表露“神经刀”的一面。

对着演民国才女的辣目洋子说:“不要聊剧本,聊别的,给对方(周陆啦)作首诗。”

弄得演员一脸懵,周陆啦:“吴父这是怎么了?” 辣目洋子:“吴父……他也挺焦虑的。”

综上,吴镇宇嘴炮战力值如下

和吴镇宇同一个节目的于正,战斗力也毋庸置疑。

他在补刀方面也颇有造诣。当吴镇宇说昌隆长了一张演技派的脸时,于正开始施展补刀大法:“吴镇宇老师就是个演技派。”

吴镇宇:“我是半偶像派。”

而且于正还是节目的放炮王担当,凭一己之力奶热搜。

“被实景试戏淘汰的人……哎呀不能说,现在朱一龙这么红,我不想他被人说。”

于正不仅会撕不满意的学员,导师小伙伴也不放过。

新预告中看到他和张静初似乎有矛盾,阴阳怪气地说:“没有演技的女演员才靠脸吃饭,你张静初演技这么好,不需要考虑这些。”

综上,于正嘴炮战力值如下

3、《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战队代表:姜思达、史航

前面提到的节目,选手多是新人或者“腰部演员”,态度多数谦卑,甚至能接受语言“蹂躏”。

可在《我就是演员》中,在台上表演的明星们,要演技有演技,要地位有地位,对他们提出质疑压力就比较大了。

这种情况下,姜思达还挺敢讲的。

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姜思达把自己放在一个普通观众的位置,给予客观而直接的评价。

他评价佟大为、梁静演的《夏洛特烦恼》,说的是:“我自己的体验就是笑不出来。”

刘天池老师的表情:小伙子,你在说什么?

两个主演:笑不出来.gif

史航还想着挽尊,说:“我的想法不太一样,我觉得就应该选这样的作品。每个人来这里就是来跑马占地的,一定要脱离舒适区。”

言下之意就是,这个作品可能不圆满,但两位演员敢于挑战自己就很好了。

不愧是《奇葩说》出来的辩手,姜思达不依不挠:“问题是你们没有做自己擅长的事,并且以为自己是在占地。”

年轻人果然够杠

后来,马思纯演了《半生缘》的顾曼桢,姜思达继续发挥“杠精”本色:“思纯师姐,你怎么就和张爱玲杠上了?”

弄得马思纯只好说:“哪怕我演不好,我可以再努力嘛。”

综上,姜思达的嘴炮战力值如下 

至于史航老师,作为节目BOSS团成员,简直就是小天使一样的存在,他不仅不爱搞攻击,且彩虹屁的功力出神入化……

对于张国立李冰冰演的《阁楼》,史航是这样说的:“你情绪发泄的时候,感觉很猛 ,但镜头推近的时候,感觉就像研磨墨汁儿,但没有飞溅出一滴。”

夸演员细腻,史航的描述比演员的演技还细腻:“他第一反应不是看那个人,而是先看说话的文淇,这个反应慢,就是阿尔兹海默症的人真实的反应。”

虽然没看到凌厉的批评,但这文采斐然的点评,仍然让他在导师嘴炮战斗力中占有一席之地。

E姐结语

以前大家总是把导师的“毒舌”当卖点,当一个噱头。

多看一些以前的综艺,说是毒舌,大部分情况下也不过就是把场面话免了去说了大实话,当然“滚”这种例外。

很多人的意识里,导师就应该像打酱油的老领导一样,说几句不痛不痒的点评也就是了,没必要搞得选手抹不下脸,特别是面对已经入行的艺人,他们又不是素人,这样戳面子,何必呢。

一开始,场面话的需求只是对于选手本人,后来就变成了选手的粉丝,其他观众的需求。

不好不能说不好,得说“还有进步空间”,不管是面对矫揉造作还是自视甚高的选手,都不好直接说出来。说出来就是自己加戏,蹭热度,坏规矩,反正肯定有人是不爽的。

再后来,“毒舌”变成了有一些导师给自己加戏的手段。

由于部分选手粉会指责给批评意见的导师是“碰瓷拉踩”,有的导师还就真的顺势而为,竖戏精人设,节目的看点自然就从选手变成了导师,从看内容到看撕x。

但之所以会出现种种这样的迹象,说来说去就是这人对批评的包容度还不够。

批评会成为噱头,但夸奖不会。人人都能认可夸奖,却不是人人都能接受批评,更多人是嘴上说可以接受,实际转头就去和别人诉冤。

既然都说过来比赛就是要成长,那第一步就是发自内心地从接受不同意见。

想听夸,不如自己加个夸夸群,或者下载一个彩虹屁生成器,一看到批评就要发雪花论,那观众也没有什么讨论欲望。

最后,附上导师们嘴炮战力值混战图

注:战力数据来源为E姐和美少女内部讨论所得,仅供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