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终究成不了油,“青年”也难到白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滴石财经

青年汽车破产了,哦,准确的说是杭州青年汽车,而不是青年汽车集团。但这是一个开始,标志着青年汽车将无力回天。毕竟水终究是变不了油的,冠名为青年也不一定就会永葆青春,甚至不能白头到老。

杭州青年只是个开始

近日,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正式宣告破产。人民法院公告网显示,因青年汽车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二十条之规定,已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青年汽车破产程序。

法院公告网的信息显示,管理人对杭州青年汽车的资产进行分配,在优先清偿工程款优先债权及对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债权后,可供分配破产财产总额为2.1亿多元,其中扣除破产费用、共益债务近700万元,职工劳动债权92万多元,税款25万多元以及应缴纳社保款60多万元后,用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金额为2亿元,债务清偿率为28.47%。

从这可以看出,杭州青年汽车的财务状况十分的糟糕。公开信息显示,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其大股东为金华青年莲花控股有限公司,而杭州青年汽车和青年莲花汽车的法定代表人均为庞青年。虽然在公司法律关系上,杭州青年汽车与开发了“加水就能走”技术的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并无直接关联,但从根上来看,杭州青年汽车和青年汽车集团都是庞青年的产业,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实际上,自“水氢发动机”闹剧以来,青年汽车集团频繁陷入破产危机。今年8月,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以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未能清偿到期债务、明确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浙江省金华市中院申请青年汽车集团破产清算。

对此,青年汽车表示,青年汽车集团资产大于负债,且具备较高的营运价值。不构成“资不抵债”的破产条件。随后,浙江省金华市中院没有支持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的破产申请。

而这次杭州青年汽车的正式破产可以看作是一个序幕或开始。青年汽车的倒掉可能就将从杭州开始。

终于把自己“忽悠”瘸了

青年汽车和庞青年都是忽悠高手。青年汽车最早以生产大客车起家,后来开始进入乘用车、汽车零部、销售等领域。认识他的人都有一个印象,庞青年太能说了,也就是太能忽悠了。

当年青年汽车在推出客车产品时,打的最主要的标签就是自主品牌、自主研发、自主创新。但实际上,青年汽车从始至终就是一个组装厂,客车的地盘、发动机、变速箱等等,全部都是买别人的,也就是壳子可能是自己生产的。

但这些还都是他自己说出来的。有内部人事介绍,在一次媒体发布会上,庞青年自己介绍,车的这个是从哪买的,那个是用的谁的,到最后,媒体一计算,几乎没有什么是他们自己生产的。

当时就有媒体提出,所有东西都是用别人的,能说是自主研发、自主创新吗?庞青年当时无言以对,想了想说,品牌是我自己的。

其实,业内很多人也都奇怪,以青年汽车的汽车状态,怎么能在行业内生存这么多年。

2010年,庞青年来到宁夏石嘴山,与当地政府达成协议,计划投资267亿元打造石嘴山汽车项目,得到石嘴山政府为其提供的拥有采矿证的煤矿。而青年汽车进入石嘴山多年后,汽车项目毫无进展,但是靠出售煤炭资源获利10亿元。

2011年,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为由,与鄂尔多斯政府签协议,获得煤炭资源,后续收购项目失败,庞青年却将煤炭指标转手卖出,获利2亿元。由于此项交易存在纠纷,庞青年被警方以涉嫌诈骗立案侦查。

2015年,青年莲花尝试转型向新能源业务,将位于济南和杭州的两个生产基地改造成电动车生产基地,虽然从政府拿到了数亿元补贴,但是很快工厂却因为长期处于停滞状态被列为"僵尸企业"。其中济南项目获得当地财政补贴5.3亿。

除了上述地区外,庞青年曾经在浙江海宁、江苏连云港、贵州六盘水等多地设立项目,但其中未有一家成形,均是以项目圈地、圈资源、套取国家补贴、政府资金,只留下一地鸡毛。

今年5月,青年汽车又曝出了和河南南阳政府合作开发汽车“水变油”项目,到最后也不了了之。其实,人们最后弄清楚了,这根本不是什么技术创新。又是一个忽悠,说白了这技术就相当于,先用电把水变成氢气,然后再烧氢气来给车提供动力,比直接用电要费几倍的能源。

最后大家明白了,这一次,青年汽车是又计划用这个项目来套取地方政府几十亿的资金,还是忽悠。

已经千疮百孔的青年汽车,到目前为止收到的裁判文书至少在300份左右,失信信息、被执行人信息等已经是虱子多了不怕咬,帐多了不愁了。而青年汽车集团实控人庞青年,已经数百次被列入限制消费名单。

冻死“忽悠”的寒冬

今年前10个月,国内汽车市场产销量同比下降都在10%左右,延续了今年以来持续下降的趋势。中国汽车市场已经进入28年来最严酷的寒冬,而在寒冬中最早被冻死的就是这些忽悠企业。

总结这些企业的一个共同点,就是都不是在踏踏实实的造车,企业的重心,或者说是主要的心思都没有放在产品的研发、质量、技术等方面。而是通过例如拿拿地、骗骗补贴等一些旁门左道来赚取利润。

这些企业,在市场好的时候还能得过且过,但一旦遇到市场竞争加剧或是危机,就立刻现出了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