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曲云教授筝乐作品赏析会想到的

昨晚,西安大南门凤鸣国乐堂举办了一场曲云教授《筝乐作品赏析会,曲老师多年从事挖掘长安唐代古乐,尤其是《长安鼓乐》,昨晚的作品有著名的《香山射鼓》,也有初次在长安演出的《笑春风》,尤其是《满庭芳》,似乎颇有日本风情,实际上这印证了日本传承了大唐主流宫廷音乐,使得我们可以断定,今日最有代表性的日本和乐就是唐代雅乐。根据日本民族的一丝不苟的严谨习惯和作风,根据一千年多年的天皇制度完整延续,我们可以进一步推断,这大唐雅乐从谴唐使带回日本之时起,不会有什么变化。我们感谢梁思成林徽因先生发现了唐代的地面建筑是五台山一处寺庙,我们也非常感谢曲云教授发现了失踪的唐代雅乐。唯一遗憾,曲老师近来身体大不如从前,我为曲老师祈福,希望她早日康复,那对《长安古乐》的研究和传承,更希望后继有人。

我认识曲老师十多年了,她最有特色的演出是,一边弹筝,一边吟唱,唱词是唐诗宋词,曲调也是从长安鼓乐等古曲中,重新打谱研究,现在听到的她的吟唱版本《山居秋暝》,是十多年前录制的,弥足珍贵,她的声音如夜莺一般委婉悦耳,干净无尘,直飞云上,像她这样的从打谱研究到唐诗宋词匹配演奏演唱的方式,恐怕国内外十分罕见。感谢曲云老师,让我们得以一窥唐音雅乐,千年长安古乐独有的光彩。更希望筹备中的长安十二时辰体验馆,能否据此设置一个大唐雅乐研习所,为将要到来的2020长安年的盛大汉服嘉年华活动增添一个重要的亮点。

值得说明的是《满庭芳》虽然是宋代词牌,但是唐代距离宋代只有两百多年,宋代有很多记载,描述宋代文人发现整理唐代乐曲的记载,不必回避的是,宋代音乐对于唐代的音乐的传承是毫无疑问的,只是程度如何有待研究。而宋代的许多会作曲的词人,都兴奋地谈起过,在哪里哪里,如何如何,发现了唐代雅乐的某一支曲谱,这也是有史书记载的,姜夔就是其中之一。《霓裳羽衣曲》即《霓裳羽衣舞》,唐代中国宫廷乐舞。相传为唐玄宗根据《婆罗门曲》改编。霓裳羽衣曲是唐朝大曲中的法曲精品,唐歌舞的集大成之作。直到现在,它仍无愧于音乐舞蹈史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此曲富丽堂皇,气势恢宏,也用于在太清宫祭献老子时演奏。安史之乱后失传。在南唐时期,李煜和大周后将其大部分补齐,但是金陵城破时,被李煜下令烧毁了。到了南宋年间,姜夔发现商调霓裳曲的乐谱十八段。这些片断还保存在他的《白石道人歌曲》里。

这也是宋代音乐传承有唐代音乐的有力证据。可惜,这方面的研究挖掘工作要求很高,既要懂音乐又要懂诗词,还要熟悉唐宋的文学史音乐史,国内外很少有人能担此重任,目前我只知道曲云教授在孤军奋斗,所以特别令人敬慕。

其实,丽江古乐,长安古乐,以及其他地区的,如潮汕音乐,泉州南音等,都有传承唐宋古乐词曲的记载,事实上唐宋以后,民间流散的宫廷乐师,会以各种方式罢唐宋古曲传承下来,扩散开来,由于,在古代是没有音乐学院的,更没有职业作曲家,因此如果有现成的唐宋古曲,是不会有人把它扔掉而去做新的乐曲。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唐代的雅乐还活着,它存在于长安古乐,丽江古乐,潮汕古乐,日本和乐,泉州古乐,甚至韩国越南都会找到唐代雅乐那华丽的身影。

所以说,西安是汉唐古都,更有责任担当起传承中华古乐的大任,希望有远见,有抱负的年轻人,能够像曲云老师那样,能够追随她的脚步,在唐诗宋词和中华古乐的浩瀚资料之间,寻找千丝万缕的相互关系,为振兴传统文化,为中华文化的自信,寻找更加有力的证据。

高小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