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宇宙计划到40部片单,B站想给国创一个怎样的未来?

作者|李心语

“到2022年,国创的产量和数量将数倍于日本番剧,成为动画市场、电影市场的主流。”

“到 2026 年,动画本身将成为整个娱乐产业的主流。动画与真人影视、游戏、社交娱乐的边界会彻底模糊。”

“到 2030 年,中国原创动画将走向世界,领先于世界,流行于世界。”

11月17日晚,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副董事长兼COO 李旎连立三个关于“动画市场未来十年的预言”,揭开了B站第二届国创大会的序幕。这是B站第一次以明确的时间节点标注出自身对未来的畅想。

在进军国创仅有的两年半时间中,B站已经参与和投资出品了 88 部国创作品,投资、参与出品或购买了超过 16 个品类和题材。在今年,国创区的 MAU 首次超过番剧区,成为 B 站第一大专业内容品类,国创区总播放时长破 3 亿小时,同比去年增长 125%。国创作品供应量也首度追平番剧区——今年共上线104部国创作品和110部日本番剧,仅剩下了个位数的差距。

但耀眼的成绩和宏伟的目标背后,市场和大众依旧存在着对着国创不小的疑虑:层次不齐的创作能力如何补足?原创渴求的人才交由谁来培养?如何填平产业链中沟沟坎坎?真正符合消费者心中独有的中国内核和风格又该怎样的诠释?这也是所有内容产业逐渐走向成熟中必然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去年相似的时间,B站以一场国创发布会宣告了向产业链上游进发的布局,在自制内容上大手笔投入和高速前进,“它(国创)会是在我们专业视频领域投入最大的,在之后几年内也将是投入最大的。”李旎说。而随着过去一年中诸如《灵笼》这样的国产佳作上线逐渐打开的局面,携着《三体》《天官赐福》《我为歌狂2》等27部新作品而来的第二年,B站作品在内容、品质、规模上都有了长足的发展,B站再次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喊出了更宏伟的口号:

made for china

made for future

made by bilibili

B站的“小宇宙”爆发

“小宇宙新星计划”,别名“小宇宙大佬计划”、“小宇宙校招宣讲”、“小宇宙择校指南”,是B站拿出的第一个人才解决方案。

小宇宙计划成立于2016年,最初以各大高校毕业设计展映为主,为年轻的创作者提供一个展示的平台。而今年是小宇宙规模化的第一年,将通过专业评委从投稿中的原创作品中进行审核,挑选出三个综合奖和三个单项奖,并给予不同程度的现金奖励,优质作品更将有机会与B站签约并进行系列化开发。

“我们希望通过小宇宙计划,能够让他们的作品首先能得到展示。其次,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支持,不管将创意转化成作品也好,还是让他们这些年轻人真的从事动画相关的工作也好,把基础的这块、人才这块去补足。”哔哩哔哩版权资深总监张圣晏说。

在整个动画领域,专业人才的流失就像是一个恶性循环:留不下人才,行业的前进十分艰难,而发展越缓慢,就更留不下人才。以北京电影学院为例,2016级动画专业一共75名毕业生,目前仍然留在动画只有寥寥十余人,整个行业两年以上的就业留存率也维持在20%左右。

即使能留在行业中,能够继续坚持创作自己的创意、作品的团队更是少之又少,而付出的代价更是难以想象。

拿下今年小宇宙新星计划金奖的作品《阿莉塔的睡前故事》,故事最初的雏形来自于北京电影学院2016年的毕业设计《阿莉塔的试炼》,导演张逸兴和制片人蹇单在隔年成立了摔跤社,以工作室的形式进行独立创作,目前团队由北京电影学院,中国传媒大学,清华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的历届毕业生组成,平均年龄只有24岁。

((《阿莉塔的睡前故事》创作团队:摔跤社))

最初设想中承接毕业设计,将《阿莉塔的试炼》展开的将是一部长片作品《龙心少女》,但“毕业之后我们开始写剧本,架构世界观,做的过程中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我们没有摸清楚想表达的东西本质是什么,我们做了很多概念设计,很多设定都没办法落地,这时候怎么去解决这些细节上的问题。”

于是作为梳理性质的《阿莉塔的睡前故事》应运而生。蹇单将这两年的“艰难时刻”总结为两点:“第一,如何在没有钱的情况下攒这样的创作团队出来,基本上团队所有人除了导演以外,都是我去他们学校给他们看我们的片子,一个个聊,聊到位了,才把他们拉进来一起参与这个项目。第二,当导演在创作上遇到困惑时如何帮助他走出来,要帮助他找到他想要的东西,这个是有点痛苦。”

缺钱、从学生作品走向商业化产品、短片走向长片中,内容创作如何突破瓶颈,如何能够与产业接轨,这都是由毕业团队转向而来的工作室亟待解决的难题。

张圣晏给《阿莉塔》算了一笔账,作品一共16~18分钟的内容,团队花了2~3年时间才制作出来,一个番剧标准240分钟,如果是按这样的制作模式推进,无疑又是一部“我和作者比命长”的作品,这并不是一个正常商业化模式发展的状态。

“这块是我们B站可以赋能的。如何把积累的行业资源和优秀的创意对接,把作品做出来,这个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张圣晏说。

比如2017年广州美术学院的作品《请吃红小豆吧》就经由小宇宙计划挖掘,团队于去年获得了B站的投资,续作和新的原创作品也再次登上了今年MADE BY BILIBIL 国创发布会的舞台。而《龙心少女》也在今年的新星计划中获得了B站的签约。

“有人问我小宇宙计划将如何扶持年轻人,我觉得如果用‘扶持’这个词是不准确的。我们希望是和团队一起成长,希望通过小宇宙计划能够让更多优秀的创意成为作品呈现在我们观众姥爷们的面前。也希望更多怀揣着动画梦想的团队能够进入到这个行业中来。” 张圣晏说。

从内容品类到产业链

B站如何赋能动画行业

而如何满足观众姥爷们的需求,这更多的落到了对产业中更多题材和类型的长远规划和投入上。

据B站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线动画用户规模达到近3亿,拥有七千多个文化圈层,用户人群有不同的爱好,在李旎看来这是一个能够承载也渴求多元表达的市场。

在今年的发布会上,B站一口气公布了27部新作,其中包含12部原创作品,涉及的品类涵盖奇幻、科幻、恋爱、历史、都市等多元品类,并以“幻想之章”、“愉悦之章”、“传说之章”、“长歌之章”四个章节发布。

奇幻玄幻科幻等富含想象力的作品是发布会上的主力选手,诸如修仙流的由小说改编而来的《凡人修仙传》、游戏改编而来的《剑网3·侠肝义胆沈剑心 第二季》、漫画改编而来的《最后的召唤师》、原创题材的《璃心战纪》《秘宝之国》《红荒》,以及最为重磅的两部作品改编自《天官赐福》、《三体》。

而音乐题材也是今年的亮点之一,改编自B站拜年祭的企划《九九八十一》、由著名古风音乐人河图担任总监制的古风企划《乐隐长歌》和时隔18年、终于推出了续作的《我为歌狂2》。

“这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B站建站初期美影厂就跟B站有很多的合作。跟B站的合作是互相帮助和扶持,互相地尊重,大家之间有很好的磨合。”在提及为何选择和B站一起复活这个项目,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副厂长陈波告诉数娱梦工厂。

在李旎看来,B站应该会是一个持续的赋能方,在国产原创动画领域扮演着服务者和基础建设者的角色。

B站的底气来自于两个方面,首先是B站的社区环境,B站的用户对于动画作品有极高的的喜爱度和鉴别力,对国创同样具有好奇心、参与度、宽容性。对于优秀尤其是原创作品,只要内容足够优质,都能够收获大批”自来水“,比如当年的《大圣归来》今年的《白蛇缘起》和《罗小黑战记》都曾享受过这样的待遇,诸如年更型选手《风灵玉秀》和独立动画《刺客伍六七》也都簇拥者众多。

另一方面,来源于B站日益成熟的产业链,在B站社区之外,广播剧、漫画、会员购、游戏,包括直播、虚拟偶像、线下活动,这些全产业衍生的链条,都能够使得IP形成一个完整的闭环。而一个IP从立项,衍生到发酵的全过程,B站每个业务部门的负责人都将参与进来,共同进行IP孵化。

“B 站以完备的产业链推动着动画形成真正的品牌,并获得持续品牌升级的能力。一个 IP、一个团队、甚至一个创意,只要接入到 B 站的产业布局生态中,就能得到全方位的开发和滋养。这就是一个国创动画与 B 站产业链结合,产生价值的过程。”李旎说。“我们跟制作公司从来都不是甲乙方的关系,我们需要他们帮我们做好的内容,没有他们也没有今天这些内容的呈现。首先我们跟他们是朋友,其次确实是在一起成长。”

而在B站本次发布的片单中,我们也可以清晰地看见越来越多成熟的团队加入进与B站的合作中来,除了B站曾投资或合作过的诸如绘梦动画、娃娃鱼动画、中影年年、福煦影视等老牌制作公司,创梦文娱、ASK动画、连尚文学、两点十分、米漫传媒等新公司也出现在了名单中。

当《三体》的制作方艺画开天创始人阮瑞摸着自己日益上移的发际线,大声喊出:“我们会拼了命地保证(《三体》)的工期安排!”,仿佛感觉一个光明的未来离我们又进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