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体育品牌营收PK:安踏蝉联榜首,贵人鸟日均关店1.2家

体育用品行业的竞争向来激烈。据安踏集团2019年中期财报,上半年营业收入总额为148.11亿元,同比增长40.3%;而李宁、特步、361度等8家体育用品公司上半年营收总和为150.95亿元,与安踏的148.11亿元相差无几,意味着安踏上半年的营收额就占行业近50%。

安踏营收额如此之高,FILA(斐乐)功不可没。

早在2009年,安踏出资6亿港元收购了还深陷亏损泥潭的意大利品牌FILA。如今10年过去了,与时尚潮流搭上关系的FILA,已经成为安踏体育最重要的增长动力。

在2019年中期财报中,FILA的具体业绩数据首次露出“庐山真面目”:上半年营收65.4亿元,同比增长79.9%至65.4亿元,占总营收比为44%,毛利率高达71.5%,毛利同比增长79%至46.7亿元。

而安踏主品牌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18.3%为75.9亿元,占总营收比为51.2%,毛利率为42.5%,毛利同比增速为14%。

从营收额、毛利润等多项指标看,FILA目前仍处于高速成长期,成为安踏集团营收的新动力。

紧随其后的李宁集团,其2019年中期营收额为62.55亿元,同比增长32.72%。李宁集团将收入增长归功于有效地将中国元素与自有体育基因相融合,推动品牌的认同度显著提升,各渠道收入均取得较高的增长。

据《CBNData报告》显示,2018年90后对国潮服饰的消费金额贡献达65%,较前一年激增450%。随着消费者对国潮元素的喜好渐浓,踩准点的李宁早已掘金这片巨大的市场,并获得了丰盈的市场回报,推动营收增长。

相比安踏、李宁等品牌的强势发展,曾经头顶“A股体育第一大品牌”光环的贵人鸟却显得格外落寞。

贵人鸟最新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1-9月总营收为11.69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49.02%,营业收入呈现加速下滑的趋势。贵人鸟的市值,也从巅峰时期的冲击400亿元,缩水到如今的22亿元。

据贵人鸟官方表示,营业收入的下降一方面是由于出售的杰之行公司、BOY 公司不再纳入上市公司财务报表,导致收入大减;另一方面则是主品牌收入下降。

其实早在2012年,贵人鸟的营收就开始出现滑坡,2017年虽逆势上升,但整体仍起伏不定。其净利润更是基本上连年下滑,没有一丝回暖的迹象。

业务多元化的打法,逐渐弱化着贵人鸟自身的品牌属性;加上从供应链到日常经营环节的日益恶化,导致贵人鸟出现“关店潮”惨状:财报数据显示仅2019年上半年贵人鸟就净关店188家,近三年累计关闭门店超过1400家,平均下来每天就关店1.2家。

随着近年来国家大力扶持体育产业以及全民健身热度的不断升温,都为国内体育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市场容量,体育用品行业正逐步进入发展成熟期。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一批国民运动品牌早已在大浪淘沙中沉入海底,而在巨浪洗礼下仍漂在海面的品牌,也将继续你追我赶。

头图来源:IC pho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