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蛋花:关于春夏,不止春夏

春夏

蛋花乍现本名陈樱丹,是一名摄影博主,朋友和粉丝们习惯叫她“蛋花”。

当然,她最被人熟知的身份是演员春夏的好朋友,好了14年的那种。她也曾担忧过被别人指责只会靠春夏吃饭,但好友一句“那就靠着呗,你靠的是我又不是别人”彻底打消了这个顾虑。

春夏

蛋花

她觉得自己和春夏是相互影响的。在记录时光碎片的过程中,春夏接受了除去光鲜包装下的最真实自信的自己,蛋花抛弃了为发照片而拍照片的目的性。

春夏

两个人在东京的街头闲逛,春夏会突然抱着路边的霓虹灯对她说:“这个灯太好看了,快让我和她合个影。”

快门咔咔咔响起,那时候的她俩,不过是一对看起来有些鬼马的闺蜜。

春夏

在不久前受邀和春夏合拍的《人生轴线》系列纪录片里,蛋花被描摹成一个传统、保守、渴望安稳的形象。她在一定程度上是认可对自己的这类表述的,但“是因为和春夏比起来”。很多时候,她也任性着、冲动着,并且渴望着自我突破。

蛋花与春夏

今年7月,蛋花只身前往日本学习语言,准备在摄影领域继续深造学习。

日本琐碎

日本琐碎

日本琐碎

在此之前,她已经有了自己的摄影工作室,稳定的合作客户,以及较为充分的曝光度。好像一切都走上了正轨,但蛋花却发现自己正在慢慢变成一个只知道按快门的机器。

蛋花尝试说服自己只把摄影当作一份工作,但事实证明行不通。像个孩子一样,蛋花笃定地做着自己认定的事情。她希望每一次拍摄都是自己发自心底的快门冲动。

曾美慧孜

余承恩

万鹏

付小仙

颜卓灵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的症结所在,放弃那些让旁人艳羡不已的机会对蛋花来说并没有那么困难,从产生求学想法到决定实施,蛋花前后花了不过两三天,其中还包括询问父母意见的时间。

她还记得父亲第一时间回复的鼓掌表情包,透过它,蛋花好像能看到屏幕那头父亲一脸意料之中的微笑。

云南琐碎

云南琐碎

出生在云南昆明的蛋花,性格里就带着这座城市的特点——自在、安逸。她自认从小是个“对自己要求很低的人”,好在父母也不常修剪她性格里旁生杂乱的枝杈,而是任由她肆意生长。

有些时候,蛋花觉得自己被保护得太好了,家人、朋友,都很谨慎又努力地守护着她的幼稚。这可能也是为什么直到现在,26岁的她仍能以一种较为纯粹的视角去观察这个世界。

云南琐碎

云南琐碎

云南琐碎

她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用单反拍照闹的乌龙。那是高中毕业的时候,蛋花揣着从喜欢拍鸟的舅舅那借的尼康入门单反和同学去西安玩,结果因为不会使用,大晚上打电话让他远程教学。在得到把拨盘调到P(自动档)的指令后,她才不是“黑漆漆和白花花”的画面。

大一那年暑假,蛋花又从舅舅那里淘来一台佳能AE-1胶片相机,倏忽间,她坠入了胶片的世界。

大学作品

大学作品

大学作品

大学作品

胶片成像的不确定性带来的惊喜感一次又一次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愈发沉迷。虽然这种不确定让她在后期拍摄客片时有过短暂的焦虑。但后来当她意识到焦虑完全无法改变什么,只会让自己看起来更不专业后,也就释然了。“因为我知道,他们来找我,就是要让我拍跟那些‘正常’照片不一样的啊。”

客片

客片

蛋花觉得自己的人生是超乎寻常的顺利,至少到目前为止,她想做的事情大都很好地实现了。

但偶尔,蛋花也会觉得自己和朋友们脱节了,“他们在不断迈入人生新阶段……但我好像什么都没有变”。

客片

客片

最近她在和朋友做自己的第一本zine(摄影小册子),“我拍照的速度很慢,用这个方式的话可能可以让自己能多拍点照片”,这也是她往后半年规划的起点。

除此之外,蛋花希望在明年4月前,可以做出3本摄影书,“用实实在在的作品来看见自己成长”。

客片

-The End-

图源:陈樱丹

采写:陈婉婷

编辑:陈婉婷

校对:

本文为拍者(微信ID:ipaizhe)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欢迎朋友圈分享

拍者日常投稿方式

投稿至官方邮箱:ipaizhe2016@yea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