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返港上市倒计时,能否提振香港股市?

兜兜转转十余年,阿里终于圆梦香港股市。此番双方再续前缘,不仅是阿里未雨绸缪,更有利于提升香港在全球资本市场的竞争力和影响力

图/视觉中国

文丨《财经》记者 王颖 张欣培 特约记者 杨柳发自香港

编辑丨陆玲

港交所行政总裁李小加用“远走的人总有一天要回家”来欢迎阿里巴巴的回归。如今,一切尘埃落定。

阿里巴巴于13日提交招股书,拟在港交所主板上市,股份代码9988。招股期为11月15日至11月20日,预期11月26日挂牌交易。

这也意味着,阿里巴巴将成为首个同时在港交所和纽交所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

阿里巴巴本次将新发行5亿股普通股新股,可额外发行最多7500万股普通股新股的超额配股权。发行价不高于188港元/股,最终将于11月20日确定国际发售价。这也是香港历史上首次完全无纸化IPO。

据知情人士透露,受超额认购影响,阿里巴巴已决定提前结束潜在机构投资者对其香港二次上市的新股认购,结束时间为美国东部时间周二中午12点(北京时间周三凌晨1:00),较最初计划的时间提前了半天。富途牛牛数据显示,截至11月19日17时38分,就香港公开发售部分,融资额已达135.82亿港元,相较于拟募资额23.5亿港元,融资倍数达5.78倍。

阿里巴巴此次预计最高募集资金净额约为1076.05亿港元(约137.5亿美元),有望继友邦、工商银行后,成为香港史上第三大IPO。据数据公司Refinitiv显示,如果阿里巴巴募资成功,将一举帮助港交所超越美国证券交易所,重新夺回今年全球IPO募资榜榜首。

那么不差钱的阿里,为何选择赴港二次上市?

有券商研究员分析,从融资上来说,阿里并没有迫切需求。这次香港上市可以看作一个未雨绸缪的动作,未来在新业务的投资收购上可以更从容。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在致投资者公开信中表示,“过去几年间,香港的资本市场已发生了很多令人鼓舞的重大改革。在当前香港社会发生诸多重大变化的时刻,我们依然相信香港的美好未来。”

无论是引领港股多年的腾讯,还是即将上市的阿里巴巴,优质龙头企业供给的增加,将显著带来港股交易量的增加,香港股市是最直接的受益者,并有望引领更多的互联网企业、同股不同权企业来港上市。

对于内地投资者而言,阿里巴巴在香港二次上市,也令其参与投资的门槛大幅降低,只需拥有港股账户即可。而若日后阿里巴巴被纳入港股通,交易门槛则有望进一步降低。

机构认购提前结束

据了解,阿里巴巴港股股份将于11月26日上午9时正式交易。阿里本次将发行5亿股普通股新股,可额外发行最多7500万股普通股新股超额配股权。招股书显示,若超额配股权全部行使,自全球发售募集资金净额约为1076.05亿港元,若未行使,募集资金净额约为935.42亿港元。

对于募资用途,阿里表示将用于实施公司战略,包括驱动用户增长及参与度提升,助力企业实现数字化升级,以及持续创新和投资长远未来。

港股普通投资者可于11月15日至20日进行申购,以最低100股,每股最高招股价188港元计算,入场费为18989.45港元,顶格申购则需要11.9亿港元。

“富途证券孖展认购30多亿港元,今天已经结束。现金认购明日结束,预计二者加起来可以超过50亿。国际机构认购已经提前结束。”富途证券CEO邬必伟对《财经》记者表示,“阿里上市有其特殊性,它在香港属于第二次上市,在稀缺性上不如其他股票,但总体来说,还是十分受欢迎的。国际配售提前截止,可以说明这个问题。”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的美国存托股将继续在纽交所上市并交易,每一份美国存托股代表八股普通股,也就是说,一股阿里美股可转换为八股港股。

“由于中美之间的时区差异,阿里的股票可以在纽交所闭市后继续在港交所交易,提高股份流动性。” 太平金控 太平证券(香港)研究部主管陈羡明指出。

截止到11月18日,阿里巴巴美股报收184.62美元,因此,港股股价理论上会在美股股价的1/8(约 181港元/股)。香港资深金融专家、博大资本总裁温天纳认为,阿里的最终定价会参考美股价格,不会有太大偏离,目前定价区间已有若干折让,对投资者来说具备一定吸引力。

究竟投资者的申购热度如何?根据捷利交易宝数据,截至11月19日17时38分,阿里孖展认购总额已达135.82亿港元,公开发售部分融资倍数为5.78倍。其中富途证券、耀才证券和辉立证券的孖展认购额位居前三,分别为32.45亿港元、32亿港元、31亿港元。

孖展即保证金交易,属于杠杆交易。投资者可以向券商或银行借钱打新。券商往往会为容易发生超额认购的新股发行,提供配套的孖展业务。为迎接阿里回归,不少券商开始摩拳擦掌备战打新,例如,富途证券、老虎证券等纷纷推出10倍杠杆认购、“一键打新”、“组团打新”等服务。

对于香港上市的后续进展,阿里巴巴集团方面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暂不接受采访,一切以港交所公告为准。”

在招股书中,阿里巴巴披露了最新的持股结构。软银持股25.8%,是公司的最大股东,马云持股6.1%,蔡崇信持股2.0%,包括张勇在内的其他阿里高管合计持股0.9%。

从财务及运营数据上看,阿里巴巴2019年第三季度收入增长40%至人民币1190亿元(约166.51亿美元)。零售商业业务及阿里云收入增长是主要驱动力,包括淘宝、天猫在内的中国零售市场移动月活跃用户达7.85亿,比上季度劲增3000万,年度活跃消费者达6.93亿。

2019年第三季度,阿里巴巴归属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725.4亿元(约101.5亿美元),同比增长262.1%,主要受蚂蚁金服33%股份交割确认的692亿元一次性收益影响。若不考虑这部分收益,Non-GAAP净利润(非美国会计准则净利润)为327.5亿元,增幅40%。

与港交所再续前缘

阿里巴巴与港交所的“相爱相杀”长达十余年。

2007年,阿里巴巴的B2B业务首次上市即选择香港,市值一度达到1996亿港元,市盈率超300倍,成为当年“港股新股王”。

随后,阿里股价因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遭到重创,最高跌幅高达90%,最终2012年马云宣布阿里私有化,“黯然”告别港交所。

2013年,阿里巴巴集团首次谋求整体上市时,香港依旧是阿里巴巴的第一选择。无奈因同股不同权的股权架构被港交所拒之门外,后远赴美国上市。

为此,阿里巴巴与港交所方面有过多次接触和沟通,但最终未能说服港交所改变上市规则。

2014年9月阿里登陆纽交所,募资250亿美元,成为当时全球规模最大的IPO项目,截止目前股价已经较发行价翻了3倍。马云仍对香港恋恋不忘,赴美上市的第一天,他承诺,“只要条件允许,我们还会回来”。

错失阿里巴巴后,从香港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到港交所总裁李小加,无一不在反复表达,错过阿里是香港金融市场的巨大损失。

痛失阿里成为港交所25年来最大改革的导火索。2018年4月港交所发布IPO新规,解除对同股不同权公司的限制,并允许尚未盈利或者未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赴港上市。

内地互联网企业赴港上市潮由此开启,小米和美团点评相继登陆港交所。因此,阿里巴巴回港上市可谓水到渠成。

2018年1月,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与马云对话,表达了香港渴望“拥抱”阿里巴巴的心愿,马云当场回应称,“一定会认真考虑香港市场。”2019年5月,李小加喊话欢迎阿里巴巴回归。

在距离马云卸任还有两个月时,阿里巴巴股东年度会议通过普通股“一拆八”方案,此举被视为回港上市铺路。

已经不差钱的阿里,为何选择重启上市路?

最新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阿里巴巴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达2352亿元,当季运营活动产生净现金流473亿元,Non-GAAP下自由现金流305亿元。

“阿里从融资上并没有迫切的需要,香港上市是未雨绸缪,未来在新业务的投资收购上可以更从容。”有券商研究员透露,在中美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下,曾有传言称,白宫考虑将中概股在美除牌,虽然这种风险发生的概率极低,但像阿里这样体量的公司,多做一手准备也有必要。

今年6月,美国曾有意通过法案要求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允许第三方监管机构调取其审计报告。9月,有报道称川普考虑以类似借口迫使在美上市的中国企业退市,限制中国企业进入美国资本市场。此前还有报道称,美国有意限制美国资金投资中国股票。

东兴证券表示,阿里在港股上市可以拓宽融资渠道,减少对于美国市场的依赖;内地资金拥有合法渠道投资阿里,可以提振阿里巴巴估值。

“在香港上市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阿里的全球化战略。因为不同的市场有不同的投资者,多地上市能扩大股东基础;同时也有利于提高公司在不同地区的知名度,以及推动产品推广。”陈羡明认为。

有观点认为,香港投资人或许本身就是淘宝、支付宝的用户,对阿里有着天然的信心和好感,而在美国或其他西方国家,亚马逊和信用卡才是首选。

对港交所而言,阿里巴巴此时回归,也给疲弱的资本市场带来亟需的信心支持。

今年8月以来,受内外环境影响,港股疲弱,IPO市场近乎停摆,整个8月仅有1宗小规模IPO,较7月(17宗IPO)急剧缩水。9月底,百威亚太重启IPO,资本市场开始初现复苏迹象。

港股一直以来被诟病缺乏流动性,阿里巴巴上市可以带来港股交易量的增加,激发市场活力。过去港股市值前50基本都是金融与地产的天下(腾讯例外),如今的香港需要新经济的血液,接入“科技”与“互联网”的基因。

目前香港资本市场已经有了腾讯、小米、美团点等科技互联网公司。温天纳认为,港股投资者对于科技股的选择并不多。阿里巴巴的顺利回归,将起到示范作用,有望引领更多的像京东、百度、网易等互联网龙头公司回港上市。

“阿里在港交所上市,并不是出于纯粹的商业动机,更多是为内地背景的资金提供参与投资阿里的通道。阿里在香港上市后,可以将内地大量资金通过阿里再转投资。”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向《财经》记者表示,阿里的回归,也可以让港交所在内外部压力下,维持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财经》记者周源对此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