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由不给“美”留下记录,没有理由不选择“你”

***

雨后树叶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是秋天清爽的独特气质在蔓延。红色、黄色的树叶或挂在枝头,或飘飘零零陨落而下,成就生命里最曼妙一舞。秋天是个让人不忍辜负阳光的季节,褪去夏日的火热,秋天的暖阳带着亲和的引力吸引着我们感受它的温热。

***

被阳光叫醒的早晨是周末给予的厚待,和老公达成一致一家人出去走走。我们热衷于选择环境清幽的公园作为放松之处,有个大大的草坪那就再完美不过了。没有什么比在“喧嚣凡尘”里寻到一处“静谧之所”更让人欣喜的事情了,还有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孩子可以最大面积地接触到“自然”。

自然的气息与孩子的纯真不谋而合,两个不加粉饰的“世界”的结合让我们大人也能够沾沾灵气,拥有“灵修派”吐纳天地之精华的体验。

“妈妈,叶子离开了大树,大树会不会很伤心?”即使是自己的孩子,也不太明白他小小年纪不知哪来的“感伤”。“不会啊,叶子和大树总在冬天分开,叶子掉下来可以滋养大树,让大树长得又高又粗。等到第二年春天他们就又会见面了。”

然后他就像知道了什么别人都不知道的惊天秘密似的,撒欢跑了,然后捧起落叶随风飘洒,是要cosplay“天女散花”吗?无论如何看着他傻笑的样子我也笑了,有了孩子之后我的笑点低到了尘埃里。

铺陈开来的满地银杏叶,他拾取一片将叶片对折,叶柄处一叠一绕,再取中分开,最后把重叠在一起的叶片分开,一只小蝴蝶就在眼前蹁跹起飞了。叶片尾部变成黄色,这一抹色彩让这只小蝴蝶越发生动起来。“飞翔”在秋天里的小蝴蝶,是孩子编织的秋日之梦。

***

和孩子讲“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小脸上写满了疑惑,没有了春种秋收的场景,他自然不明白“收获”的意义,它以一种衍生和抽象的概念而存在。而借助着秋天丰收的景象我们也诠释着一些特殊的含义,我们说稻子“压弯了腰”是“成熟”的象征,“成熟”还意味着着拥有“谦逊”的姿态。我们试图用尽所有褒义的词语去修饰秋天,源自于农耕文明的呼唤和对土地的崇拜。

我用什么来告诉他“收获”呢?春天把种子埋在地下,浇水、施肥,等到秋天植物长出果实,那个时候我们吃到新鲜的水果、蔬菜,麦子、稻子也都成熟了,它们可以加工成我们吃的面粉和大米……

“妈妈苹果长在树上吗?桃子也是吗?柿子呢?我最喜欢吃桃子了,爸爸说吃桃子能变聪明,因为猴子爱吃桃子,猴子就很聪明……”

“小和尚”开始念经了,我假装睡觉,顺手掐了老公胳膊:什么吃桃子变聪明?!猴子是因为吃桃变聪明的吗?!况且我孩儿能是猴儿么?说谁丑呢?在我假寐的当儿,孩子和老公玩起了追逐游戏——两个幼稚鬼。挺好,又给我偷懒的机会。

***

整个玩的过程中我忽略了一个人,而这一切的活动,包括我那点小偷懒都被他捕捉记录了下来。等我再注意到这个人的时候,顿时为自己没有演绎好“贤妻良母”“完美妈妈”的形象而追悔莫及,这么好一个“表现”的机会竟然没有把握住。

第二次与这位“旁观者”见面是约好选片的时候,带着孩子一起去看照片。“妈妈,你这是什么鬼样子”!擦汗:我不要面子的吗?等我看到他鼻涕呼啦的样子也无情嘲笑。

一直希望能自在生活的自己,在重要的时刻当然要保持真实自然的状态。如果因为要上镜就勉强自己去“扮演”一个“演员”,那样的话我的体验和感受岂不是要大打折扣?

幸运的是大力灰熊拥有同样的理念,为了拍摄对象纯粹的感官体验,作为一个沉默的旁观者捕捉画面,让我几乎忘却了摄影师的存在。

关照内心的感受,真实、自然,照片诠释着家庭成员之间的互相关爱,那些我们不曾察觉的瞬间,在翻开照片的那一刻成为值得纪念的成长记录。

***

“妈妈,我想变成一株花,开心时绽放,伤心时凋谢。”回家的路孩子说,这是要吟诗一首的节奏么?“好的呀,你也可以成为一个摄影师啊,这样你的开心就可以一直留着了。”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