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汽车集团回应破产:与“水氢”项目无关,集团正常运营

近日,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正式宣告破产,引发巨大舆论热潮,媒体和公众普遍认为该公司破产与今年5月沸沸扬扬的“水氢发动机”项目有关,但事实可能并非如此。

杭州子公司破产

和河南“水氢”项目有关系吗?

值得注意的是,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名下有73家公司,杭州青年汽车只是其中的1家公司。

据澎湃新闻消息,青年汽车集团总裁办电话回应称,杭州青年汽车破产并未影响到青年汽车集团的经营,目前集团仍在正常运营中。集团主营的业务为纯电动城市客车,与杭州青年汽车业务并无直接联系,也与“水氢”汽车毫无关系。

此前,一则“河南南阳氢能源汽车项目取得最新成果,‘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的消息引发舆论哗然。据澎湃新闻报道,河南“水氢”项目属于南阳洛特斯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南阳洛特斯的大股东为金华市青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而金华市青动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背后的企业正是庞青年的青年汽车集团。

据经济观察报报道,目前,虽杭州青年汽车破产,但青年汽车集团还在运行中,这意味着被视为闹剧的“水氢发动机”项目仍在进行。

央视财经评论员万喆也表示:此青年(杭州青年汽车)非彼青年(青年汽车集团)。杭州青年汽车是2008年才注册成立的一家公司,而青年汽车集团是2001年就成立了的,但是他们共同特征是法人都是庞青年,而且危机是同样的。

6月份就有一个浙江青年莲花汽车宣告破产,青年集团其实2016年以来被多家单位多次申诉破产,它在整体运营中可以说危机四伏,可能存在比较大的问题。尽管最近一次法院驳回有关单位对它的破产清算申请,但危机仍然比较严重。

水氢发动机

技术突破还是“庞”式骗局?

大家关注青年汽车破产,其实源自于今年5月《南阳日报》的一篇报道《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那么水氢发动机为何引发大批质疑?

据庞青年介绍,水氢燃料车的最大秘密是一种特殊催化剂。在这种特殊催化剂的作用下,才能将水转换成氢气,这种催化剂可以近乎零成本地将水转化成氢气,并通过氢燃料电池发电。

相关技术研究团队负责人董仕节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水氢发动机”实为“车载水解即时制氢氢能源汽车”,其材料和技术均由湖北工业大学研究团队提供,早在近十余年前便投入研究。

董仕节表示,该技术的创新之处在于可以“实时制氢、无需储氢,更没有运氢环节”,极大降低了氢气泄露爆炸的可能性。

公开资料显示,董仕节现任湖北经济学院党委副书记、院长,曾任湖北汽车工业学院院长、湖北工业大学副校长等职。

技术流程示意图

这是种什么催化剂,或者说,仅用催化剂就能使水变成氢气?

“庞青年所说的特殊的转换装置是什么不太清楚。水可以作为提供氢的原料,所以水氢燃料车作为一个概念也不能说不对,但在我的知识范围内尚无廉价、高效、体积小这种转换装置,零成本更是不太可能,水电解制氢每立方氢气需消耗5.5度电,电费占整个电解制氢生产成本的80%左右。”制氢行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目前光解水或生物分解水等技术都不太成熟,不知这个催化剂指的是什么。

“这就是个骗局,和当年的‘水变油’一样。亲历“水变油”事件的中国汽车工业协会顾问杜芳慈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化学常识告诉我们,将水电解成氢和氧需要能量,催化剂能起到加速化学变化提高反应效率的作用,但绝不能提供驱动化学反应的能量。

“这不与水变油一样吗,不要相信这种事。”燃料电池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衣宝廉在看到“水氢发动机”的新闻后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水分解为氢和氧气要输入能量,光有催化剂没有输入能量是不会产生氢气的。

如果应用暂不现实

“水制氢”的技术路线靠谱吗?

“水氢汽车”新闻事件后,科技日报记者联系到清华大学氢燃料电池实验室主任王诚,他认为,水制氢从技术上讲没有问题,实用化的关键在于成本。

目前,煤气化、天然气重整制氢两种技术最为成熟,也是主要的工业制氢方法;在化石能源制氢向新能源制氢转变的过程中,电解水制氢相对成熟,目前电解水制氢技术虽然已经实现产业化,但规模生产能力仅为几百立方米/小时,且生产成本仍高于煤气化、天然气重整制氢方法。

技术路线示意图

除上述成熟技术路线之外,其他制氢方法还处在研究阶段。王诚解释说:“水直接加催化剂(不消耗)制氢的路线应为热化学循环制氢,需要在很高的温度,如900多摄氏度条件下完成,工程上的困难较多。同时,光催化制氢也属于这种技术路线。”

回到“水氢汽车”新闻事件,王诚说,引起争议的部分在于,“虽然技术上,采用的是车载铝粉与水反应制氢,再通过燃料电池发电来驱动汽车,但在宣传中突出了将水作为能源,从而引起了公众和媒体的质疑”。

来源:科技日报(记者 刘垠 操秀英房琳琳 何屹 实习记者 余昊原)、澎湃新闻、央视财经、经济观察报

编辑:陈可轩

审核:管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