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惜君首试摇滚风:想跟大家表现出我的更多面

近日刘惜君的“画风”有些不同,发布摇滚风EP,和独立音乐人组建乐队,在音乐节上high歌,与此前的她似乎“大相径庭”。而事实上,刘惜君也正想用行动证明,“音乐其实没有所谓的圈层与界限。”出道十年,刘惜君以音乐上的改变来让听众了解到了她内心世界的更多侧面,刘惜君也将与音乐人杨海崧组建的“金发爱斯基摩人”乐队亮相11月2日于上海举办的麦田音乐节上,并后续于南京(11月9日)、深圳(11月16日)、北京(11月28日)进行“硬地之美限定演出”,喜欢刘惜君的你,也快关注起来吧。

采写_本刊记者 傅圆媛 视频_本刊记者 钟俊豪

采访配合_实习生 汪恒

做“好玩儿”的音乐

“这张EP 代表了我内心的想法”

这个秋天,刘惜君推出了个人全新EP《硬地之美》,打破了“主流”与“独立”音乐的边界,特别邀请P.K.14主唱杨海崧担纲制作人,尝试了一把与以往截然不同的摇滚音乐风,令不少听众惊喜不已。谈及此次的个人新作,刘惜君表示,“其实就是单纯地尝试,没有刻意去找‘不同’,可能大家印象中的我比较多是唱情歌、慢的歌,(这次)就是做了一件自己也很想做的事而已。”

在音乐方面,刘惜君有着自己的“主见”,她直言做音乐时,自己在团队中多数会有“主导性”,这一次也一样,不想过多考虑其他,刘惜君只想单纯地做出自己认为“好玩儿”的音乐,“对于主流和独立(音乐),大家或许会觉得是两个不同的圈层,但是对于我来说,我觉得好的音乐其实无关它属于哪个圈子,更重要的是自己感不感兴趣、想不想做、要不要去做。”

与以往相比,《硬地之美》的打磨过程略显“原始”,为呈现优质作品,在国内与乐队进行反复排练后,刘惜君又远赴西海岸进行录音工作,录音方式也比较“特别”—以经典摇滚最原始的模拟设备,搭配开盘带以及同期录音的形式呈现,不似数码方式可以去修改雕琢,更多是需要创作者“一气呵成”,但是,却也更多地保留了音乐形式原本的味道。

《硬地之美》共收录了三首曲目,《无尽》是刘惜君与杨海崧第一个“聊出来的歌”,刘惜君回忆称,在二人第一次见面时,杨海崧曾问自己——“你喜欢什么主题?”刘惜君答以“宇宙、黑洞”。她希望在主题之下,能够在歌曲中探讨困境之中,如何去面对、去与自我相处、去与自我和解;这之外,《假如》中,刘惜君以相对激烈的曲调,阐述了在快节奏时代,如何在自己的空间里不被左右;而第三首歌《长夜》里,刘惜君则慢慢道来了身处人群中的孤独感与身边的“美好”,三首歌曲,皆与她的心声有关,“我觉得(这张EP)也是代表了我自己的一些想法”,刘惜君告诉记者,如若说自己与影视剧合作产生的音乐作品更多是为大众、为剧、为角色服务的,那么在个人作品中,如今的她更希望能够去唱出一些关于自己精神世界中的事物。不难看出,《硬地之美》实现了这一初衷。

入行十年

“歌手不能被定义,愿意表达我的更多面”

对于歌迷圈里不少喜欢刘惜君的“细菌”们而言,2019 年或许颇具意义,十年前 ,刘惜君参加比赛后正式出道,正式步入歌坛。回顾这十年来的音乐之路,刘惜君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身的变化,她坦言:“其实我的心态一直在变,境遇也在变化。”在上升期,刘惜君曾患上“发声系统植物神经紊乱”,别说是唱歌,有时说话都很“艰难”,这种状态持续了近三年,刘惜君将之形容为一段“较难克服的时间”,“时间还挺长的,差点我就放弃了唱歌这件事情,因为那是一个不可抗力的情况,可能你就没有办法继续唱歌了,那三年,我一直想要尝试回来,想回来给大家唱歌,但是一直回不来,还是蛮辛苦的。”如今,再度回顾这段时日,刘惜君很乐观,她坦然地将其看作某种“助力”,“对于我的人生来讲的话,也是一种福气,早点经历困难嘛。”

若细究刘惜君十年来的音乐风格,不难发现,在某种程度上,她一直不断做出些“突破”,刘惜君不希望自己过多被定义,甚至,她在采访中用了“不能”这个词,“我是歌手嘛,是不能被定义的,人其实也是,不可能只有一面,而我的音乐,发的五张专辑也代表着我的人生轨迹。”近年来,刘惜君愈发愿意与大家“分享”,她告诉记者,“可能在十年前大家对我的认知是甜美、温柔,总穿着蓬蓬裙、很少女,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人是会变成熟的,我喜欢的东西越来越多,看到的东西越来越多,我也愿意跟大家表达我内在的更多面了。”不过,对音乐的喜爱,是刘惜君坚持的“不变”,她希望能将自己的音乐保持得更“纯粹”一点,即便身处市场之中,也不想妥协。谈话最后,刘惜君说,“音乐之外的事情还是交给公司吧,我不会受这一点影响。我更加专注于我自己的音乐是否足够好,我自己是否在这当中得到养分,我关注音乐本身更多。”

南都娱乐×刘惜君

“我对感情很认真,不想谈过眼云烟式的恋爱”

南都娱乐:自己是从小就有唱歌方面的兴趣吗?曾经设想过其他道路吗?

刘惜君:其实我人生的第一兴趣并不是唱歌(笑),我应该第一是喜欢画画,第二喜欢跳舞,第三才是喜欢唱歌,最终为什么选择了唱歌是因为家庭的原因啦,我妈妈是一个比较传统的人,希望我以学业为重,那练舞蹈也好,画画也好,可能需要出去上课,时间付出会很多,而我妈可能更愿意看到我在写作,那唱歌的话就会相对简单一些,不需要考虑场地,不需要考虑时间,你可能张口就可以来。

南都娱乐:做歌手这些年,在这个大环境下,你似乎也不爱“营销”?

刘惜君:我觉得作为歌手本人来讲的话,不应该去考虑啦,我的话,我希望做好的音乐,我可能会希望我自己会专注一些。

南都娱乐:但是在音乐市场相对低迷后,很多人也会选择先去上综艺,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刘惜君:这是一个曲线救国的方式,我不能够说不好或者说不对,每个人会有每个人的选择,对于我来说,我也不抗拒,比如上综艺或者说用其他方式让大家看见我,但是我觉得这个东西很看缘分,还有就是看自己是不是舒服,人生也没有多长,为什么要去做一件让自己不舒服的事情?我觉得还是会有一些底线。然后还是会有些坚持是需要自己考虑的。

南都娱乐:自己有没有影视方面的计划?

刘惜君:刚开始大家认识我的时候,我可能相对比较抗拒,因为我觉得那时候大家刚认识我,对我没有那么强的认知,也不太清楚我的性格和我的坚持和我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那个时候我会以音乐为重,我希望让大家知道我是爱音乐才出现的,但后来当大家认知我歌手这个身份之后,我就相对比较随意了,就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我愿意去尝试更多东西。

南都娱乐:在一些网友评论中,很多人爱用“人淡如菊”这个词,你实际上是一个怎样的性格?

刘惜君:我其实私下还是比较直接的一个人,比较直来直往,遇到自己不开心或者不喜欢的事情时会有直接的反应,就不要,也有孩子气一面,也会耍宝,也是有自己的脾气,有很多主观的想法。

南都娱乐:你觉得自己最活泼、话最多一般是什么情况下?有没有“疯狂”的时刻?

刘惜君:我不太多有疯狂的时候,但是我在做音乐的时候,会有那种极度兴奋的时候。像这次做乐队(指与杨海崧组建的“金发爱斯基摩人”乐队,于11 月在上海麦田音乐节亮相),我就很兴奋,有很多新鲜的东西我没有尝试过,很好玩。然后,还有什么时候啊?半夜吧哈哈哈……

南都娱乐:是一个有点怀旧的人?

刘惜君:对,我很念旧,也比较专一、专情,我喜欢一个东西会喜欢很久,有一种习惯,可能会一直保持。

南都娱乐:所以星座还是蛮准的,金牛座。

刘惜君:可是现在按年龄来算,应该已经上升了吧。

南都娱乐:上升星座是什么?

刘惜君:不告诉大家,哈哈哈。

南都娱乐:自己的理想型是怎样的人?

刘惜君:我在感情上的想法会比较成熟一些,也比较慎重,每进行一段感情都是希望能有结果,不喜欢谈太过眼云烟的恋爱,价值观相符很重要,然后上进心责任心也很重要,喜欢man一点的,可能不一定表现在外在,我没有那么注重外在,注重这个人的精神内在。

南都娱乐:现阶段如果没有工作,你更喜欢做一些什么事情?

刘惜君:待着,我这人比较宅,但是近两年的话,有很强烈的渴望出门的欲望。